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116 康麦山庄
    第二天,中午。?≥?燃文≌小说www.ranwen.org ≧

    张小乐和方圆穿着正装,底气十足的去见了朱永才,而情况和周天与林军预测的也差不多,万宝果然没去,来吃饭的人是他新公司的总经理,姓易。

    林军和万宝都没去,这也就避免了见面尴尬。这种重新分配饭碗的事儿,其实就跟撕B差不多,大家都为了利益而战,所以,还是让双方不熟悉的人沟通比较好。

    一顿饭吃下来,朱永才左右逢源,并且连拉带吓唬的,终于把两面安顿好。而万合鼎盛也重新分配到了百分四十左右的市场份额,基本算是占了清雪的半壁江山,起码表面上可以与万宝公司持平对话,但条件是万合鼎盛不能再拿工人说事儿了。对于这个条件张小乐和方圆,一口答应了下来,但他们心里却抱着工人永远不可能撒手的想法,这他妈是杀招,怎么可能因为朱永才,易经理几句话,就轻易松手呢?

    大家各有想法的把饭吃完,结果定了,这就算功德圆满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一头。

    林军在办公室处理完复杂的账目以后,招呼着庆杰说道:“铁蛋子,一会跟我去一趟百盛。”

    “哥,你能不能不叫我小名。”庆杰无语的回了一句,随即说道:“我怎么说也是这片名声震天的狂人,你老铁蛋子,铁蛋子的叫,我以后肿么交朋友!”

    “快点走吧,别BB了。”林军穿上外套,扯脖子的招呼了一声。

    二人下了楼,随即打车就奔着百盛商场赶去,而庆杰坐在出租车后面,不停的墨迹着:“哥,咱买两台车吧!这天天办啥事儿基本都靠腿,有的时候打车都打不到。”

    “办事儿就开你乐哥那台面包呗。”林军低头看着电话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快别提他那台车了!前天扫雪,我心思用它那台车跟着去雪场,操,一共不到二十公里的距离,车灭火四次,最后他妈的开了五公里,推了十五公里,眼瞅快到地方,杜子腾一个刹车没站住,直接射沟里了。你说我们咋整?扔了吧,乐哥能打死我们,不扔了吧,还得放个人在哪儿看着……谁他妈开那个车,谁算是锻炼身体了!”庆杰碎碎的念叨着。

    “回头再说吧,公司最近花钱花的太狠了。”林军想了一下,自己也挺没招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哎,哥……!”

    “你等一会,我接个电话。”林军拿着响起铃声的道:“咋了?曼奶奶?”

    “你在哪儿呢?”沈曼理直气壮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特么天天捉奸啊?有事儿说事儿呗,你管我在哪儿干啥。”林军翻了翻白眼问道。

    “亲爱滴,有时间没,来一下康麦山庄呗?”沈曼咬着嘴红唇,语气可人儿的商量道。

    “干啥啊?约炮啊?”

    “你滚,昨晚我们在这儿聚会。伦家喝多了,早上一醒来,这帮人跑了一半,剩下的一半全睡觉呢,没人送我回公司啊!奶奶哒,姐儿今天一大堆事儿没处理呢。”沈曼火急火燎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康麦山庄在哪儿啊?”

    “过了王岗,再往前走十公里吧,在红旗这边。”

    “我特么有事儿呢,你自己坐公交回来呗。”林军一听这么远,顿时挺不乐意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哥们?够不够意思?你说借钱,老子十五万分分钟就给你拿去了,现在就求你接我一趟,你用这个语言答复我?有意思吗?还能不能处拉?”沈曼性格火辣辣的直爽,不管男性朋友,还是女性朋友,她总能相处的很好,为人很用一股子仗义劲儿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等着吧,烦人。”

    “乖昂,你去货场拿我的车。姐姐洗个澡,你快点来,别天黑了才到这儿。”沈曼笑眯眯的嘱咐了一句,随即挂断了手机。

    “哥,你是要给人家当孙子去吗?”庆杰憨憨的在后面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别说了,你知道哥为了争取这个当孙子的名额,费多大劲儿啊?”林军眼泪在眼圈的说完,随即从包里掏出三千块钱现金扔给了庆杰,并且嘱咐道:“钱你拿着,帮我买两件像样点的衣服,外套,T恤,要175的,裤子要二尺四的,鞋要41的。顺便再弄点保暖内心什么的,反正你看着买吧,就照三千块钱花。”

    “给谁买啊?”庆杰接过钱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小伟!”

    “我槽,这货要出来了?完了,这个世界又要乱糟糟了……!”张庆杰一听这个名字,脑袋都疼。他跟林伟是同学,虽然没被林伟用炮崩过裤裆,但也惨遭恶搞过,据说林伟曾经把B孕套切碎了,洒在了庆杰的石锅拌饭里,当天就吃出了胃绞痛……

    “他出来,我也不让他进公司,这货我也管不了他……!”林军狂汗着回了一句,随即让出租车停滞,下车就走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个多小时以后,林军开着科鲁兹就到了康麦山庄,随即直接去楼上找了沈曼。

    “咣当。”

    沈曼光着脚,雪白的娇躯围着浴巾,探着湿漉漉的小脑袋打开了门。

    “大波……你不用奶罩子搂着那啥,也这么大哈……!”林军低头瞄了一眼,咽了口唾沫问道。

    “滚犊子,你在客厅等会,我去卧室换个衣服。”沈曼引着林军走进包房,随后一溜烟的小跑进了卧室。

    “哎,你跑那么快干啥?反正也没啥人,你让我进去给你练练拖鞋呗……!”林军大咧咧的坐在客厅里,一边喝着果汁一边喊道。

    “瞅你那点出息,咱俩不是说好了么?当年华耗尽,你我友情依旧……一辈子只谈朋友,不谈恋爱吗?”沈曼爽朗的在屋内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货在吊我胃口,谁先爱上谁先死……我一定要克制,克制……!”林军满头是汗,一边狠狠嘬着果汁,一边自我洗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七处看守所里,3o5监。

    “吴管教,啥时候放我啊?最近那几个重刑犯都拉出去执行去了,监里没有操p眼子的事儿看,我可没意思了……!”林伟蹲在监拦旁边,龇牙问道。

    “所长开会呢,还没给你签释放证明呢。”管教站在监拦边上回道。

    “吴管教,多谢你这段时间照顾了昂……出去咱俩喝酒昂。”林伟挺仁义的致谢。

    “你赶紧滚犊子吧,我他妈这辈子都不想看见你了。你说你多JB坏,人家何大北都他妈快执行死刑了,你给人家镣子锁眼用苞米茬子堵上干啥?操他妈的……开锁公司都没捅咕开,我用管钳子楞给掐折的。你知道不?”管教破口大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