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146 放个小火(加更1)
    深夜,万籁寂静,灯光点点,除去一些耍钱的夜猫子外,基本家家户户都已经睡下,等待迎接明天的新年。▲▲●●★  燃文  w、w`w、.-r`a、n、w-e-n-.`o-rg

    隋文波家左侧的院墙外面,三个人影正凑在一块商量。

    “龙哥,你怎么个意思啊?咱走,还是咋地啊?”小跟班问道。

    “能他妈走吗?上面让咱谈下来,完了咱让人拿菜刀干出来了,你回去咋解释啊?”龙龙没好气的骂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说咋整,别JB在这儿杵着啊!多冷啊?”另外一人冻的直跺脚。

    “哎呀,费那劲儿干啥?要我说,直接整两车人,把他家砸了得了!然后明天你再过来谈,他要还不答应,那就接着砸,实在不行,我给他家电线都掐了!操,我就不信,大年三十他都过不去,还能坚持着不卖地!”之前的小跟班,开始出馊主意了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龙龙一个大耳雷子扇过去,瞪着眼珠子骂道:“我他妈怎么跟你说来着?做事儿要动脑子,脑子懂吗?你他妈给人家砸了,那不是犯罪吗?你不想好好过年了?”

    “就那个虎B娘们,菜刀抡的比你都6,你不犯罪,能整了她啊?”小跟班揉着脑瓜子回道。

    “你得他妈的动脑子,犯罪,也犯最小罪的!平时给开会的时候你没听啊,人家不说了吗?以最小代价为基本,然后成办最大利益的事儿,这才叫人才!”龙龙教育了小跟班一句,随即从破B面包子上拿出两个矿泉水瓶子,继续说道:“去,抽出来点汽油,给他家后院那个小仓房点了!咱让他身体上没啥事儿,但要在精神上给他击沉了!妈了个B的,吓死他!”

    “真JB费劲,大冷天的,我他妈咋抽啊!”小跟班烦躁的接过了水瓶子。

    “整个管子用嘴吸,快点的,别墨迹了。” 龙龙催促着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随即,三个人在面包车油箱里,抽出来三瓶子汽油,最后翻墙进了隋文波家的院里。

    “去,你爬屋顶上,就在油毡革上面撒一点,整出点火苗就行。”龙龙小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真他妈服了。”小跟班踩着另外一人的肩膀,随后爬上了低矮的仓房。

    “哗啦啦!”

    汽油冲开房顶的积雪,泼洒在了油毡纸上,蹲在下面墙根旁的龙龙得意的笑了,随即小声喊道:“你浇匀呼点昂,快点整。”

    五分钟以后,三瓶汽油全部浇完,小跟班跳下来,拿出防风打火机,随即用小石子卡住,最后直接扔在了房顶。

    “滋啦啦!”

    汽油吞噬着火苗,一秒以后,嘭的一声,火焰直接冲起十几厘米高,打火机瞬时烤炸了。

    “走,走,快走!”龙龙看见火起,拉着两人翻墙就跑了出去,随后坐着面包车,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车上,龙龙翘着二郎腿,得意无比的说道:“这事儿干的漂亮,妈了个B的,隋文波还知道是咱们干的,但又没啥证据,这不比你那个馊主意强吗?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,你可牛B了。”跟班叹服的回道。

    东北大地,著名思想学家“林德彪伊”,林伟先生曾经说过,一个人要作死,那不光是提前会有征兆,而且还是别人拦不住的。因为这是冲动,愚昧,无知,等多种情绪集合下,才产生的结果!

    “杀人放火”这四个字,可不是一个成语,更不是为了押韵,它是代表普通人所能触犯到的最严重的刑法。而龙龙则是无知的认为,伤害案是大罪,而放个小火儿,那他妈算什么事儿?

    根本不叫事儿,最多蹲个十五天就出来了,这就是龙龙心里的想法。他完全不知道,98年生在辽宁地区的一件案子,一个老农因为报复邻居,用火棍子把人家柴禾垛点着了,并且在无人伤亡,财产损失不过五百的情况下,因故意纵火罪,被判有期徒刑十五年!

    杀个人,伤害的只是个人!

    而放个火儿,那他妈可能伤害的是整个社会!

    这能比吗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腊月二十九,一场大火突兀间燃起,冷风狠狠刮着火苗子,几乎就在瞬间吞噬了易燃的油毡革,火势向西南而燎,数米长的大火苗子,先是点燃纵横交错的电线,电线杆子,然后排着金黄色的火浪,直接将隋文波所居住的房子席卷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仓房房顶,在起火后不到两分钟直接被烧塌,木头,油毡革,保温板等残骸,带着火苗子坠落在仓房里面,一箱箱摆放整齐的塑料酒桶,连带着里面6o多度的东北小烧,再次给这场大火注入了新的活力。

    “恩?”

    屋里,最先醒来的是媳妇桂琴,她听到外面有噼里啪啦的声响后,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,随后坐在炕上向外望去。但由于火是从仓房燃起的,目前只烧到了房屋另一侧,所以,她没直接看见火苗子,而是看见外面红彤彤一片,并且闻到了无比刺鼻的烟雾味儿。

    “老隋,老隋!”桂琴披上外套,使劲儿推了推旁边的隋文波。

    “咋的了?”隋文波喝了点酒,脑袋晕沉的回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好像着火了!”

    “谁家着火了?”老隋睁眼问道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被烈火烘烤的砖墙,直接被侧塌的仓房砸倒,屋内溅起一股迷眼的灰尘,火苗子顺着另外一屋,直接窜了进来!

    “扑棱!”

    隋文波猛然坐起,光着脚丫子一步窜到地上,但眼前全是漫天的火海!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桂琴拿起脸盆,直接泼了一盆水过去。

    “别他妈整了,孩子,孩子呢!”隋文波扯脖子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爸,爸!”孩子在起火的那一屋,坐在小床上,在朦胧的烟雾中喊着。

    “嗖,嗖!”

    两道人影,疯狂的冲进了火海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为什么东北冬天一着火,就很难扑救?因为一到冬天这里干燥异常,易燃物,比如木头,房顶,承重墙,这些东西里的水分已经被抽干,基本沾火就着。

    而且消防对这种程度的火势,能力实在有限。外面天寒地冻,消防车的水枪一拿出来,喷不到两分钟,直接就能把喷水口冻死,所以,他们还要时刻准备着热水管。而喷到火场里的水,落在地上数十秒就全变成了冰晶,根本形成不了水力流动,从而抢救效果大打折扣!

    还有,消防系统预备好的水箱,全都必须得放在保暖车库里,再加上道路湿滑无比,一旦遇到小巷,胡同,你连进都不好进!

    而龙龙这个傻B,因为自己的无知,让这个腊月二十九,充满惨烈。

    大火整整燃烧了四个小时,数十家平房轰然坍塌,这个区域所有住户全部断电,只能从窗户中看见,那红彤彤的天,和消防官兵歇斯底里的吼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