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192 心碎厕所
    厕所内,由于是L形格局,所以,林军率先看到了黎小权,但黎小权和他朋友,暂时还没听见外面的动静,也没看见门口进来一个人。火然??? ?文  w?ww.ranwen`org

    “嗷个JB,赶紧走。”黎小权人傻胆大的骂了一句,随即扯着朋友的脖领子,就往外窜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洗手间室内,林军身体虚靠在墙壁上,突然间伸出右手,直接扯住了黎小权朋友的脖领子。

    “啊!”黎小权朋友吓得瞬间筛糠,极为尖锐的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林军左拳紧握,食指凸起,简单粗暴的一拳,打在了黎小权朋友的太阳穴上,使他当场翻了白眼,身体一沉,直接休克在了地上!

    “噗咚!”

    黎小权本能后退,但由于太过紧张,加上地砖湿滑,导致他身体仰着,一个屁墩儿直接坐在了地上!

    “嘎嘣!”

    林军晃动了一下脖子,从左手上解下腰带,步伐迅的冲着黎小权走去。

    “大哥,大哥……钱你们不拿了吗?别弄我,我没看见你!”黎小权此刻彻底哆嗦了,牙齿打颤的冲林军喊道。而且他眼睛明明盯着林军蒙着的脸颊,但在高压之下,大脑好像失去了基本功能,看着林军的景象,竟然是晃动的,宛若被踢倒的摄像机!

    “艹你妈!”林军看着黎小权,压抑了数月的怒气,埋怨,不甘等一系列负面情绪,犹如火山爆!

    “大哥!”黎小权双腿剧烈冲动着喊道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林军用肘部关了厕所电灯,随即抬腿就是一脚,直奔黎小权裤裆。一声闷响过后,黎小权身体飞出半米远,双手捂着裤裆,嗷的一声惨叫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林军用腰带拴住黎小权的脖子,两手用力往后一勒!

    “呃……!”黎小权下体疼痛,但脖子又传来强烈窒息的感觉。他双手扣着脖上皮带,身体痉挛的在地上抽搐,眼珠子凸起,十分吓人!

    “B崽子,法院判不了你,那他妈我就判了你!”林军两手用力猛拉,皮带勒着黎小权的脖子,直接将他身体拔起。

    “当当当!”

    黎小权脚丫子刨着地面,根本挣扎不了,喉咙里出低吼的**,嘴鼻流出长长的津液!

    “咚咚咚!”

    突然间,就在这时,门外传来快敲门声,紧跟着有人问道:“里面有人吧?开门!”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即将失去意识的黎小权,卯足力气一脚蹬在了厕所门上,泛起一声明显的声响!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林军眉头轻皱,咬牙看向了门口。

    “咣,咣!”

    门外的人没再搭话,而是剧烈的踹着门板。

    “操!”林军皱眉骂了一句,低头一扫黎小权,随即抽回皮带,右脚连续抡了两下,一脚砸在黎小权脑袋上,一脚踢在了他的裤裆。

    “嘎!”

    黎小权嘴里猛然抽气,眼珠子瞪着躺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门开,外面冲进来四五个人,他们刚一进里屋厕所,就看见窗口有一人快窜了出去,随后消失在了夜色中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冲进来的人按了一下开关,屋内灯光再次亮起。

    黎小权和他朋友躺在满是水渍的地上,全都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我操……这不是黎家那个孩子吗?”进屋的人惊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赶紧看看!”另外一人赶忙弯腰,急迫的用手掌试了一下黎小权的鼻息,随即喊道:“还有气儿!”

    “他裤裆咋有血呢?”带队的汉子,低头一扫黎小权的裤裆,脑袋嗡的一声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另外一人扯着黎小权的运动裤往下一拉,只见黎小权裆部全是鲜血,那个“垂头丧气”的**,蔫巴巴的趴在大腿一侧,小眼儿之中疯狂冒着鲜血,对,是冒着,不是流……

    “……大哥,蛋碎了!”拽下黎小权裤子的人,抬头结巴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碎了?碎……他妈几个啊?”带队的人咽了口唾沫,话语急迫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有啥区别吗?”

    “送……送医院,完了,出大事儿了!”带队的汉子毫不犹豫的扛起了黎小权,随即两人拖着黎小权的屁股,就快往外赶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绿溪山庄,今天热闹无比,三层小楼区域内全部被警察封锁,辛苦的刑警正在勘查着现场。

    这次案件,一共死了四个人。地下停车场一个保安,大厅里也干死两个,分别是一个保安,一个客户,还有财务那边也死了一个。

    除去当场死亡的人以外,这次案件重伤七人,伤的最重的是两个女财务,被剧烈爆炸所冲击,人已经昏迷,脸上,身上,有明显石块碎片镶嵌在了皮肤里。

    而白涛和冯殿臣已经离开了现场,二人躲在游客区的包房里,正在快商量着。

    “……电话打通了吗?”白涛快问道。

    “老黎根本不可能跟咱联系,我给他秘书打电话,但是是秘书爱人接的,态度梆硬,扔下一句不在后,就挂了。”冯殿臣额头冒汗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这回完了。”白涛脑袋嗡的一声,噗咚一声坐在了床上。

    “事儿确实大了!”冯殿臣一口接一口的裹着烟嘴。

    “死人了,肯定就抹不了了,记者马上就会来!咱咋交代啊?”白涛搓着手掌,心里传来特无助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涛,绿溪的脏事儿基本捂不住了!你要说这里面很干净,那就是嘴硬找死!我的意思是,咱直接承认!承认组织赌博!”冯殿臣一咬牙,干脆利索的回道:“法人是我,我认判认罚就完了呗!”

    白涛听到这话,猛然抬起了头。

    “事儿出了,总得有一个人站出来!咱要不承认,老黎都不答应啊!”冯殿臣嘴唇干裂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白涛看着冯殿臣,嘴唇抖动,一句话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啪啪!”

    冯殿臣也看着白涛数秒,随即一笑,用力的拍了拍白涛肩膀,二人没再对话,冯殿臣干脆利索的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空旷的室内,没开灯,光亮微弱,白涛低头听着冯殿臣的脚步越来越远,口中出吭哧吭哧的声音,双眼含泪,捂着胸口直接栽倒在了地毯上。

    二十分钟以后,冯殿臣,连同二十多个绿溪高管,全部被刑警带走,而且根本没经过区分局,而是直接押到了市局大案队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野地里。

    林军也不知道从哪儿弄了一套衣服,虽然不合身,但基本能穿。随即,他把身上所有的旧衣服,包括袜子,裤衩,等物品全部脱下来,绑在石头上,扔进了野水泡子里。

    但由于他没找到鞋,所以只能从顺手拿的运动服内里撕下来一部分,绑在了赤着的脚上。

    做完这一切,林军准备离去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大灯光芒亮起,一辆金杯从土路开了过来,随即停在了大野地里。

    “艹!”

    林军一惊,直接趴在了土坑附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