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175 网
    纸尽,光灭,墓地之中再次回归黑暗。▼ ■■燃文  w-w、w-.、r`a`n、w、e、n、.-o-rg

    一个人影贼眉鼠眼的走来,裹着风衣,低头到了周天身后,烦躁不堪的问道:“死冷的,你特么叫我来干啥啊?”

    “唰?”周天回过头,指着隋文波的墓碑问道:“敬杯酒啊?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人影扫了一眼墓碑,皱眉问道:“扯这个干啥,有事儿说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你手里那点B资本,就是让人用完再扔的货,我有个建议,你想不想听听?它跟钱有关,与前途有染。”周天笑呵呵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人影顿时沉默,低头点了根烟。

    “咕咚。”周天拿起剩下的白酒抿了一口,随后搂着人影的脖子,笑呵呵的交代了起来。

    人影脸上表情变幻不定,眉头一直紧皱,但却没有打断天叔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二十分钟后,周天裹着棉服,打着喷嚏,一个人走下了公墓小山。距离大门口挺远的地方,于亮一直等待着。

    “咣当。”周天关上门,搓了搓手掌,挺乐观的说道:“妈了个B的,太冷了,上完坟,我也算对得起老隋了,走吧!”

    “去哪儿啊?”于亮尽心尽职的给天叔当着司机。

    “还能去哪儿,困了,回去睡觉吧。”周天干脆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用看看你儿子去?”

    “他现在年纪还小,体会不到亲情!妈妈,出这么大的事儿了,我忽悠他两句,他就信了。呵呵,跟他呆着,他该嫌我腻歪了!”周天笑着答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于亮默然无言,不知道为什么,突然想起了自己的父母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周天催促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刚才上山的是谁啊?”于亮挂上档,随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看见了?”周天一愣,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,你想说,就说了。”于亮简洁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一个熟人。”周天答应了一句,随后规矩的扣上了安全带。

    “我看着背影也挺熟悉,算了,走吧。”于亮没有再次追问,拉着周天离开了公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于亮对周天,先是不太满意,后来是惊愕,那么到了现在就只剩下钦佩了。因为往往很刚猛的人,他反而会对那些看似柔弱,但胸有韬略的人格外尊敬。哎,你看,张飞那么猛,但他就尊敬士人,不论野史,或是正史,都记载张飞对文人一直礼数有加。反而对那些出身相对低微,言谈举止粗鄙的人不屑一顾,经常不是打,就是骂。而关羽则是恰巧相反。这事儿很难说清楚,估计也是一种畸形的互补。

    人一旦有了反常举动,最亲最近的人一定会有所察觉。于亮除了对周天尊重以外,大家摸爬滚打这么长时间,也有了一定感情基础。所以,他总觉周天要弄把事儿,而且不会跟自己说。

    所以,于亮这两天,一直在紧跟着周天,而且他还不能跟张小乐等人说,因为周天让他先别声张。

    眨眼间,两天时间一闪而过,而张芳也被弄了出来。她进去的离奇,出来的更他妈离奇,也很难说清楚这是什么规则。

    但张芳这边一出来,付饶就联系了周天,二人约定在江北工地见面,准备把大合同一次性弄完。

    周天如实赴约,还带着于亮。

    财务室内,于亮低头点着五百万现金,而周天与律师,财务,还有付饶把繁杂的合同也一次性弄了利索,在这中间根本没走隋文波弟弟的那套流程,直接是股份转让。

    大合同一签完,付饶心情明显好了不少,看着周天也挺满意的说道:“你说,咱费这劲儿干嘛?你早这么干,咱也不至于走到这步!艹他妈的,这年头,凡是能见银子的买卖,我们不干,那别人一样干!贺相霖如果有吃下这块地的胃口,你说,你们现在还能是朋友吗?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周天一笑,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事儿过去了,就过去了!你们这段时间不好受,我们也不痛快。继续扯下去没意思,你说呢?”付饶还把话往回拽了拽,显得自己一伙挺仁义。

    “……恩。是这么个理!”周天搓着手掌点了点头,随后从钱箱里拿出一摞钞票,突然问道:“你不留点啊?”

