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149 老友(加更4)
    早晨八点,医院里。■  燃文小说网w-w`w-.`r、anwen.org

    林军从爸妈家里匆忙赶来,他也是刚听说隋文波的事儿,得知周天已经来这儿半宿了。

    抢救室走廊里,隋文波家的亲戚已经将走廊堵满了,而周天坐在角落里,双手捂着脸颊,宛若雕塑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儿?”林军跑过来问道。

    “着火了,人为的!”周天停顿了数秒,咽了口唾沫答道。

    “人为的??”林军一愣后,随即岔开话题问道:“那人怎么样啊!”

    周天听到这话,半天没吭声。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样啊?老隋有没有事儿啊?”林军急迫的追问。

    “……桂琴和孩子,当场就被拍在了火场里,消防那边就拉出来两具尸体。”周天声音颤抖,抬起头,双眼通红的看着林军说道:“老隋在抢救……!”

    “啪啪!”

    林军听到这话,用力的捏了捏周天肩膀,同时心中也极为不好受的说道:“大过年的,怎么他妈的出这事儿了!”

    “至于吗?啊?军,至于吗?就他妈一个块地,至于杀了人家全家吗?啊?”周天抬头看向林军,十分愤怒,十分不解的吼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林军看着周天,默然无语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大夫推开抢救室的门,张嘴喊道:“谁是周天,谁是工厂财务!”

    “我是财务!”站在门口的一个中年,举手说道。

    “病人……有话说,你们进来一下!”医生停顿了一下回道。

    “扯淡呢?我们这帮亲戚还他妈没进去呢!”

    “哇!老隋啊,你咋说走就走了!”

    “让我们进去!”

    医生的话刚说完,走廊内霎时间乱套,又哭的,有喊的,十分闹人。

    “都别吵吵了,是亲戚还不尊重病人意愿?那个叫周天的和财务赶紧进来!”大夫再次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分钟以后,财务和周天走进手术室,隋文波全是焦糊的躺在手术床上,全身的治疗设备都已经下了,他躺在那里,双眼明亮。

    “孩……孩子……和桂……桂琴怎么样?”隋文波声音沙哑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,没事儿,都好着呢,在病房呢,已经出了特护间了!”财务看着隋文波这个老哥们,双眼瞬间通红,眼泪从皱纹中央流淌。

    “那就……好……好!”隋文波费力的点了点头,随后叫道:“老周……你咋不跟我说话呢?”

    “你说吧。”周天胸中憋着一股劲儿,眉头紧皱的看着隋文波回道。

    “我17岁进了公家酒厂,28岁独立成包,到今年我干了二十多年,当初一腔热血,如今唯有遗憾……天,我死了无所谓啊……厂子没了……我闭不上眼睛。”隋文波伸着掉皮肉的焦糊手掌,抓住了周天的手。

    “恩,我怎么做,你能闭上眼睛!”周天低头看着隋文波,快回道。

    “经商,钻营,我只服你一人。天儿……你我二十多年友情,如今你老友归去……不求其它,惟愿你能接过酒厂……!”隋文波眨着掉黑色渣渣的眼皮,双眸充满渴望。

    “行!”周天咬了咬牙,指着地面说道:“文波,我干了!但不是为了酒厂,而是为了二十几年前,我认识的那个隋文波,一直没变过……!”

    “财务老刘有证,拟股份转让证明,我隋文波本人,愿无偿将昭化酒厂百分之85的股份,一次性……!”隋文波言语微弱,看着财务催促道:“写,你写啊……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财务满面泪痕,拿起救护病房医用的记录本和笔,蹲在地上,唰唰的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!”隋文波大口咳血。

    “设备给你上上吧?”医生虽见惯了生死,但也内心动容。

    “我靠一口气儿活着,事儿没成,它散……散不了……!”隋文波看着棚上晃眼的灯光,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。

    似上天眷顾,似神仙动容,它们似乎也在怜惜这个无比执拗的隋文波,让他走的安详,能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不到两分钟,财务含泪写完协议。周天签了字,财务签了字,而隋文波则是用鲜血按上了手印。

    “朋友,还有啥说的么?”周天自始至终都攥着隋文波的手掌。

    “……天儿,这辈子,我不记得,我交了多少朋友,但我记得……自己临走之前,送我的,唯你一人……!”隋文波拉着周天的手,缓慢的闭上眼睛,独自呢喃:“霄霄死了,桂琴也死了……你们骗我……我……我……谢谢!”

    “啪嗒!”

    手掌垂落,隋文波坚持到这里,协议签了,气儿也散了,人死了,离开了这个世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周天行尸走肉般的离开了抢救室,一头钻进楼梯间,手里攥着那份带血的协议,身体缩卷在台阶之上,无声痛哭。

    “叔,叔!”林军看着周天心如刀绞。

    “军啊,咱们他妈的这帮人……都把自己活没了,你知道吗……我不如老隋,我真得不如他……!”周天鼻涕与眼泪横流,满脸皱纹的看着林军。

    林军听到这话,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“将近三十年的守望啊,就是活人也他妈变成雕像了……谁能做到啊……谁能啊?我不如他啊……!”周天彻底崩溃,因为他不光失去了一个老友,更失去了一个他所钦佩的人。

    天叔做不了隋文波那些事儿,所以钦佩,所以悲恸万分……

    林军从没见过周天如此悲伤,而且,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劝,两个人坐在楼梯间的台阶上,躲在这不见阳光的地方,好像被憋到死胡同里的耗子。

    这个大年三十,惨烈无比,到了夜晚时,百花齐放,烟火点亮了夜空。

    而有那么一群人,他们或早或晚的离开了这个世界,却好似留下不停环绕耳边的余音……

    时光荏苒,我们流失了岁月,却从未曾苍老了理想……

    老隋,老友,走好!

    ps:早晨十点上架,晚上订阅榜直接干到前五!

    码完这章,我情绪有些低落,真不想说什么,唯有一句,谢谢吧!

    谢谢,那些陪伴我三年的老友!

    是你们,让我所向披靡!!

    缓一会,感言会在我QQ空间送,QQ号181978813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