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114 杀机
    周天听完林军的话,随即说道:“今晚的雪一直在下,明天一天肯定清不完。≥?燃文≌≦小说www.ranwen.org ?既然要干何文忠,那就必须立马见效。今晚,我带着小乐和方圆走一趟,明儿一早,你给我准备出来七份合同,具体细节,我在电话里告诉你!”

    “行!”林军点了点头,随即问道:“我跟你去?”

    “你别去了,你睡觉吧,我带着小乐和方圆走一走。”周天一笑,摆手说道。

    “恩,好的。”林军知道周天的意思,也明白他是想带一带这鼎盛一代的“主要领导人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天晚上,林军和于亮相拥着在公司入眠,此二人睡的没羞没臊,相当有画面感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林军刚刚洗漱完毕,就接到了周天嘱咐合同细节的电话。随即他让于亮出去律师事务所做合同,而自己则是在公司换好衣服静静等待着。

    中午十点左右,公司院子外面开进来五台私家车,周天领着方圆,张小乐,还有七个貌不惊人的中年,当中竟然有保龙村的村长,赵玉。

    “哎呦,好久不见啊,赵叔!”林军站在台阶上迎接众人,他看见赵玉以后,立马伸手寒暄道。

    “公司展越来越好了,小二楼整的挺像样!”赵玉笑呵呵的点头回道。

    “像啥样啊,凑合事儿吧。来,进来坐吧,外面冷。”林军笑着招呼众人往里走,随即他站在后面冲方圆和张小乐问道:“天叔,啥路子啊?”

    “天叔,太牛B了,真的。”方圆感叹了一句,背手跟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我给他起了个外号,叫东北妖道。何文忠摊上他,算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。”张小乐也挺认真的感慨了一句,随即也跟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艹,我他妈问你俩事儿呢,他给你俩钱啦,你俩这顿捧。”林军无语的骂了一句,随即关门跟了进去。

    两分钟以后,周天引领着七个中年进了办公室,随后吩咐着方圆说道:“圆圆,给弄点水,我去那屋拿点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哎,好叻。”方圆应了一声,随即和张小乐在屋内招待众人。

    消防通道内,周天和林军碰面,而此刻于亮也弄完合同返了回来,三人聚在一块嘀咕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合同给我看看。”周天点了根烟,冲着于亮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“给,你看看吧。”于亮搓了搓冻的僵硬的手掌,随即把合同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周天接过合同扫了一眼,主要看了上面的几个数字,随即回道:“ 没问题,军,剩下的你谈!”

    “大哥,我知道你想干啥啊,就我谈?”林军无语的接过合同回道。

    “别跟我装傻,揍你昂!”周天笑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林军也扫了一眼合同,随即推开门一边往外走,一边冲周天问道:“叔,你咋联系上这帮货的?”

    “我在南美花园的赌局上蹲到的,妈了个B的,不到一个月,我给他们输了二十多万啊!”周天背手在后面答道。

    “啊!这我就明白钱的去处了……!”林军恍然的点了点头,随即笑着继续说道:“我还以为你把钱输给霍建勋了呢?”

    “艹,人家可能跟我坐一块打麻将吗?”周天崩溃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咱豁出去这些股份,能有效果吗?”于亮跟在后面问道。

    “亮,当所有人都抓上面的关系时,那说明关系已经不值钱了,只能起辅助作用!”周天耐心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霍建勋那边只能起辅助作用?”于亮再次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他能不能起辅助作用,而是万宝也认识他,而且关系绝对不会比咱们浅!所以,我才这么说。”周天简单易懂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啊,那我明白了。”于亮恍然大悟,继续说道:“所以,你走底层策略?”

    “对,原始积累其实就是投机。你看见别人看不到的,或者说是不在意的,那你就比他们快一步,而这一步有时候就可以,决胜负,定生死!”周天掷地有声的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叔,你以前到底他妈的干啥的啊?”林军突然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1983年,1a登请我去中东担任幕僚顾问,但当时我身已许sa达姆……!”

    “得得得,赶紧滚犊子。”林军烦躁的打断了天叔吹牛B的思路,随即三人一块进入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下午的时间转瞬而逝,时近晚上,杜子腾,庆杰,小岩,葛壮壮把昨晚的工人组织车送了回去,随即又拉了一批生力军,再次冲入清雪区域。

    而这时万宝公司,生了致命的情况。

    何文忠在家里接到项目经理的电话以后,就赶到了总公司,随即大步流星的一边往办公室走,一边冲着项目经理问道:“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“我也搞不清楚,晚上的时候,工人需要正常交替,然后进行二次清雪。我联系了五个村的村长,但有三个都推脱说,没有工人愿意来,全都不接活儿了!”项目经理小跑的跟着何文忠介绍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完了,要出事儿。”何文忠脸色苍白的冲进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“何总,清雪区域都空了两个多小时了,工人再上不来,咱就没法按照规定时间把活儿干完了!”项目经理无比焦急,扯着脖子继续说道:“不行,给他们加点钱吧!怎么也得先把这个活儿干完啊!”

    “你还没明白吗?三个村儿村长同时不捧场,这是差钱的事儿吗?这是有人使招了!”何文忠皱眉回了一句,随即拿着手机拨通了一个相熟村长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,老何,啥事儿啊?”村长问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我项目经理给你打电话,你给拒绝了?呵呵,老蔡因为啥啊?”何文忠单手叉腰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对面的蔡村长挠了挠鼻子没吭声。

    “老蔡,咱认识的时间也不短了,我也不为难你,你就告诉我因为啥就行!”何文忠沉默了一下,语气直白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哎,不好意思了昂,老何!我们村刚跟万合鼎盛签了三年合作合同,他们给我们全村股份,我们保证只为他们一家服务!老何,村长虽然不大,但是不是也得给老百姓干点事儿啊?这马上全市的村长都要换届了,你说,能给老百姓谋福利的事儿,谁不干啊?”蔡村长非常实在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行,我懂了!”何文忠沉默许久,连连点头以后挂断了电话,脸上全无血色。

    天叔一招封喉,代价是贡献出了万合鼎盛百分之三十五的股份,七家平摊,一人正好百分之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