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176 镰刀
    家里。燃文■小■说★网w、w-w.ranwen.org

    周天做了点饭菜,虽然很简单,并且很难吃,但于亮还是和他喝了点小酒。

    “这厂子也卖了,下一步你有啥打算啊?”于亮夹着花生米问道。

    “滴玲玲。”

    就在于亮话音刚落的时候,周天的手机突然响起,他扫了一眼来电显示,皱眉接了起来说道:“恩,钱你不是拿走了吗,什么问题?……但我不方便过去,恩恩,行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于亮一看周天脸色有点不对劲儿,顿时抻脖子问道。

    “下午,我把剩下的那三百个,交给了一个朋友。这你是知道的,钱全是现金,他放在家里不方便,想分出去一部分。我不好过去,你去一趟呗。”周天商量着问道。

    于亮听到这话,脸色潮红的死死盯着周天。

    “你看我干什么?”周天一愣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把电话给我!”于亮伸手说道。

    “干嘛啊?”

    “你就说给不给吧!”于亮坚持的伸出了手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周天顿时一笑,随后毫不犹豫的把电话扔了过去。

    于亮接过周天的手机以后,第一时间调出了刚才的通话记录,随即皱着眉头愣了一下,直接按了回拨键,但目光依旧盯着周天。

    而周天则是一口小酒一口菜,样子轻松惬意。

    “喂,天?”回拨过去的电话很快接通,一个中年的声音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刚才打电话干嘛!”于亮依旧看着周天,冲着电话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谁啊?刚才我不是和天儿通的电话吗?”对方一愣。

    “我是他朋友。”于亮答道。

    “事儿你问他吧,我都跟他说了,我要分出去一部分,让他快点来吧。”电话里的中年,不耐烦的回了一句,随即挂断了手机。

    于亮听到这话,脸色缓和了不少,放下手机以后冲周天说道:“真是你朋友打的,你没跟我整事儿?”

    “我骗你干啥,快去吧。”周天打了个酒嗝。

    “……在哪儿啊?”于亮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宏图小区,到了那儿,你给我打电话,我让他过去接你。”周天随口答道。

    于亮看着周天,端杯将剩酒一饮而尽,随即依旧认真的问道:“你千万别跟我整事儿,我脾气可不好!”

    “哎呀,你真磨叽!快去吧,回来我再跟你谈谈后面的事儿。”周天催促着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“行,你先歇会吧,回来再喝。”于亮拿着车钥匙,转身就要走。

    “哎,你等等。”周天好像想起了什么,突兀间叫住于亮,随后从外衣兜里掏出一个信封,一边拍在桌子上,一边说道:“三百个不是小数,没有个字据,他不踏实,我也总感觉心里少点啥!这是我补的字据,你拿着让他签个字,回头给他留个底,再拿回来一份就行!”

    “恩!”于亮一看周天还准备了字据,所以心中疑虑更加烟消云散,随即,拿起信封就走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三间平房内,灯光明亮,酒越喝越少,菜越放越凉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于亮刚走没多一会,外屋房门再次传来响动,而周天依旧低头吃菜喝酒。

    “唰,唰!”

    付饶带着两个青年,穿着皮夹克,背手走进了室内,扫了两圈屋内的陈设,随后直接坐在周天前面问道:“钱拿到手了,看样你心情不错啊!”

    “呵呵,那肯定是不错啊。”周天停顿一下,放下了酒杯和筷子。

    “你在短信里跟我说,茂名在你跟我签完合同之前,还找过你,让你撇下我单独跟他谈,真有这事儿吗?”付饶点了根烟,皱眉看向周天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呢,呵呵?”周天笑着冲付饶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俩说啥了?”付饶抽了根烟,表情平淡的冲周天问道。

    “隋文波死了,你有没有责任?”周天脸颊因酒精的作用越红润,他目光盯着付饶,突兀间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又扯这上面来了?我和你谈的是茂名的事儿!”付饶一愣。

    “先谈隋文波,再唠茂名!”

    “谈他有啥用啊?人都死了。”付饶有点烦躁。

    “一家三口,活活烧死!你晚上睡觉不害怕吗?”周天死死盯着付饶。

    “……那是无心之过!”付饶沉默一下,皱眉回道。

    “妈了个B的,死了三个人,你一句无心之过就能翻篇?!”周天突然吼道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什么意思?”付饶感觉有点不对劲儿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一声轻微的声响泛起,周天抓住了桌子底下的东西。

    付饶顿时感觉不对劲儿,蹭的一声就从凳子上窜起。

    “我的意思就是!当一件事儿的公道,我们通过正常途径,无法得到满足之时!那他妈最好的办法就是,以暴制暴,以牙还牙!”周天突然暴起,手持短小的镰刀,猛然抡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操!”

    付饶本能向后一躲!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镰刀锋刃直接扎进付了饶小臂,他踉跄着后退一步。

    “挺住,别倒!再来一刀,咱俩谈谈方圆腿的事儿!”周天怒吼一声,瞪着眼珠子,猛然再次抡下了镰刀!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付饶身体向后仰着,连续两步踉跄以后,身体失去了重心,而双腿连带着板凳应声而倒。周天紧随其后剁下来的镰刀,直接干进他的肩胛骨,当场血流如注。

    “呼啦啦!”

    另外两人猛然冲上,伸出双手要按住周天。

    “咣当当!”

    周天掀翻饭桌,横抡两下镰刀,直接逼退二人。

    “扑棱!”

    付饶顿时从地面窜起,身体完全感受不到两处伤口传来的疼痛,迈步就跑。

    “要他妈不是我拉着军,就你和黎小权这B养的,早他妈在残联开会了!”周天迈步就追,右手高举镰刀,奔着付饶后背就是一下:“你知道我们面对小岩父母的时候,是怎样的心情?刀,我也有,放着能切菜,逼急了,就能干死你!给我立正,艹你妈的!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付饶感觉后背一凉,身体前倾,脑袋拱开外屋房门,直接钻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呼啦啦!”

    另外两人拿着小破军刺,根本插不上手,只能狼狈不堪的跟着付饶,尥蹶子就往路上窜。

    周天手持带血的镰刀,钻出房门,迈步就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