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117 生死急速
    康麦山庄,沈曼穿着橘黄色的修身风衣,脚上蹬着黑色皮靴,一头柔顺的头盘在脑上。≌燃文?≧小≤说.ww.ranwen.org ≧小手捧着热奶茶,看着跟个娇嫩嫩的小媳妇似的,单手插兜,“雍容华贵”的从台阶上溜达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特么就来住一天,你拿着行李箱干啥?”林军无语的墨迹道。

    “哪儿那么多话,你以为谁都能给曼曼拎箱子吗……!”沈曼开玩笑似的说了一句,随即拽开副驾驶的车门,顿时故意拉着长音说道:“车都没热……太不会来事儿了!”

    “我他妈要会来事儿,我还用接你这个每月都来事儿的娘们吗?!”林军翻了翻白眼,随后坐上正驾驶开车离去。

    就这样,二人一边斗着嘴,一边从山上往下开车。

    冬天一到,山林子里白茫茫的一片,柳枝上挂着晶莹的霜花,景色美不胜收。林军最近一段时间,整个人都陷在阴谋诡计里,身心急需辽阔的大自然慰藉,所以,他看着外面的景色,再加上跟着沈曼斗嘴,整个人都精神了不少。

    科鲁兹均六十迈的从斜着的山道往下溜达, 沈曼坐在车里听着音乐,娇躯慵懒的靠在椅背上,小手摸着林军的耳垂问道:“小军军,最近你和我舅关系缓和点没?”

    “……没联系。”林军扫了一眼沈曼,笑吟吟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个傻缺……!”沈曼一听这话,磨着银牙扭了扭林军的耳朵。

    “怎么的?你谈恋爱,还得你舅点头啊?”林军明白过来沈曼为什么会问这个问题,所以,贱嗖嗖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不废话吗?我吃人家饭,人家当然能管到我啦……!”沈曼嘟着小嘴回道。

    “他是你亲舅,还牵扯到你吃不吃他饭的问题吗?”林军龇牙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一看就是太天真,这个世界上,最难的不是给别人工作,而是给自己家里人工作。干的比谁都多,但得到的比谁都少……而且你还不能不满意,要不人家会骂你白眼狼……!”沈曼叹息一声,故作绝望的悲呼道:“想我花样年华,竟然把青春埋葬在了灰土暴尘的破工地里……你都不造啊!我特么一天抹半瓶护肤霜,晚上照镜子一看,还是跟捡破烂的似的!”

    “不愿意干,就别干呗。”林军沉默一下,皱眉回道。

    “我爸去年手术,所有费用都是我舅拿的,当年我考大学,连学费带安排关系,全是我舅操作的……现在我家里条件好了,然后不干了,这说不过去的!”沈曼扶额摇了摇头,随即咬着红唇感慨道:“姐儿多悲惨啊,出了校门,光芒还没等盖世,就特么灭火了!没办法呀,君以国士待我,我必以国士报之!”

    “……艹,跟我混吧,我替你把钱还了就完了呗。”林军像是开玩笑似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你还是先把欠我的钱还了吧,姐儿的泡面都要断顿了,大锅……!”沈曼鄙夷的嘲讽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说,我还忘了,你打开副驾驶杂物箱看看,我的坎过去了,连本金带利息都让我放里面了……!”林军认真的补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咣当。”

    沈曼一听这话,顿时扑棱的坐起,大眼睛泛着财迷的目光打开了杂物箱,随即很爷们的说道:“行啊,朋友,你还真有点男人样,真给我利息了?”

    “那你看看,言出必……!”林君一笑,张嘴刚要回话,但却突然间眉头紧皱了一下。因为他刚点了一脚刹车,但车内却传出了一声轻微的嘎嘣响动,随即制动明显没了反应。

    “神马声啊?”沈曼探着雪白的脖颈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啊!没事儿,好像压到了什么东西。”林军摇头一笑,右脚再次踩了一下刹车,但明显还是没有反应。

    “咦,你这个装钱的袋袋怎么是女孩用的……!”沈曼明显是故意找茬,随口撩拨一下林军。

    车快行驶,由于刹车失灵,车明显快了不少,但林军脸上依旧挂着微笑,目视前方的看着狭窄的下山路,又动作隐晦的抬了抬手刹,但手刹也没了反应!

    “**,我跟你说话呢?”沈曼原本只是简单的撩拨一句,但看见林军没答话,随即忍不住的又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啊!没事儿,去银行的时候他们随便给我拿的袋子。”林军开始左右观望道路的情况,因为车身顺着下坡跑,车继续往上升。

    “郑可的吧?”沈曼酸溜溜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别扯犊子。”林军再次看了一下左右,心里顿时咯噔一声。此处下坡路段根本没有护栏,右侧是山坑,左侧是光秃秃的山体,道路也是极窄,只能两台车并行,而且道路上全是积雪,湿滑无比。

    “你看,你看,明显像是被踩了猫尾巴……!”沈曼完全不明白情况,小手指着林军说道。

    “踩个屁,别闹昂!”

    “你开这么快干啥?我戳穿你,你急眼了是不?要带我拥抱天堂啊……!”沈曼二呼呼的骂道。

    林军双手死死握住方向盘,车身紧靠山体,连续过了两个不算陡峭的弯路,轮胎摩擦在山体的石头上,荡起噼里啪啦的声响!

    “你干嘛啊?”沈曼挺疑惑的问了一句,因为她感觉车越来越快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,好久没跑上路了,我帮你透透车!”林军语气很稳的回了一句,眼瞅着前面一个很急的弯道近在眼前,他猛然一抡方向盘,车身左侧磕着山体带起一阵火星字,随后直奔陡峭的下坡路冲去。

    “啊!你特么疯了?”沈曼娇躯剧烈晃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,没事儿,我试试车。”林军依旧语气轻松的安抚道,眼观六路的看了一眼山下平路两侧的情况,并且瞬间见到了一台停靠在路边的沃尔沃重型翻斗。

    “有特么这么试的吗?你别闹昂,林军!”沈曼小嘴o着,惊呼的喊道。

    “你给我趴下!”

    林军伸出左手一巴掌搂过沈曼的脑袋,随后压在自己腿上,然后单掌调控好方向盘的位置,直奔山脚下的电线杆子撞去。

    “翁!”

    路边的沃尔沃翻斗车起步,瞬间带起一股恶风,但却是正常行驶的奔着道路中间开去。而它行驶的线路,似乎正好拦截住飞快冲过来的科鲁兹车头!

    “啊!!”

    郑可趴在林军腿上顿时尖锐的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喊个毛喊,没事儿昂,没事儿!”林军左手护住沈曼,额头虽然冒起虚汗,但粗壮有力的大腿踩着放在脚踏板上,自始至终都没有一点颤抖。 而且沈曼到现在都不知道,其实二人在半山腰的时候,车辆制动就已经失灵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