    付饶顿时一愣,似乎没太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留点也没人知道,呵呵。”周天怪异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付饶听到这话,瞬间明白过味来,随即他撇嘴回了一句:“我吃的是白家的饭,拿的自然是该拿的钱!”

    “呵呵,行。”周天点了点头,随后说道:“整点人,帮我把钱抬车上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二十分钟以后,周天和于亮带着整整五百万现金离去。

    “一箱是一百,拿出二百,留下三百,咱俩酒厂走一趟!”周天拿着笔和纸,一直在低头写写点点。

    “行。”于亮没有废话的应道。

    下午,酒厂财务办公室。

    两百万的现金摆在客厅内,周天坐在光秃秃的破椅子上,喝着茶水,看着财务老刘,也就是当初隋文波死之前转让股份的证明人。

    “远山,咱俩长话短说。”周天叫出了老刘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……还说啥啊?厂子都卖了。”老刘情绪很低落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厂子卖了五百万,但这钱,我一毛也没权利拿!老隋把厂子给我,我没按照他的遗愿干完,所以,现在厂子被迫卖了,我能做的就是把钱还给你!”周天说道这里沉吟了一下,随即继续说道:“还剩下三百万,今天我没拿来,是因为我有一个条件!”

    “什么条件。”老刘有些懵。

    “厂子总共欠账大概七百多万,这还不算最近一两年拖欠员工的!这些窟窿,五百万肯定堵不上!我可以给你出个主意,地皮白涛拿了以后,是为了司法系统重建的工程项目,这边要弄一个区公安局,一个法院,还有一个检察院!”周天粗略的解释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“我给你的主意是,你先别拿着这两百万还账,因为也还不完!酒厂关门以后,你出面组建小的地产中介公司,等白涛这边的盘一竣工,你以公司名义,在周围写字楼的一层二层,连续大买断房产!下手要快,要不惜资金!”周天目露精悍的目光,语气沉稳异常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买房子干嘛?”

    “配套司法机构构建完成,直接带动的行业是什么?”周天干脆的问道。

    刘财务彻底懵了,还是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我告诉你,是律师事务所,是关联行业!你快买进地产以后,只要地点选的好,不出半年,这边的律所会遍地开花!到时你要抵住诱惑,只租,不卖。那脖子上挂着律师证的法律毕业小学生,会让你三年之内,还清酒厂债务,五年之内,完成基础资本积累!钱,可以生钱!”周天插着手掌,思考了一下,继续嘱咐道:“当然,地产买进的时候,你会遇到一些问题。比如好地点的写字楼,一定会有猫腻,这中间涉及到回扣,内部购买等诸多问题,那时候,你要琢磨好,这手里的钱该怎么花,花到什么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对啊!我他妈咋就没想到呢,中法院旁边的商务楼里,现在全他妈的是律师事务所啊!”刘财务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“你买房的时候,剩下的三百万,会6续给你打过来,直到全部付清为止!”

    “你刚才还没说完,你的条件呢?”刘财务紧跟着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条件有两个,第一,五百万我全还给你了,本身我并不欠你任何人情了,也不欠老隋的人情了!而我为人现实,所以,我给你出的主意不能白出。你的公司注册以后,我会让我的朋友,无偿持股百分之四十,就算,我向你要的顾问服务费。有毛病吗?”周天很冷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毛病!”刘财务想了一下,干脆的点头。

    “好,那么说说第二点,我今天给你两百现金的事儿,你要跟别人撒个慌……!”

    “怎么撒?”刘财务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过来。”周天直接勾了勾手,随即在他耳边小声交代了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傍晚,周天和于亮离开酒厂,他张罗着说道:“妈了个B的,事儿也算弄完了,咱俩去我那儿喝点!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心真大。”于亮无语的回了一句,也没拒绝。

    “哈哈!”周天大笑,左手搂着于亮的脖子,但右手攥着的手机却刚刚给付饶完短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