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181 你是我哥们
    车上,林军打开了周天留下的信封,一张泛黄的草稿纸上,凌乱写着周天的嘱托。● ●燃文小说网w`w`w-.、r-a`n`w、e-n.org

    “大侄子,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,肯定在骂我王八蛋。但你我叔侄情谊,早在万合第一次内部出现分歧时,就打下牢固基石。你当时选择“散买卖,不散交情”,而我也选择为你张罗张罗未来。你我这个约定,十年,百年不变!我入狱,是必然结果,有两点原因:一者,隋文波一家遭遇横祸,而我孩子老婆也惨遭牵连,我胸中一口恶气难平,不出不快。大侄子,你记住,理智永远是为冲动服务的,我已无法忍受,所以,只能拿起我并不擅长的刀枪说话!至此,我不后悔。

    二者,万合目前力量无法与白涛抗衡,而抛弃酒厂是必然选择。但会打斗地主的,手里往往握着小3小4,而傻B拿的却是满手王炸!这件事儿让我不甘,无法释怀,所以,我要分化白涛内部,为以后归来打下基础!而我不入狱出事儿,就很难取得茂名信任,只有连我都忍受不了,茂名才愿意相信,付饶当晚找我,是因为他拿了三百万,想要逼我走……

    大侄子,叔还有两点嘱托。

    一,分化白涛内部,酒厂刘财务的证词很重要,但我跟他接触时间很短,初步判断,总觉得此人虽然仗义,但智商有限,魄力有限。所以,他很可能面对白涛问话时将真相说出,而这时,你只要以他还没拿到的那三百万作为诱饵,便可死死的拴住他的嘴。而这三百万,足够老刘玩命撒一次慌了。

    次之,失去酒厂以后,咱已无立足根本,肖五,龙龙折了,白涛也再难以容忍万合的存在。所以,你要回笼资金,另寻沃土再求展。在这期间,我会是白涛主要报复对象,而你要帮我码平关系,让我暂时无忧。这事儿,你与郑可说一句话,就足以办妥。

    军,女人友情看一时,男人友情看一世。这次我进来也好,养养身体,歇歇脑子,而你我感情不必多说,当你需要,天叔永远在你身边。

    军,刘备年近五十问鼎三分天下,司马懿隐忍半生才露锋芒,牛根生黯然退出伊利,才有蒙牛时代!古往今来,挫折往往代表着独有的经历和成长,而今天遭遇磨难的万合,是为了迎接明日的光辉璀璨!

    闲言少叙,叔愿你们一切安好。

    天叔留字。”

    林军看着泛黄的纸张,心中莫名的情感在澎湃。他很堵得慌,但又无处泄,因为天叔的选择已经有了结果,而他无法阻拦!可他打心眼里,又不想看到这个身体糟糕,平日里只能饮酒止痛的中年人,在监狱里遭受自由被囚禁。

    车快行驶着,林军一直眉头紧皱,目光呆愣的看着窗外,努力的调整自己情绪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咖啡厅里。

    郑可梳着齐耳的短,纤细的长腿交叠着放在一起,两只小手捧着奶茶杯,看着林军说道:“呵呵,你瘦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是吗?今天之前,我应该是胖着的。”林军长叹一声,拉开椅子坐在了凳子上。

    “真想不到,天叔能干出这事儿。”郑可喝着奶茶,摇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他押在哪儿了?”林军直接问道。

    “案地,呼兰看守所。”

    “你估计他能判多久?”林军再问。

    “……重伤是肯定的了,而他能判多久,你比我懂!”郑可无奈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林军听到这话,揉了揉太阳穴,随后冲郑可说道:“天叔的事儿,你得帮帮忙。但我要给你拿钱,你肯定摔我脸上!他判完以后,你能不能按照检察院的流程走,给他改名,往不对口的监狱?因为白涛一定会支反关系弄他!”

    “呵呵,我为啥帮你忙?”郑可挺直接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算帮我,算帮天叔行吗?毕竟咱在一个车里坐着过,一块抓过贼!”林军沉默半晌咬牙回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行。”郑可红唇咬着吸管,思考一下,干脆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谢谢,可可。”林军叹息一声,抱拳说道:“走关系,打官司的事儿,我自己来。”

    “不谢!我还有事儿,先走了。”郑可停顿半天,随后皱着黛眉扔了纸杯,站起身就要离开。

    林军抬头望向郑可,看着她渐行渐远时,突然张嘴问道:“咱们……还是好哥们吧?”

    郑可闻声收住脚步,大眼睛眨了眨,随即顿时撇了撇嘴说道:“老子孤独配红酒,人生中不需要哥们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,二人隔空相对,林军插手看着她,沉默半天后突然咧嘴笑了。

    “你笑个屁!”郑可说到这里时,也笑了。

    “这样多好,起码不尴尬了。你还是以前的大可可……”林军难得有一丝开心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傻B。”郑可轻轻晃动左手的五根手指,迈着长腿,极为洒脱的转身说道:“哥们……好好混吧!”

    “来事儿了,还给我打电话,我可以随时给你邮苏菲……因为咱是哥们。”林军皱着眉头喊道。

    “去你大爷的,从今往后,姐儿杜绝使用这个牌子。”郑可头也没回的扔下一句,大眼睛中有泪花闪烁,推开冰凉的玻璃门,消失在了茫茫人海之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离开咖啡厅以后。

    林军给乐乐,于亮,杜子腾,庆杰葛壮壮打电话,让众人在方圆所在的医院汇合。

    而张小乐和于亮赶到的时候,也带来了张芳和天叔的儿子。

    但当众人集结在方圆病房之时,医院楼下,一个中年,两个青年,他们开着一台破旧无比的“八手奥拓”,正贼眉鼠眼的在车里聊天。

    领头一人剃着劳改犯的光头,正在车里絮絮叨叨的BB着:“你们都不知道,你大程哥在里面的时候,是个啥段位?!三监区的佟管教狠不?你问问那些挂十五年往上的劳改犯,哪个见到他拿皮管子不哆嗦?但哥们就是不杵他,去年过年,他JB让我刷厕所,但我当时就急眼了,两个炮脚直接给他定位,脑瓜篮子差点没给他踢碎!后来,他都不知道是谁打的!”

    “程哥,管教系不系瞎啊?你都给他定位了,他都不知道是你打的 ?”旁边的青年扯着脖子,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懂个JB,程哥当时肯定是使活儿了,从后面定位的。”另外一个青年,非常懂的替程哥辩解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程哥,还是你牛B!”青年听到这个解释,顿时钦佩的竖起了大拇指。

    “那必须牛B!生命在于折腾,而折腾的精髓,就在于作死!你不作死,你永远不知道自己的潜力!”程哥傲然说道。

    ps:今日周五,本来应该加两更。但马上临近年关,这只加两章的话,也有点说不过去。所以,周五加更直接改到下周一,也就是大年初一那天!而加更数额也最少翻倍。

    熟悉我的人都知道,说到哪儿,那就肯定做到哪儿。

    而且从下周开始,加更也全部改到每周一。大家如此死挺,我心里有数,在不影响写作状态的情况下,我肯定会尽量快点整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