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196 离去是否再相遇
    绿溪庄园出事儿的第二天,又有一名悍匪落网,他是当天开金杯的司机,在h市周边的亲戚家里被掏住。??? ? 火然?文 ?? w?w?w?.?r?a?n?w?e?n`org抓捕人员翻出来一把手枪,一颗手雷,还有一百九十万现金,这是他所得到的全部赃款,一分没花。

    如此迅的侦破,让市里公安口的领导精神振奋,随即再次做出跨地抓捕部署,但这次行动进程却非常缓慢。主犯大佛,从犯小野,和另外一位在逃人士,宛若石沉大海,一点线索也没有。而被抓的那两个人,不论怎么审讯,就是死活不吐口,据说在看守所里也遭受到了特殊对待,但这俩亡命徒显然是老油子,应对非常自如。

    这边大佛和其他从犯的线索逐渐断了以后,绿溪庄园法人代表冯殿臣,和十几位直接负责人,也被依法批捕。他们的罪名是非法组织赌博,容留卖yin,而这帮人落网的当天,绿溪山庄被依法查封。

    绿溪山庄中,昨天风光无限,今日却一片萧瑟,整洁的院内人烟稀少,大风吹着尘土,打更的老头裹着军大衣,拎着盒饭,走在宽敞的大院,看着无限凄凉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看守所,管教室里。

    白涛仿佛一夜长出了白头,脸颊双侧塌陷,嘴唇干裂,衣着虽然整洁,但满眼的红血丝,让人看着非常憔悴。

    “……老冯……你得呆一段了。”白涛一声长叹,双眼充斥着许多无奈。

    “进来的时候,我就有这个准备。但咱人缘好,逢年过节,凡事认识我的,我都没忘了他们。放心吧,我不遭罪。”冯殿臣穿着号服,低头抽着烟回道。

    “我就多余弄这个山庄。”白涛搓着脸蛋子回道。

    “涛,问题不是出在山庄上!咱不能因为一次被狗咬,就再也不吃狗肉了!风声一过,换个地方,你还得把山庄支起来。有它,咱方便的多。”冯殿臣细心的劝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白涛看着冯殿臣,沉默许久后说道:“黎小权……可能也废了!”

    “我总觉的这次劫绿溪有点古怪。按理说他们整钱是第一目的,但为啥又非得找你呢?而且还傻BB的弄了黎小权,图啥呢?”冯殿臣十分不解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有没有可能是他?”白涛暗指林军,因为既跟黎小权有仇,又跟自己过不去的只有林军。

    “杀四个人,整出七个重伤,让省公安厅都急眼了!然后他就为了整你俩?这圈子饶的有点太远了吧,疯了?”冯殿臣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会他妈是谁呢?”白涛也十分上火。

    “……刑警队那边还没查出点眉目?”冯殿臣问。

    “没有!”白涛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……那事儿就啰嗦了,我现在也出不去,很多事儿也看不懂。”冯殿臣叹息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我烦的就是这个!付饶和茂名已经开始闹不和,现在下面总弄一些小动作。你不在,我心里不安啊!”白涛长叹一声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冯殿臣再次低头抽了一口烟,但没吭声。

    “老冯,以前是咱不行,所以你进去,我自己在心里能解释过去。但现在咱行了,你还进来了,我心里有愧啊!”白涛看着冯殿臣,心中无限酸楚。

    “涛,我能替你进来,那他妈不算事儿。我就怕有一天,连我都替不了你了,那咱就是真完了。”冯殿臣长叹一声,随即掐灭烟头,眯着眼睛说道:“老黎不上去,那基本就是下来。咱太依赖他了……涛,后路越多,越不嫌多!早做打算啊!”

    “恩!”白涛沉默许久,缓缓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林家客厅。

    “爸,有个事儿,我得跟你说一声。”林军双手捧着茶杯,低头沉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。”林父听到这话,随即收起二郎腿,摆正身姿,挺正式的将目光看向了林军。

    “我可能还得离开家一段时间,想去外地闯一闯。”林军说完这句,随即皱眉立马补充道:“但这次我真没惹事儿,更不是逃避啥制裁。”

    “行,去吧。”林父嘴角抽动,语气平缓的回道。

    林军听到这话,讶异的看着父亲,双眼充满不解,随即忐忑的笑着问道:“呵呵,我以为你得骂我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他妈没惹事儿,我骂你干啥。”林父没好气的回了一句,随即摆手说道:“滚吧,滚吧!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给你订了一张按摩椅,治风湿和颈椎病的,一会送过来。”林军万分愧疚,低头搓着手掌说道。

    “恩,赶紧走吧,你朋友可能都等半天了。”林父微微点了点头,手臂硬朗的挥了挥。

    “恩,走了。”林军不再墨迹,蹭的一下站了起来,随后冲着屋内喊道:“妈,那我走了昂!”

    “啊,走吧,走吧。”母亲不忍送别,躲在屋里轻声回道。

    林军扫了一眼,这个只有逢年过节才回来几次的家,随即皱着眉头,果断迈步冲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“啪嗒!”

    当林军手掌搭在门把手上, 背对着父亲,背对着家庭,迈步就要离去时。

    父亲坐在沙上,端起茶杯,突然低头说了一句:“儿子,咱家过年买的年货,到现在还没吃完,都在冰箱里冻着呢……没事儿,回来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林军听到这话,虎目含泪,背对着父亲,咬牙回应道:“恩。”

    “恩。”林父也点头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咣当。”

    门关上,回音久久响在楼道里。

    在家呆了不到十个月的林军,与杜子腾再次启程,地点未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看守所回往市区的路上,白涛坐在车里,左手托腮凝望着远方,心情极度烦躁。

    “滴玲玲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电话铃声响起,白涛顺手接了起来,立马笑着说道:“喂,沈哥!”

    “干啥呢啊,涛?”电话里传来一个中年爽朗的询问声。

    “没干啥啊,要去公司呢,呵呵。”白涛随口答道。

    “我听说家里出事儿了?”沈哥主动问道。

    “恩!”白涛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来我这儿溜达一圈吧,正好我有点想法要和你说说。”沈哥干脆的邀请道。

    “啥事儿啊?”白涛一愣。

    “来了你就知道了,我有两个朋友也在这儿呢,浙江的。”

    “行,我知道了。”白涛一听这话,沉默数秒后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夜幕降临,一辆佳木斯开往吉林省,送玩具的短途挂车缓慢起步。货箱最底部,大佛和小野坐在一人多高的纸壳箱子里,透过用手抠出来的通气孔,望着天空上的繁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