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177 智者的锋刃
    面包车行驶在街道上。燃★▼文  w、w`w.ranwen.org

    于亮双手握着方向盘,目光盯着风挡玻璃,越想越觉得不太对劲儿,他总觉得哪里出现了问题。

    五秒以后。

    吱嘎一声急促的刹车噪音响起,于亮拿出手机,翻出刚才存上的接头人号码,并没有立马回拨过去,而是直接去了一家市话吧,用他们的电话,再次打了这个座机号。

    “嘟嘟!”

    忙音响起,于亮皱眉等待。

    “喂?”电话里再次传来了刚才那个中年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我市局刑警队的,你这是哪儿?”于亮压低声音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这是小卖部啊?公用电话!”中年随口回道。

    于亮听到这话脑子嗡的一声,他突然明白了过来,周天早都安排好了一个小卖部,随即跟他自己演了一出双簧,从而把自己支开了。

    “啪嗒!”于亮挂断电话,直接奔着面包车跑去,随后准备赶回周天家里。

    “艹你妈的,哎,哎,哎,傻B,你他妈还没给钱呢!”老板披着外套追了出来,随后破口大骂道:“艹你姥姥,两毛钱给你烧纸吧!”

    于亮根本没听到,启动汽车,疯狂的赶往周天家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出租车直奔江北方向,而车上的周天换了一身衣服,脸色红润。

    车很快,不到一个小时以后,它停在了呼兰冰激凌厂。

    “啪嗒!”

    周天下车以后,一边往办公楼里走,一边拨通了郑可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……喂,天叔吗?”郑可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呵呵,大可可,长话短说,我犯了案子……!”周天一边拿着电话快交代着,一边走进了办公楼。

    而他人到办公室门口的时候,周天正好挂断了与郑可的通话。

    “喂,天叔,天叔……你搞什么啊?这么大岁数了,你别扯蛋昂,我过去找你……喂,喂……!”郑可在电话另一头,急不可耐的劝着。

    办公室里。

    显厂长正与已经顶替了张芳的车间主任谈话。

    “厂长,那个张芳出来了,她肯定是干不了了,她的工资还预存三千多块钱,怎么弄?给不给啊?”车间主任问道。

    “咱们吧,不能太没有人情味,三千多块钱是一定要给她结算的!”显厂长喝着茶水,挺多愁善感的叹息一声后,继续补充道:“不过,厂里给她付的那个房子,要收回来……一码归一码,利息不能少……!”

    车间主任一听这话顿时无语,表面笑着,但心里却骂道:“艹你妈的,人家给你卖这么多年命,一个破B付的房子,你还往回要……!”

    “吱嘎!”

    门开,周天钻了进来。

    显厂长顿时愣住。

    “让他出去,咱俩谈谈。”周天步伐稳健的一边往前走着,一边指着车间主任说道。

    “行,你出去吧。”显厂长根本没意识到危险,有些烦躁的扫了一眼周天,随后冲着车间主任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“好,你们聊!”车间主任点了点头,随即推门离开。

    “我说老周啊,你还找我干啥啊?你媳妇不出来了吗?”显厂长皱眉站起了身,牛B哄哄的背着手说道:“社会,讲究的就是个人情!张芳给我工作,我他妈也给她钱了!回头,人家茂名能帮我办事儿,那张芳是不是就显得可有可无了?”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周天挠了挠鼻子,随后从怀里掏出了闪亮的剔骨刀,并且在裤子上还擦了擦刀刃。

    “恩?”显厂长顿时一愣,本能退后两步问道:“你要干啥啊?”

    “你记不记得我跟你说过,做人别太损,要不,报应来了你他妈接不住。”周天别扭的拎着他一辈子也不曾拿起过的剔骨刀,一边往前走,一边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老周,你别他妈扯淡昂!都多大岁数了,你还玩这个?!你不年轻了,别激动,咱俩捋一捋!”显厂长缩着脖子,极其没刚的靠在了墙上。

    “孩子被学校劝退了,前妻多年事业毁于一旦!我特么摸摸兜里现,现在啥JB玩应都没有了,你说说,我还跟你捋你妈B啊?”周天掐着显厂长的脖子,刀尖晃动,轻声说道:“报应要来了昂,你放松点!”

    “天,天……你可不能犯罪啊!你想想你前妻跟孩子!”显厂长惊呼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有袍泽,托妻献子不在话下!”周天干脆的回了一声,随即说道:“艹你妈,病房里碰见白涛,你替我告诉他!春有去时,冬有归日!当我周天俩字,再次出现在h市,那将是一个血淋淋的回马枪!”

    “天,天……我跟白涛真不是一挂……!”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一刀入体,显厂长顿时打了个机灵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办公室房门被踹开,冰激凌厂的员工与中高层将门口堵死,拿着消防栓,拖把等日常用品就冲了进来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楼下警笛闪烁,穿着制服的民警鱼贯而入的钻进了办公楼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江南赶往江北的街道上,于亮开着面包车极前行。

    他刚才已经回到周天住所,看见了满目狼藉的室内,也听邻居简单的说了事情经过。于亮这时候已经明白过来,周天在极度愤怒之下,终于爆了。

    于亮虽然不知道,他跟谁干起来了,但于亮却能猜出来,一旦周天要玩狠的,那么冰激凌厂的老板,一定会在清算名单之中。

    因为,这B养的,碰了周天那边最不能碰的人!

    车里,于亮一遍一遍的给周天打着电话,但却一直没人接,他焦急万分的嘀咕道:“……怎么最理智的人,却干出这么冲动的事儿?”

    是的,于亮以为周天是冲动了,但一步步走的严丝合缝的周天,真的是愤怒之后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,还是他另有别的打算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沈阳,某酒店的包房里。

    林军约了两次,终于把负责招生的人约了出来,席间众人扯犊子聊天,还没切入到正题。

    “滴玲玲!”电话铃声响起,沈曼顺手拿起林军的手机,随后撇着嘴,醋意明显的说道:“喏,电话!”

    “谁啊?”林军一愣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家大可可的。”沈曼冷笑着回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