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127 一百块都不给
    当方圆走到黎小权那边的时候,二楼台阶上已经围聚了不少人。燃文≦小≌≦≧说.ww.ranwen.org ∈

    “咋了,权儿?”付饶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艹他妈的,碰见韦峰峰这个傻B了,他骂我,要跟我约仗!”黎小权咬牙骂道。

    付饶听到这话,顿时一皱眉,没有马上就把话接过来。

    “那还说他妈了个B,干他,权哥!”

    “对,整他!”

    围着黎小权都想露脸的“陪客们”,全都自告奋勇的喊道。

    “这帮傻B,JB毛都不懂,那个韦峰峰家里门子也杠杠硬!没看付饶都没接话吗?”匣子低声冲方圆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方圆背手看着前方的黎小权,也没吭声。

    “咋整啊?”付饶无奈的冲黎小权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他约我在香坊大坝,我要不去,还有脸吗?”黎小权终于体现出一个小孩才该有的性格,梗着脖子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给你找点人吧。”付饶极为聪明的接了一句,但只说找人,自己并没有表示要去。

    “行!”黎小权干脆利索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五分钟以后,付饶走进楼梯间,关上门拨通了国会老板白涛的电话,并且直接说道:“哥,弄出点事儿……!”

    白涛在电话另一头,把事情经过听完了以后,只沉默了两秒说道:“都是小孩,瞎闹腾,你别跟着掺和,给他找点人,要点面子就行了!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。”付饶点了点头,颇为无奈的抱怨道:“哥,我是真不爱陪他扯犊子,国外教育,就教育了这么一帮**玩应?眼里完全没有别人,说话办事儿,一点人味没有,可他妈愁死我了……!”

    “……哄着玩吧,那你咋整?呵呵。”白涛笑着扔下一句,随即直接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再过十分钟,匣子和另外一大帮青年站在了国会门口。

    “挣点钱啊?”匣子眯眼问道。

    “给他出人啊?”方圆舔了舔嘴唇。

    “两边都是太子,付饶肯定不会管这事,活儿推给咱们了,咋地,你馋不馋和一下?”匣子机智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行,我上三十人!”方圆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有五十名额,估计能拿两万五,咱俩一家一半,咋样?”匣子问道。

    “妥了!”方圆一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因为一个屁大点的事儿,两个家境殷实,长辈位居高位的青少年,开始摇旗喊号子了。零下二十多度的大冷天,他们足足折腾出来二三百人,为他们满哪儿跑。

    深夜,11点左右,香坊大坝的桥上。一台台出租车停滞,杜子腾,庆杰,小岩,还有葛壮壮下了车,奔着方圆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哥!”四人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人整齐了吗?”方圆背手问道。

    “啊,三十个啊!点完了。”杜子腾点了点头,随即龇牙问道:“能拿多少钱啊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呢,反正拿多少咱五个都平分,对付点年货钱呗,哈哈!”方圆平时跟杜子腾他们处的关系还不错,因为他的朋友圈比较杂,也认识一些社会上的边缘人士,所以,有事儿没事儿就能接点摆场助威的活儿。而他每次一接到,准保找这四个小弟弟过来,一块对付点钱花。不过他们也不过线,一些真需要动刀动枪的事儿,方圆也不会接,更不会找杜子腾他们。

    冰天雪地当中,众人百般无聊的等着对伙过来。其实岁数大点的人心里都有数,今天这个仗肯定打不起来,现在的网络媒体太达了,而这种出大名儿的事儿,只要不是纯傻B,那不管是官二代,还是富二代都不会冒冒失失的干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黎小权找完人以后,就一直坐在自己的捷豹里等待。但等了两个小时以后,对伙没来,他妈到是打了一个电话。

    “你快别臭嘚瑟,赶紧把人散了回家,让媒体拍到你有嘴都说不清楚!”母亲严肃的训斥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行,我知道了。”黎小权眨巴眨巴眼睛,直接挂断了电话,随后跟冰天雪地中冻着的二百多人,连招呼都没打,直接就开车回家了,并且一直微信骂韦峰峰是篮子,没敢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边黎小权一走,没多一会就有人拨通了付饶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,付哥,我看黎小权都走了,我们还等着吗?”带队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走了?”付饶问道。

    “恩,走了!”

    “呵呵,这是让他妈给整了,你们再等一会,我让人送钱去,你拢拢人吧!”付饶一笑,随后挂断电话,从抽屉里拿出准备好的十万块钱,摔在桌子上喊道:“龙龙,来,进来!”

    “咋了,哥?”办公室的门被推开,一个剃着光头,满脸脓包的青年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小五他们在香坊大坝办事儿呢,你把钱送过去吧!剩下的给我拿回来。”付饶随**代道。

    “恩,我知道了。”龙龙拿钱就走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香坊大坝上,龙龙手里掐着两万块钱,走到了匣子旁边,歪着脖子问道:“来,多少人啊?”

    “五十!”

    “给!”龙龙从钱沓子里点出三千五百块钱,直接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车费啊?”匣子接过钱,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JB毛车费啊,全款!”龙龙斜眼回道。

    “啥意思啊,一个人不是五百吗?”匣子拿着三千五百块钱,皱眉回道。

    “谁JB告诉你五百的?啥也没干,给你三千五还咋地?”龙龙往前走了一步,气势汹汹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这钱我不能要,我根本没法打跟我来的人!”匣子直接拒绝,伸手把钱塞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不是,龙哥,这给的也太少了吧?我一百多人,你给我五千块钱,我咋跟朋友说啊?”

    “对啊!车费都不够,咋走啊?”

    不少带队的也追过来,重新讨要“工资”。

    “要钱是吧?嫌不够是吧?”龙龙扫了一圈众人,随后拽开金杯面包的车门,左手抽出来一个镐把子,右手抓起来一把军刺,挑着眉毛喊道:“来,草泥马的,我看看谁要钱?!”

    “呼啦啦!”

    龙龙一喊完,金杯车里面,直接跳出来七八个青年,手里片刀锃亮,杀气腾腾!

    “妈了个B,他要射咱们啊?”杜子腾一听这话,迈步就往前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