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119 血浓于水亲兄弟
    七处审讯室里。≡≦≌燃∈文小说www.ranwen.org ≮

    “我他妈跟你说了多少遍了!那个B养的是自己按在电线上炸死的,明白吗?”林军暴怒的冲着审讯刑警吼道。“他们要撞死我!你去检查检查科鲁兹,你看看刹车片是不是失灵了?手刹牵引线是不是他妈的断了?”

    “你喊什么啊?人死了一个,重伤一个,你是当事人,事儿没清楚,我可能放你走吗?你得端正态度,明白吗?”审讯林军的是大案三队组员,他对林军不熟悉,所以也谈不上客气。

    “我朋友进医院了,到现在还他妈不知道什么情况!我在这儿十多个小时了,你来来回回就那两句话,我哪儿那么多时间陪你在这儿扯?你朋友要是因为你出事儿了,你他妈告诉我,你应该啥态度!”林军实在窝火的骂道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审讯室门被郑可推开,她扫了一眼林军,探头冲着审讯员说道:“任队长让我告诉你,眼睛瞎那个撂案了!确实是他们预谋谋杀,任队让你给林军签一个按时来队里配合侦查的文案,就可以把他放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看,什么事儿不都得一点一点来吗?”审讯员听见这话顿时摊手冲林军说完,直接从抽屉里拿出文案交给了林军继续说道:“把资料填一下!”

    林军抬头看了他一眼,随后耐着性子写了起来。

    五分钟以后,办案人扫了一眼文件冲林军说道:“你记住了,只要给你打电话,那你必须来七处,不能以任何事情借口推诿!第二,没给你通知之前,你不能以任何借口去外地!”

    “净他妈整些没用的,知道了。”林军额头裹着纱布,拽起外套就往外走,看见郑可以后第一句就问道:“沈曼有没有事儿?”

    郑可扫了一眼林军,只淡淡的回道:“科鲁兹先刮到了沃尔沃车厢后面,车身在地面旋转时产生摩擦力,惯力大幅度减小后才撞到电线杆子上,你俩捡回了一条命!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林军回了一声,快跑着冲出了七处。

    郑可站在走廊里,看见林军如此匆忙的远去,俏脸面无表情,顺手就把给林军买的晚餐扔在了垃圾桶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边林军刚走,张小乐就被林伟胁持着赶到了大案队。他原本不想把事儿告诉林伟,但他又没有办法,因为这事儿根本瞒不过去。

    二人下车以后,就去打探林军的消息,但却被办案人告知,林军刚走没多久。

    “走,去医院,跟我哥一块在车上的姑娘,不是在那儿吗?”林伟脸色一直阴沉着,这货平时很难露出这个表情,而一旦变成这样,那下一步他想干啥,就谁都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“嗡嗡!”

    张小乐也担忧了起来,因为他知道林军是个独行侠,一般遇到极为危险的事儿,通常他都不会通知朋友,而是喜欢单独处理。所以,他开车飞赶往了沈曼所在的医院。

    赶到医院的时候,二人在大厅里碰上了正在交费的于亮和方圆。

    “亮爷,我哥呢?”林伟直不愣登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他不在大案队呢吗?”于亮一愣,皱眉回道。

    “他没回来?”张小乐补充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啊!”于亮摇了摇头,随即冲方圆问道:“你刚才在楼上看见他了么?”

    “没啊!”方圆也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那个叫何文忠的,是给万宝干活儿的,对吗?”林伟阴着脸,突然问道。因为他在车上已经从张小乐那儿逼问出了事情经过。

    “……伟伟,你别嘚瑟,现在还没弄清楚情况!”方圆张嘴就要劝说。

    “这还弄不清楚啥?军,肯定去干何文忠了!草泥马的,欺负我林家没人啊!”林伟骂了一句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“伟伟,回来!”方圆拉了林伟一把,随后说道:“你他妈刚出来,别瞎整!”

    “方圆,你给我松开昂!我他妈跟你不一样,林军是我亲哥,死后埋他妈一个祖坟的!他出事儿了,你让我在这儿傻BB等着啊?”林伟瞬间甩开方圆的胳膊,完全一副急了的态度,转身就奔着医院大堂外面跑去。

    “你拦着点啊!”方圆鸡头白脸的冲于亮问道。

    “林军都摆弄不明白他,我能整得了他吗?”于亮无语的骂了一句,随即一边往外追去,一边说道:“再说,人家做的也不是没有道理……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凌晨十二点多,万宝公司一楼大厅虽然灯光昏暗,但三楼会议室里却灯火通明。因为此刻有人,正在进行市场重新分配后的战略会议。

    林伟率先冲入大厅,随后二话没说,迈步就奔着楼上跑去,抵达二楼时他碰见了大厦里值班的保安。

    “你干啥的?公司下班了……!”

    “滚JB犊子!”林伟粗暴的扒拉开他,顺着旁边缝隙钻到了三楼上,随后一脚踹开了办公室的门。

    “刷刷!”

    万宝喝着咖啡,衬衫领口微张,皱眉扫向了门口,屋内七八个高层目光也很茫然的看向了林伟。

    “你谁啊?”坐在门边上的中年问道。

    “啪嗒!”

    林伟顺手从桌面上拿起一个茶杯,随即泼了里面的水,将茶杯扣着放在桌面上,单手插兜扫视了一眼众人说道:“没事儿的都出去一下,我跟万宝有点事儿!”

    “你个小崽子……!”中年不可思议的看着林伟,瞬间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林伟突兀间抓起水杯,直接砸在会议桌上,当场玻璃碴子四溅,扎的林伟右手哗哗淌血。他捡起一块玻璃碴子,直接抵到中年喉咙上,随即左手从兜里掏出判决怕在桌子上,指着故意杀人一条的陈述喝问道:“草泥马!!进去的时候,我是司机身份,出来以后,我他妈十分想当当故意杀人的主犯!大哥,要不,我拿你先练练手?”

    “你啥意思?”万宝歪脖问道。

    “何文忠呢?”林伟扭头呵道。

    “我和你哥的事儿,已经摆桌面上说清楚了!你是小孩,我不跟你一样的,你出去!”万宝皱眉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“你他妈装个JB好人?没有你的默许,何文忠敢跟我哥嘚瑟?草泥马,我不在乎你有啥社会资源,今天,你没个服软的话,三层楼我他妈给你掀了!”

    “小B崽子,你拿啥掀啊?玻璃碴子啊?”万宝摔了手里的文件,猛然站起来骂道。

    “欺负我年轻是嘛?”林伟舔了舔嘴唇,直接回道:“行,那我也找点关系,跟你盘盘道!”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说完,林伟拿起中年旁边的电话,完全凭借记忆拨打了一个号码,随即张嘴说道:“哥,让人上来吧,我在三楼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