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168 规则
    挨了两枪的肖五,竟然没有去正规医院,而是在江北某个私营三流医院救治,由于设备跟不上手上最严重的右手,当天你晚上被截去了三根手指。★ ●■ 燃文 ★ w-w`w-.-r、a、n`wen.org

    下午三点左右,肖五醒了,白涛过来探望。

    屋内子一大堆人,基本都是白涛手下,曾经或现在的骨干,这些人混的都不错,有的虽然已经脱离了白涛家族自立门户,但一旦出事儿,他们也全部到位。

    “都出去,我跟老五说两句话……!”白涛单手插兜的走进来以后,脸上略有些憔悴的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众人扫了一眼白涛,也没说什么,三五成群的走出了病房。

    门被关上,屋内只剩下白涛和肖五,这两个曾经一起打拼出来的兄弟,四目凝望久久无语。

    “啪嗒!”

    白涛拽过椅子,随即坐在了上面,他拿起一个橘子,一边剥着,一边冲着肖五说道:“老五,你要不跟着我白涛,你那三根手指截不了……!”

    “哥,别说了……!”肖五撇着嘴,眼圈虽然通红,但依旧刚强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黎小权出事儿,上面一直在往下压。而你们挟持方圆再先,如果你中枪的事儿漏了,那这事儿就没完没了了!”白涛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,随后继续剥着橘子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,哥,我知道你的难处……!”肖五强笑着回道。

    “五子,最近两年,咱哥俩没咋聊过天……但情分没变过!”白涛低着头,用力咀嚼着嘴里的橘子,声音沙哑的继续说道:“几年以前,粮食站里,咱喝散装白,吃花生米的日子没有了。现在,你们只需要考虑,我让你们干什么!而我要考虑的,却是怎么走,才能让咱这帮泥腿子,安稳的把钱赚了……!”

    肖五默然无言。

    “五子……江湖给了你一切,你也还了江湖三根手指头。往后弄点别的买卖,哥……给你拿钱!”白涛抬起头,双眼通红的吃着橘子。

    “哥,我可以不混了,你呢?”肖五咬着嘴唇问道。

    “恶心事儿,你干一件,那是错误。但干一百件,你就很难说清对错了。我只能往前走,不能回头……!”白涛紧皱着眉头,随后攥着肖五的手掌说道:“五子,你们一个个都出局了,踏实了,过好了,那就算帮我圆梦了!”

    “哥,是我们把你捧的太高了……!”肖五望着天花板,怔怔的说道。

    是的,肖五虽然断了三根手指头,但却踏实了。

    而在社会上风光万丈的白涛呢?他就只能躲在肖五的病房里絮叨两句!平时,他没有这个机会,因为说多了,就不是大哥了,是他妈唐僧了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分钟以后,白涛站在病房门口,用湿巾擦了擦脸,随后泰然自若的走出了病房。

    “呼啦啦!”

    一大帮人瞬间围上来,七嘴八舌的开始墨迹,有的说要替肖五报仇,有的说要走法律程序,还有问白涛黎小权家那边咋说的。

    白涛大步流星的往前走,应对自如的回应了其他人。

    “涛哥,老黎的秘书给我打了电话……他说司机的事儿,最好让咱把它揽过去,秦芙表弟够呛能谈妥,他让咱过去看看……!”付饶在后面小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清道夫,这破B事儿,我管不了。不让五子吭声,已经是我极限了。”白涛沉默一下,言语清冷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恩!”付饶只能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隋文波酒厂地皮的事儿,让茂名和大旗也掺和掺和,你帮帮他们。”白涛思考了一下,简单明了的说道。

    付饶一听这话顿时愣了,随即他思考了半天回道:“他俩办这事儿,就差不多了,我就不掺和了,正好春天一到,江北那边也要开槽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也行。”白涛直接点了头。

    至此,隋文波酒厂的事儿生了变化,白涛干脆利索的换将,而付饶也“懂事儿”的下课了,双方给足了彼此面子,付饶也啥话没有,毕竟他在酒场的事儿上,一直没有进展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三天,香坊鸭子院。

    林军低头走出了看守所大门,刚开始,他并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出来,但看见黎小权后,就瞬间明白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呵呵,没有我,你起码得蹲五年!”黎小权被押了三天,但猖狂的状态却一丝未减,他看见林军以后,歪着脖子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小岩是你撞的?”林军没有行李,他看见黎小权的第一眼,就感觉对方在赤.裸的挑衅,随即迈步就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黎小权冷笑了一声,目光鄙夷的看着林军。

    “我艹你妈!你他妈的怎么会出来!”林军瞬间狂躁,举拳就要打。

    “小权!”秦芙坐在车里,皱眉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军,军!”前来接人的沈曼和张小乐,同时拉住了林军。

    “艹你妈,你个狗篮子还跟我叫号?你配吗?!我他妈撞死你,也白撞!没有我,你就蹲笆篱子吧!”黎小权往地上吐了口唾沫,随即转身就上了母亲的车。

    林军被三四个人拉着,看着黎小权光明正大离去,牙齿打颤,扭头冲着周天问道:“你告诉告诉我,他撞完小岩,又撞了警察,凭啥能出来?”

    “不是他撞的!”周天沉默一下,干脆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你他妈瞎了?还是聋了?”林军莫名愤慨的咆哮着。

    “我他妈说不是他撞的!”周天也激动的喊道。

    林军看着激动的周天,沉默许久后,紧攥的双拳瞬间松开。

    “车不是黎小权名下的,撞人的也自了!小岩的亲叔叔,从哈一机分厂,调到总厂当了车间主任!现在你也被放了,所以,皆大欢喜了!”周天指着林军的胸口,咬牙问道:“军,社会允许一部分青年,犯他妈的少年一样的错误!你还能说什么?我又能说什么?”

    林军听到这话,默然无语。

    “跟班愿意替黎小权承担责任!挨了三枪的肖五,宁可截肢,也不去官方医院!目击民警一个选择变了口供,一个直接辞职不干了!小岩叔叔,不接受车间主任,就他妈意味着下岗!所有人各司其职,各自扮演着自己的角色!这是什么?这他妈是规则!你不想看见,也得看见!”周天指着地面,铿锵有力的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