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137 鬼神不惧,林二哥
    开业的酒席还没等结束,官方的人就已经离场了。燃★▼文  w、w`w.ranwen.org而等到酒席结束以后,子然又将大部分的来客送走,所以,豪森会所里只剩下了一些贺相霖在江湖上的朋友。

    由于宴请地点就在豪森店里,所以,贺相霖开了一间大包房,就与众朋友聊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老贺,有个事儿,你帮个忙呗?”其中一个朋友,借着喝酒的机会,坐到了贺相霖旁边。

    “叫我老贺,就别说帮字,你说吧,我听听!”贺相霖酒量极好,脸色只是稍有红润,说话时言语无比清晰。

    “……白涛有个兄弟,叫郭武子,你听过没?”朋友抻脖子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贺相霖摇了摇头,笑着说道:“哈哈,我一个佳木斯来的,不认识这帮人。”

    “前两年,我不是弄了几个网吧吗?当时通过别人介绍,我就认识了郭武子,算是我俩合伙干的!后来,这买卖越干越好,而郭武子呢总JB从账上拿钱,不是喝酒,就是p娼。但拿完了,还不补回来,你说,我一个正经买卖人,也跟他折腾不起,所以,我就跟他分开了!但分开的时候,他没拿分红,说跟我是朋友,知道我用钱,分红的事儿以后再说。当时我还觉得他挺仗义,但他妈的事儿越弄越不对。从哪儿开始,他一缺钱了就给我打电话,刚开始我都给了。这两三年下来,他前前后后,在我这儿拿了一百多个,比当初的分红多太多了!你说,我他妈也不搞慈善,也不缺儿子,这么给他拿下去,也没头啊!”朋友摊着手掌,三言两语把事儿说清楚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呵呵,你这个事儿。”贺相霖听完以后,摸了摸脑袋,咧嘴笑了。

    “老贺,咱这么多年朋友了,你在中间说句话呗?”朋友挺诚恳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肖斌,他是白涛的人,而豪森刚干,我怎么说也是跟国会抢生意。这事儿我要张嘴了,那不是主动挑起战争吗?”贺相霖再次一笑,随即拍着肖斌大腿说道:“呵呵,这网吧,现在都叫网咖了!你规模越来越大,还缺那点打小鬼的钱吗?我问你,你当初为啥找郭武子跟你合伙啊?”

    肖斌看着半笑不笑的贺相霖,顿时无言。因为他心里清楚,自己当初找郭武子,就是看上他在社会上的名声,事实上当初网吧选好地点,郭武子也在中间起了不少作用。

    “肖斌,吃水不忘挖井人,拿点钱,就拿点钱吧。”贺相霖笑呵呵的拍着肖斌大腿说道。

    “行,这事儿我有数了。”肖斌也笑着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贺相霖拒绝肖斌,这事儿做的很地道,因为他根本不是怕谁,只是不想主动挑事儿而已。哪怕对方不是白涛,换一个同等量级的大哥,贺相霖也会这么做。

    但贺相霖的做法,刚刚维持了一天,就烟消云散了。

    第一天,宴请宾客结束以后,第二天,豪森娱乐会所就正式开业了。

    由于豪森找的管理团队,是一群北京职业玩夜店的懂行人士,所以,营销宣传很到位,几乎开业不到俩小时,入场门票就不售了,因为场子里彻底爆满了。据说,这个团队还请来了北京某摇滚歌星驻场,所以,当天晚上现场火爆异常。

    可生意越火爆,就越凸显了矛盾的到来!

    林伟正在一楼大厅负责招待过来捧场的朋友时,就被北京团队的职业经理人叫走了。

    “咋了,毛哥?”林伟问道。

    “贺总呢?”毛哥在楼梯间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啊,昨晚摆宴席,今天他应该去答谢了吧。”林伟皱眉回道。

    “联系好的dJ,四个带名儿的领舞,刚才撂挑子直接走了,押金都不要了!还有一会上台唱歌的两个yy艺人,说不干就不干了!”职业经理人快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什么原因?”林伟沉默一下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要知道什么原因,我就不找你了!你联系贺总吧,这肯定是本市社会层面的事儿,我插不上嘴,明白吗?”职业经理人点到为止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行,我明白了。”林伟点了点头,随后直接就走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分钟以后,林伟在豪森会所的外面,拨通了贺相霖的电话,随即把事情说清楚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告诉小毛,我请他来,不是打顺风仗的,烧钱,我比他明白!场子里只要出事儿,那就跟他有关系,我不管他用啥办法,总之今天晚上的买卖,他不能给我摔在地上!”贺相霖沉默一下后,干脆利索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恩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dJ,还有那帮领舞的小骚娘们,哪儿去了?”贺相霖嘱咐完以后,直接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问完了,国会。”林伟毫不犹豫的答道。

    “你用你司机的身份,问问这个险恶的江湖,拿了我的钱,没给我办事儿,应该怎么办!”贺相霖铿锵有力的嘱咐道。

    “妥了,别说了,险恶的江湖已经给我答案了。”林伟无缝链接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在华融,完事儿直接过来找我。”

    “恩!”

    说完,二人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深夜,12点。

    一辆金杯改装的房车停在了国会门口,之前窜场的dJ,和那四个女领舞,裹着军大衣从国会门口钻出来,准备前往下一家窜场。

    “下车。”林伟坐在贺相霖的a8里招呼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伟伟,等他们走了再说吧,这是国会门口,在这儿弄好吗?”副驾驶的人问道。

    “草泥马,我要的就是这个效果,就在国会门口和他们谈谈!”林伟推门就走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呼啦啦!”

    a8车里和后面两台私家车里的豪森内保,穿着便服就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林伟走到金杯旁边,一把拽开副驾驶的车门,薅着一个领舞姑娘的头,粗暴的拽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啊?”领舞的姑娘瞪着大眼睛吼道:“你还要打女的啊?”

    “你是女的吗?我给没给你钱,钱你拿没拿?你自己都不要脸了,我还惯着你干你妈B!”林伟薅着姑娘的头,甩手就是两个嘴巴子,随后一脚将姑娘踢在地上喊道:“来,dJ给我梆树上揍五分钟,女的薅头给我扇嘴巴子!草泥马的,钱,我只多给,绝对没少给!我按规矩办事儿,你们他妈的不按规矩做人!那没招了,哥几个,给我往死了收拾!”

    “噼里啪啦!”

    豪森内保如狼似虎的冲上去,将车上的五个人,连同着司机一块拽下来,随后抡起脚丫子一顿猛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