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136 酒厂隋文波
    林军和于亮进到办公室以后,看见天叔跟一个与他年纪相当的人,正在搓着花生米,准备喝点。▼  ▼★●燃●文  w、w、w`.`r、a`n`wen.org

    “回来了?来,我给你俩介绍一下,这是隋文波,我一个好朋友。”天叔笑呵呵的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哎,你好,隋叔。”林军客气的伸出了手。

    “老隋,林军,于亮,我的小合作伙伴,哈哈。”周天笑着介绍道。

    “你好,你好!”隋文波穿着已经有裂纹的人造革皮夹克,头是中分造型,看着很长,有点邋遢。

    “天叔,你这也不讲究啊?朋友来了,就在办公室喝啊?”林军跟隋文波握了一下手后,挺不乐意的冲周天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俩刚开始没想喝,就是唠着唠着嘴就有点渴!”周天厚颜无耻的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行了,别喝了,走吧,出去吃。”林军热情的招呼道,因为隋文波是天叔的朋友,他必须要把该做的做好。

    “哎呀,这就挺好,你坐下也喝点吧,小林!”隋文波拍了拍林军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来一趟,哪能这么招待你,走吧,走吧。”林军拉着隋文波,招呼着张小乐说道:“你也别找你儿子了,走吧,咱一块出去吃点!”

    隋文波拗不过林军的热情,只能客随主便的跟了出去。而林军也没整的太奢华,就在场子旁边一个不错的饭店,点了一个包房。

    众人喝酒聊天的过程中,林军,于亮,张小乐三人在隋文波的交谈中得知,此人是某酒厂老板,手里正经管着不少人呢。

    而且林军注意到了一个细节,就是此人不善言辞,说话唠嗑都有些木讷,进屋以后一直在姿态很低的敬酒。于亮,张小乐他们开玩笑,隋文波也总是咧嘴一笑,手掌不知所措的捋着油滋滋的分头。

    一场酒喝到了晚上十二点左右,隋文波有点多了,看了看手表说道:“小林啊,谢谢你们的热情款待,天不早了,我得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也行,那你不能开车了吧?我找个人送你回去。”林军点了点头,拿出电话就要拨通杜子腾的号码。

    “不用,车就扔这儿吧,我打个车回去。”隋文波有些摇晃的站起身,扶着桌面说道:“我去一趟厕所!”

    “隋叔,你别整事儿了,帐我们都结完了。”张小乐笑着阻拦了一下。

    隋文波听到这话一愣,脸色有些尴尬的说道:“我真是上厕所去!”

    “自从伟伟出来以后,小乐明显越来越傻B了,老隋一看状况就不好,他提个JB毛结账啊!”于亮狂汗的冲林军嘀咕道。

    “你他妈能不能不一说傻B的事儿,就给小伟拐带上!”林军烦躁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也憋了泡尿,走,老隋!”周天站起身,顺手拿起手包,拉着隋文波就走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五分钟以后,饭店厕所里。

    隋文波站在尿池子旁边还在放水,而周天一边洗手,一边随口说道:“老隋啊,今天来,你是有事儿吧!”

    隋文波背对着周天愣了一下,随即回道:“能有啥事儿?就是挺长时间没见面,想找你唠唠嗑,没事儿!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周天一笑,甩了甩手上的水渍,随即打开拿出来的手包,直接从里面拿出数捆用报纸裹好的钞票,走到了隋文波身边问道:“是不是这个事儿?”

    隋文波看了一眼,用报纸包裹好的人民币,抿了抿嘴没吭声。

    “清雪我们也是刚干,前景很好,但钱还没挣多少!今年的分红,我算了一下,大概能有个十几万,但我们股东都要留一部分,做经济贮备!”周天说到这里停顿一下,叹息一声后,才继续说道:“我帮不了你太多,但你来了,我不能让你张不开嘴,五万,你拿着吧!”

    “天,这一年,我走了起码二十多个老朋友家,能请我吃饭的,算你在内,有三个!能给我拿钱的,就你一个!”隋文波脸色潮红,手掌颤抖的接过钱,一时间言语无措。

    “别说了!走吧,呵呵。”周天一笑,拉着老隋就往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“天,你说我这个厂子,还有戏吗?”隋文波低头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老隋,十万八万的往这个厂子里扔,起不到任何作用。”周天委婉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没办法啊!我们负债太高了,但这帮老家伙跟着我这么多年,但凡有一点机会,我也得争一争啊!”隋文波咬着钢牙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恩!”周天沉默许久后,并未反驳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半个小时以后,酒局散去,隋文波打车走了,而林军等人溜溜达达的就往家的方向步行走去。

    “借钱啊?”林军冲周天问道。

    “恩!”周天点了点头回道:“我给他拿了五万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林军无语半天,随即问道:“过年了,你不给孩子和前妻拿点啊!”

    “我不有你呢吗?”周天理所当然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要骂你臭不要脸,是不是有点过分了?”林军斜眼问道。

    “老隋今天借钱是前半句话,但还有后半句话没说!”周天沉默一下,快回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话?”林军一愣。

    “他那个酒厂,管理模式落后,营销方法传统,机构臃肿不堪!他又碍于面子和情怀,不愿因裁员减负,维持到现在全靠借钱生存。今天他来找我,其实就想问问我,能不能给他厂子注资!”周天简单的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啊,这么回事儿啊!我说,我怎么看他吞吞吐吐的。”林军恍然大悟,但同时又不解的问道:“不过,注资这事儿,也没啥见不得人的!他有啥不好意思说的?”

    “他让我注资,是有条件的!起码工人不能动,而且可能他得占半股以上,这个条件很苛刻,所以,他有点不好意思说。”周天背手陈述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跟我说这话是啥意思呢?!”林军机智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清雪快结束了,到明年才能重开槽子!你别告诉我,这一年时间,你准备歇着!”周天笑吟吟的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艹,合着你在这儿等我呢?”林军顿时明白过来周天的意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一头,漠河。

    荒芜且覆盖着白雪的松花江冰层上,停着两台军绿色吉普越野,一伙儿是俄人老毛子,一伙是国人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突兀间一声巨响,从冰层中央炸开,而两三米深的冰层下,直接卷起数米高的冷水!

    “咯们儿,货还行吧?”老毛子揉了揉耳朵,冲着国人领头男子,用蹩脚的中文问道。

    “威力太硬了,这么炸,山都能炸开一个窟窿,人他妈能用吗?”领头的国人,皱眉回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