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193 案发两小时后被捕(加更1)
    林军趴在大野地里,屏息看向前方的金杯,并且一眼就认出来,此车,就是刚刚的作案用车。? 火然?文? ??? w?w?w?.?r?a?n w?e?n?`o?r?g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金杯车门弹开,里面一共走下来五人,而且穿着打扮,正是刚才血洗绿溪的那帮悍匪。

    五人下车以后,基本没有啥语言交流,而是将作案用衣,全部换掉,并且打成一个大包,扔在了车里。随即单独有一人进车里,进行二次清扫,寻找可能留下来的线索。而剩余四人则是蹲在地上,打开了两个登山包开始分钱。

    林军看到这幅景象,顿时直撇嘴说道:“……这活儿干的太糙了。”

    评价完以后,林军身体慢慢向后移动,就准备尥蹶子先走了。

    金杯旁边,纹身男子,一边拆卸着81式自动步的枪械零件,一边话语简洁的说道:“我要一个包,剩下的你们拿走!”

    “行!”众人看见纹身男子如此霸道,竟无一人敢说别的。

    “小野跟我走,剩下的分开跑。咱能出去的,那是命,但没出去的,要是给我咬同案,你们知道我啥脾气……!”纹身男子声音不大,但在团伙里却有着绝对的统治力,同是亡命徒,但其他人就是听他的。

    “你说咋整就咋整!都JB死罪,咬了谁也活不了!”旁边一人轻声回道。

    “能出去的,老方法联系。有活儿,我会找你们的!”纹身男子说完这句话,随即拎着登山包就站了起来。而他旁边叫小野的青年,收拾了自动步的零件,随后拿着两把压满子弹的手枪,直接跟着纹身男子离去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一桶汽油泼洒进了金杯面包车里,随后打火机紧跟着扔了进去。有人可能会很不解,说你都准备烧车了,那为啥还要进行二次清扫?其实,这才能看出来这帮悍匪心细如丝,因为车即使烧起来,有些线索也不一定能完全清干净!

    大火几乎在瞬间燃起,众人分完钱以后,都准备各自离去。

    而患有偷窥癖的林军,此刻双脚缠着布条子,已经都撤到野水泡子的中央位置,但突然看见野地里火起,使他忍不住回头扫了一眼。而这一扫不要紧,他的目光突然聚焦在了纹身男子的脸颊上,并且借着火光,一眼认出了此人是谁!

    “我艹,他还能干这事儿呢?”林军皱着眉头,惊愕无比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一声闷响,金杯面包车卷起冲天火舌,悍匪团伙离去,而林军也消失在了夜色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黎小权当天晚上转了两次院后,直接进了本市最好的医大一院。经专家会诊后,得出结论,此人一共两个蛋,但已经碎了一个半,目前神仙也挽救不回来了……

    而黎小权出了如此大事儿,老黎竟然没有第一时间赶到,来医院的还是母亲秦芙和他表弟。但得知医大一院的大夫无能为力后,秦芙表弟马上联系了北京的有关医院和朋友,准备立马转院。

    市局局长虽然没有过来,但亲自给秦芙打了一个电话,表示慰问。而一向冷静的秦芙却突然抽泣,无比哀伤的说道:“受伤害的不是我家一个孩子!大庭广众之下,持枪杀人,抢劫!不论他抢的是什么地方,我们普通百姓,都有权要求尽快破案!”

    “小秦,从公来讲,我和老黎是同事,从私来讲,权权管我叫叔叔,省公安厅已经做出批示,马上就会有结果!”市局领导柔声安慰道。

    而此次绿溪生的重大案件,就是没有受到牵连的黎小权,光凭死了四个人,并且动用了自动步枪,那也是惊天大案。市里,乃至省里,不会因为一个官二代,而更加认真负责,因为这事儿不管死的是谁,也必须快取得成果。

    凡是警匪片儿,或者是文艺作品,都喜欢先捧高智商的专业劫匪,他们把这些人几乎都捧神了,似乎无所不能。因为只有这样,观众才能感受到警察反败为胜的所谓爽点。就像前段时间华仔演的那个《风暴》,号称要攻陷香港中环,把警察在里面表现的除了傻B和仅剩的血性以外,几乎刻画的没有任何智商。如果没有华仔压阵,这个片子,最后就是个赔钱的东西。

    但事实上是什么呢?

    香港我不知道,但在国内,咱们国家的警备力量可以排到世界前三,不论是出警度,还是侦破案件的执行能力,都是相当牛B的。

    对于一个大国来讲,除去枪械管制条例以外,大案破案率高达百分之七十左右,这是很多国家望尘莫及的。因为外国人根本不懂,什么叫侦破任务,也不懂什么叫没达到破案率,底层,中层,甚至高层的司法机构会遭到削减经费,或者进行内部处罚的规定。

    这种硬性规定,虽然有一定坏处,甚至有点不讲理。但对社会治安来说,那就是好处,而对老百姓来说,也是福音。

    咱得相信专业的,受过刑侦教育,有着一定文化素养,再加上刑警队师傅带徒弟的模式,这样产生的刑警,怎么可能会一无是处?

    只要想抓,那一定会有结果!

    但这不是非黑即白的定论,不排除有高智商,高学历的亡命徒,让刑警在侦破过程中会很吃力。但绝大部分的犯罪分子,他们都是底层的社会人士,甚至都没接受过九年义务教育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案生两个小时以后,全市基本就被封死了,国道,高,客运站,火车站,机场,黑车聚集地,全部都有防暴队和挂着特警Logo的巡逻车。

    大街上,警灯来回穿梭,交警全部出大勤,卡在主要干道,几乎每车必检!

    纹身男子和小野不知道去哪儿了,暂时没有露面,而他们的一个同案却是急不可耐,因为这货手里有钱,去哪儿都不放心,所以,准备溜出去。

    太平凤翔村,悍匪团伙的这个枪手,爬上了一辆去往寿光拉菜的挂车,随后藏在苫布里启程了。

    市区内的岗,几乎一次性通过,因为交警根本没查这种车。

    但挂车一上国道,情况突然有了变化,分调过来的武警拦路,荷枪实弹的挨车检查。

    四五分钟以后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苫布突然被掀开,一个人影嗖的一声从车上跳下来,随即埋头就往大野地里跑。

    “亢!”

    武警鸣枪,扯脖子喊道:“站住!”

    悍匪根本没回头,越过壕沟低头狂奔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两个武警跪姿端起了枪,中队长直接喊道:“崩他!”

    “亢!”

    一声枪响,悍匪右腿泚泚冒血,一头扎在了大野地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