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126 终生无法平等
    日子一天天逼近年关,而万合鼎盛公司也越来越忙。燃≯≮文小≥≯说www.ranwen.org ≤

    年底分红要结算,股东,骨干,中层,底层员工还要提前准备福利,所以,一大堆琐碎事儿加在一块,也是一个时间工程。但这些与林军啥关系都没有了,人家老先生跟沈曼出去已经浪一个星期了,电话时儿关机,时儿开机,有时候连人都找不到。

    这天晚上,公司没活儿,方圆原本要回家休息休息,但在公司的时候,他接到了一个朋友的电话,让他一块过去喝酒作陪。据说陪的客人,量级惊人,段位不低,好像还是从国外回来休假的。

    方圆一听这话,即使身体再疲惫,也得含笑应下。因为钱这个东西,只要长手就能赚,但打开一个新的朋友圈,那就得靠机遇和运气了。

    晚上八点,方圆换了身衣服,打车前往了国会慢摇吧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二十分钟以后,国会预留出来的最大豪华包厢内,一群二十多岁的青年,连同二十多个姑娘,正在群魔乱舞的嗨着。

    方圆地位有限,坐在沙的最边角上,而他被拉过来的作用其实就是活跃气氛。

    “匣子,中间那个是谁啊?我看岁数不大啊?”方圆吃着葡萄,小声冲着朋友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据说是主管城建一把的儿子,我也不太清楚,也是朋友叫我过来带姑娘暖场的!”匣子长的眉清目秀,但眼中总是透着一股子很明显的“小机灵劲儿”。

    “那咋来国会玩呢,有啥说头没?”方圆好奇的打听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艹,请这小子玩的,是白涛手下的付饶。而城建一把那是白涛的“原配关系”,你说为啥在国会啊?”匣子反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啊,你这么说,我就明白了。合着咱今天是陪着太子逛花园啊!”方圆恍然大悟,随即起身笑着说道:“咱太子叫啥啊?”

    “好像叫黎小权吧!”

    “那我过去敬杯酒!”方圆机智的端起了酒杯说道。

    “去吧,来一趟,别白来了!混个脸熟。”匣子随意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啪啪!”

    方圆拍了拍匣子的肩膀,随后端着酒杯走到了沙中央的位置,扫了一眼今天的太子爷,见他刚跟旁边的姑娘聊完以后,才弯腰说道:“权哥,头次见面,喝杯酒呗!”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付饶和黎小权同时抬起了头。

    “喝酒啊?呵呵,行啊!”黎小权穿着那种说唱风格的潮牌运动服,脑袋上歪戴着棒球帽,耳朵上镶嵌着闪亮的钻石耳钉,脸上挂着微笑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旁边座位上,付饶穿着修身西服,剃着小平头,脸颊白白净净,话很少的磕着瓜子。

    “权哥,我叫方圆,今天……!”方圆端着杯连连点头,目光看着起码比自己小两三岁的小权,叫了声哥后,就准备敬酒。

    “呵呵,敬我酒,要求我办事儿啊?”黎小权一笑,摆手直接打断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方圆听到这话顿时一愣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黎小权拿起桌上的伏特加,笑着拍在了方圆身前,随即说道:“想认识我,你喝五杯,我肯定记住你叫啥。想求我办事儿,你把它全喝了,我考虑考虑!”

    “呦吼!”黎小权旁边的姑娘尖叫了一声,随后拍手喊道:“一瓶,一瓶……!”

    “啪啪啪!”

    这边姑娘一拍手,屋内的人也全都跟着拍手,并且起哄的喊道:“喝一瓶,喝一瓶!”

    方圆听到这话,只是略微停顿了数秒,随即毫不犹豫的抓起了伏特加,用瓶嘴冲黎小权比划了一下,并且说道:“权哥,一瓶我全喝了,但我没事儿求你!”

    “哈哈,有样!”黎小权顿时大笑。

    “咕咚咕咚!”

    方圆说完,举着瓶子,就生生的往嘴里灌着浓烈的纯伏特加!

    这种喝法说着简单,但要喝在嘴里那真不是一般的难。因为它不光是酒量的事儿,还有那种辛辣苦的味道,如果没有缓冲,直接就往嘴里灌,那绝对是难以下咽的!

    可方圆就忍下了!

    他胃里想吐,但还没等喷出嘴里,就被他生生咽下了!而且没人逼他喝,就是他自己想喝!

    在方圆的世界观里,他自己除了胖,没有任何显眼的地方,满屋子的人过来敬酒,但能仰脖吹一瓶的人,一个都没有!

    所以,喝出一个胃出血,换来一个深刻印象,方圆认为值了!

    小半瓶以后,方圆额头冒汗,瓶内伏特加流进嘴里的度明显减缓,但他还是忍着继续吞咽!

    “权,干啥啊,要杀人啊?呵呵。”付饶扫了一眼方圆,笑呵呵的插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他自己过来敬酒的啊!出来玩,不就是乐呵吗?”黎小权龇牙回道。

    “对呀,对呀,不就是图乐吗?”陪着黎小权的姑娘插嘴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别跟着起哄,陪好权儿是你的责任,男的喝多了有啥意思!”付饶扔掉手里的瓜子,随即善意的伸手拦了一下方圆的酒瓶说道:“哥们,别喝了,跟你开玩笑呢!”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!”方圆放下酒瓶子咳嗽了一声,胖脸苍白的说道:“今儿挥的不好,要不真能一口气闷下去!”

    “有意思的人,哈哈!”黎小权一听这话,顿时一笑,随即用手拍了拍旁边的姑娘。

    “叮咚!”

    姑娘扯了扯短裙,就站起用杯子撞了一下方圆手里的酒瓶,随即非常懂事儿的说道:“权哥,工作多,任务大,他不能喝,我来吧!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方圆点头一笑。

    姑娘举杯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“我去趟厕所!”黎小权站起身,指着方圆说道:“明儿喝酒,还找他!”

    “妥了!”付饶点了点头,目送黎小权离开后,随即笑吟吟的冲着方圆问道:“哥们,因为啥啊?”

    “因为缺个机会!”方圆胃里翻腾,弯腰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去厕所扣一扣吧,吐了好受点!”付饶异常理解的点了点头,随即催着陪自己的姑娘说道:“你去扶着他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五分钟以后,方圆去了厕所,但没看见黎小权。他刚吐完,一出来就听见楼下有人喊道:“草泥马的,黎小权,别人惯着你,我还惯着你吗?出去上个破B野鸡大学,你还真当自己中东镀过金啊?我在香坊大坝等你,你是个选手,你就过来!”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方圆一听这话,迈步就走了出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