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174 让人无法读懂的天叔
    十分钟以后。燃文小说网w-w、w-.-r、a`n、w、e、n`.、o-rg

    周天和付饶在办公室里见面,而此刻的付饶已经西装革履,甚至还特意洗了一把脸。

    “找我干嘛?”付饶直接问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还能干啥,我服了呗。”周天咧嘴一笑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付饶插手看着周天,也是一笑。

    “既然服了,那咱就谈谈细节吧,合同我是直接撕了,还是把酒厂股份转给你,怎么都可以!”周天搓着手掌,云淡风轻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这事儿我不管了,你应该找茂名谈!”付饶沉吟了一下,舔着嘴唇说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不想管了,为啥还见我啊?”周天顿时笑了。

    付饶歪脖看向周天,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“相比茂名,我其实更稀罕你,因为你起码没他那么下作,没动我家人。”周天喝了口咖啡,语气平淡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帮你问问吧。”付饶听到这话,沉默许久后应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五百万,我要现金!不转账,也不要卡。”周天直接站起了身。

    “……钱太多了吧?”付饶顿时一皱眉头。

    “第一,我信不着你们,第二,拿完钱我就准备走。明白了吗?”周天干脆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也是,人家隋文波之所以给你酒厂,是为了让你重铸辉煌!现在你卖了,那人家元老能干吗,亲戚能干吗?走了也好,起码不用把钱还了。”付饶冷笑着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明天晚上之前,我前妻得出来。后天早上,你拿钱,咱俩办事儿。”周天扔下一句,推门就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付饶看着周天离去的背影,沉默半天以后,直接拨打了楼下文员电话,随即说道:“备车,我回一趟市区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个小时以后,某会所内。

    白涛抽空见了最近被“流放”的付饶,但二人交谈了十分钟以后,白涛直接推了剩下的应酬,与付饶私密的聊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说事儿成了?”白涛有些惊讶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,成了,周天找我了,要五百万。”付饶笑呵呵的点头回道。

    “咕咚。”

    白涛端起水杯,喝水之时杯子挡住了他兴奋的目光,一饮而尽后,白涛轻飘飘的点头说道:“成了就好!”

    “他让我后天开合同,但明天他前妻必须得没事儿。”付饶搓了搓手掌,目光死死盯着白涛。

    而白涛听见这话,顿时眉头一皱,沉默半天后说道:“他媳妇的事儿,是茂名找的关系,这事儿……不好办啊,哈哈!”

    “哥,龙龙没了,我没说啥!求满北伐放了肖六子,我差点没给人家跪下!……事儿我也干了,你要说,茂名想签最后的合同,那行,那我继续在江北工地撅着,让他找周天谈吧。”付饶停顿数秒后,直接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坐下!”白涛拉着付饶,皱眉呵斥道。

    付饶看了看白涛,随后又抿嘴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饶,你得让哥把一碗水端平了啊!”白涛拍着付饶的大腿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哥,我没委屈嘛?你让我去江北,我多说一个字了吗?”付饶嘴唇抽动的问道。

    白涛注视着付饶良久,随即点了点头回道:“行,我明白了。后天,还是你跟周天签合同。”

    “哥,谢谢!谢谢你让我把这口气出了,要不,我在国会抬不起头了。”付饶沉默许久后,低头回道。

    白涛看着他,没再吭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二十分钟以后付饶离去,但他走后没多久,茂名就和大旗从国会赶到了会所。

    “咋了,哥?”茂名嬉皮笑脸,搂着白涛的脖子,亲昵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啊,今天国会生意怎么样?”白涛剪着手指甲,随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挺好的啊!今天卖了也得十来个吧,刚过完年开春,淡季!”茂名笑呵呵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哦,那啥,呼兰那边的事儿,你抓紧结尾吧!该谢的人,一定道谢。该拜的山头,也都给插上香。明天,让张芳出来吧。”白涛依旧挺随意的说道。

    茂名听到这话顿时一愣,随即不解的问道:“为啥啊?”

    “周天找我了。”白涛笑着抬头回道。

    “找你了?”茂名疑惑的看着白涛,眼中闪过非常复杂的情绪。

    “嗯,你来之前,他刚走。”白涛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哦!”茂名依旧盯着白涛,双眼来回眨动的点了点头回道:“行,那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白涛也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签合同谁签啊?”茂名再次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就跟他办了,你不用管了。”白涛依旧把问题揽在了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“呵呵,行。”茂名脸色苍白的笑了一下,双手从白涛的肩上拿起,语气挺高兴的说道:“事儿成了就好!”

    “这段时间你辛苦了,你做过的事儿,哥,心里有数。”白涛补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那有啥辛苦的,没事儿。”茂名咽了口唾沫。

    “涛,不是我说你,咱也算有点段位的人了!办啥事儿不能光图效果,也得考虑个名声不是,你说人家张芳……!”大旗沉默半天后,实在有点忍不住的要插嘴。

    “我一会还有点事儿,你俩先回去吧。”白涛扫了一眼大旗,直接站起了身。

    “你看,我一说话,你就走!你烦我啊?”大旗扯脖子问道。

    白涛根本没搭理他,推门走出了茶室。

    几分钟以后,茂名背着手和大旗往外面走,脸色阴沉的吓人。

    “你咋的了?刚才我看你在屋里就不太对劲。”大旗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嘟嘟。”茂名没有回话,而是直接用电话拨通了江北工地的前台座机。

    “喂,你好?”

    “我是茂名,付饶在吗?”

    “哦,名哥,那个付总出去了。”前台的文员答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点,他咋出去了?”茂名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刚才有个人过来找他,他见完以后就回去市区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人,你认识吗?”茂名再问。

    “好像叫周天。”

    “嘟嘟。”茂名听到这里,直接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咋了?”大旗紧跟着问道。

    茂名站在原地,伸手摸了摸脑瓜子,鼻孔喘着粗气,目光无比阴霾的一脚闷在了霸道的车门上。

    “嗡嗡!”

    汽车警报尖锐的响起。

    “你他妈疯了,踹车干啥?”大旗不解的骂道。

    “我艹你妈!真他妈不要脸,事儿他没办明白,让涛给整下课了,还能在工地混个官当!我他妈接手,是又搭关系,又搭钱的!这才刚整出效果,他JB横插一杠子,突然截胡了!!我他妈换来啥了?一句辛苦了!你听见了吗?”茂名暴跳如雷的骂道。

    楼上。

    白涛从阴暗的落地玻璃后面,一面喝着茶,一边看着暴躁如雷的茂名,沉默许久后,正色说道:“周天这个人,不简单啊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江北公墓。

    “哗啦啦!”

    周天冲着隋文波的公墓,泼洒着白酒,地上燃烧的纸钱,映出周天没有任何表情的脸颊:“文波啊!我老周有负你的重托……咱的地,还是卖了……我这一辈子也没给谁承诺过,但你都死了……哥们不能骗你这个死人……昭华酒厂已经刻在了我的心里,再等等吧……我终有归来之日。等我羽翼丰满,重铸铠甲,我带着昭华的辉煌,看老友你再闭一次眼睛……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