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171 神奇的案件
    晚上,六点左右。燃文小说网w-w、w-.-r、a`n、w、e、n`.、o-rg

    张芳在海天酒店,亲自迎接到了厂长,还有两个外地来的客户。

    “桐总,马总。”厂长笑呵呵的介绍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二位好,我们厂子最近单子有点多,招待不周,请多海涵啊!” 张芳笑容满面,连连与对方握手,说着客气话。

    “呵呵,挺好,挺好。”两个老板惜字如金,脸上挂着笑容就迈步往里走。

    而张芳有些疑惑,她托在后面冲厂长问道:“就咱们四个啊?”

    “我们都是老朋友了,有些话,你能听,但别人不能听。呵呵!”厂长粗略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谢谢厂长提携呗。”张芳愣了一下,顿时感激的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工作能力有,又自己带着孩子,哎,也挺不容易的。”厂长看着张芳,却自肺腑的叹息了一声。

    张芳心里再次疑惑,暗骂厂长这个老炮,今天这是抽啥邪疯了,为啥总感觉他话里有话呢?是要潜一下吗……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席间,张芳与两位老总谈话时应对自如,多年单身的奋斗经验,让她有着从容不迫,实在贴心的与人交往方法。

    大家都是年纪差不多的中年人,很有共同语言,而张芳也深知对待这种客户,不能上来就谈钱,应该先聊起来再说。

    一顿饭颇为顺利的进行到了晚上八点多,而两位老板似乎酒量一般,喝的有些晕沉。

    “小张啊,你先回去,我们……再出去溜达溜达!”厂长小声冲张芳说道。

    “啊,行,行!”张芳一愣,瞬间明白过来这帮中年男人,可能是要上青.楼了,所以,懂事儿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哎,我说老显啊……咱还出去喝啊?”桐总打了个酒嗝问道。

    “在喝会被,哈哈!”厂长笑着挽留道。

    “操,我还有事儿呢,……我媳妇让我给他弟弟带来一些东西,我明天走了,一会得送过去啊!”老桐趴在桌子上,流着哈喇子说道。

    “唰。”厂长一听这话,顿时冲张芳挤咕挤咕眼睛。

    “哎呀,桐总,没事儿,你去玩你的,正好我回家,顺路就帮你送了……!”张芳懂事儿的接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挺远呢。”桐总好像还有些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“哎呀,整个呼兰也没多大,一脚油的事儿,东西在哪儿呢?”张芳笑呵呵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在老桐车里呢。”厂长拿起老桐的车钥匙,随后扔给张芳,又冲着桐总问道:“你弟弟家在哪儿啊?”

    “大洋路,海富小区……!”桐总想了一下,说出了地址。

    “去吧,送完东西,你就早点回家!明天早上上班,你晚去一会也没事儿。”厂长冲着张芳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“行,我知道了。”张芳拿着老桐车钥匙,应了一声就下了楼了。

    十分钟以后,张芳在停车场找到老桐的车,随后在后备箱里拿出了一个黑色的皮包,打开一看,里面全是一些成盒没开封的礼品。

    随即,张芳拎着死沉死沉的皮包,仍在自己的比亚迪上面以后,就再次把钥匙送了回去。

    众人分开以后,张芳开着小车,用导航找到了老桐所说的地址,随后在楼下拨通了桐总亲戚的电话,等了大概五分钟,那个黑色手提包,就被人接走了。

    一件小事儿,就这么过去,而晚上张芳回家疲惫不堪,一觉就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日一早,张芳按时上班,但人刚到就被厂长叫进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“哎,昨天晚上,老桐跟咱吃饭的时候,你看见他手里拎东西了吗?”厂长皱着眉头,疑惑的冲张芳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啊,咋了?”张芳也是一愣。

    “这B养的昨天晚上喝大了,早上给我打电话,说他没了点东西,是一个红色的皮包!”厂长坐在办公椅上回道。

    “那我可真没看见,昨天晚上,我接你们的时候,他手里啥也没拿啊!”张芳仔细回忆了一下,随即摇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肯定没拿是吧?”

    “对,肯定没拿!?”张芳干脆的回了一句,随即问道:“他丢啥了?”

    “他也没说清楚,算了,反正咱俩也没看见,说不定他喝懵B了,不知道落在哪儿了。”厂长随意的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“那我出去了昂!”张芳完全没当回事儿的应付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行,你去吧。”厂长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繁杂的工作开始以后,张芳就完全把这件事儿忘了,但中午刚吃饭之时,警察竟然也来了,并且在办公室里对张芳进行了询问。

    “昨晚和桐先生吃饭,你是不是也在场?”

    “对啊,咋了?”

    “他丢了三十万货款,还有两块浪琴手表。”警察面无表情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啊?”张芳惊愕。

    “你看没看见?”

    “没看见!”张芳干脆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张女士,我必须得跟你说一下,三十万的现金,加两块好几万的表,这可不是小事儿,你得好好说!”警察皱着眉头,语气挺淡漠。

    “你们什么意思?”张芳顿时火了。

    “没意思,在口供上签字吧。”警察沉默一下,将口供本递了过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天晚上,冰激凌厂出大货,所有员工照常加班,而原本轮不到自己岗的张芳,却被厂长打了招呼,特意让她,还有另外几个车间主任,一块监督货品走下生产线。

    直到这时,张芳依旧没有现什么异常,先她自己做事儿,问心无愧,第二,工厂临时加班,每个月都要生几次,所以,她完全没有别的想法,还在第一线上认真的工作着。

    但晚上八点多的时候,噩耗突然来临,呼兰市刑警队,在工厂找到了张芳,直接说道:“你得和我们走一趟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张芳一愣。

    “钱,就是你偷的!已经在你家里翻出来了,到了刑警队,你就啥都明白了!”刑警烦躁的扔下一句,直接掏出了手铐子。

    而两个小时以前,张芳的儿子接到了一个陌生人的快递,他顺手就把快递扔在了家里,但这个快递的运单号是假的,是随便贴上去的,而且送货人也是假的。

    ps:大家小年快乐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