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198 图们江
    和龙市,南坪镇,南坪村附近,总长7oo多公里的图们江蜿蜒曲折,它就像一道屏障,阻隔了中朝两国。?火然文???  w?w?w?.?ranwen`org

    此时,已经进入四月份春季。大的复苏,一抹抹稚嫩的绿色已经悄然冒头在黑土地上,江水澎湃流过,岸边两侧全是深不见底的树林,景色独特,让人目眩神迷。

    一共五台车从颠簸的土路行驶到这儿,随即靠岸停下。

    “咣当。”

    车门缓缓敞开,众人走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涛哥,车开不过去,咱得坐小船。”小崔点了根烟,笑着冲白涛说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还坐船呢?”白涛一愣,随即说道:“上回我来工厂,好像不是这儿啊?不是在南坪村里吗?”

    “呵呵,涛哥!咱这个买卖讲究流通,总在一个地方呆着,它不养人啊!”小崔随口答了一句,随即摆手张罗道:“哥几个,来把车都往后停停,一会我打个电话,让人直接开南坪镇里去!”

    “你等一会!”白涛沉默数秒后,突然摆手叫停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小崔回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给老沈打个电话。”白涛掏出了手机,目光随意撇了一眼小崔。

    “我打吧。”小崔也掏出了手机。

    “不用,呵呵。”白涛一笑,随即直接拨通了老沈的号码。

    “嘟嘟!”

    电话里传来了忙音,随即老沈的声音响起:“咋了?涛?”

    “哎呀,我都到你厂子了,呵呵,你在那儿呢?这地方没咋变样啊!”白涛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老沈听到这话,短暂停顿不到一秒,随即撇嘴回道:“你喝了啊?扯什么犊子呢?我工厂搬家了,它咋能一样呢?我就在工厂门口呢,咋没看见你呢?”

    “哈哈!我刚到图们江边上,打个电话想问问你,用不用给浙江的朋友准备点东西。” 白涛眨了眨眼睛,随后直接岔开了话题。

    “不用,我都备好了!你这老炮,真是越来越精了。”沈哥笑了。

    “亢!”

    沈哥说完这句,白涛突然听到电话里面传来枪声,随即问道:“咋了?”

    “啊,没事儿,大城市里来的,没怎么见过,玩着呢。”沈哥随口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行,那一会见面说吧。”白涛点了点头,随即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咱走啊?呵呵。”小崔看见白涛挂断电话,随即龇牙问道。

    “走吧!”白涛背手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分钟以后,众人登上柴油动机的三艘小船,随即顺着图们江开始往下疾驰。

    “哥,我看他们咋有点怪呢?”谭铮左手把着栏杆,右手夹着烟,皱眉冲白涛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咋了?”白涛扭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刚才咱从和龙走的时候,我看见那个小崔车上有枪。原本这也没啥,但咱都上水面上了,他还有必要拿着长响儿?!干啥啊?要打朝鲜啊?”谭铮十分疑惑的抽烟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觉得有点怪,你看三艘船上,两帮人分的特清楚,除了开船的以外,他们是他们,咱们是咱们……!”茂名皱眉回了一句,随即有点想不通的说道:“不过老沈没必要整啥幺蛾子啊!”

    白涛刚开始觉得自己有点疑神疑鬼,所以才给老沈打了个电话试探,但现在茂名和谭铮也感觉不对劲儿,这说明,对方确实有点反常。

    图们江两侧全是树林子,基本一个人都没有,如果心里没鬼,你可以尽情欣赏风景,但对于白涛这群人来说,这儿看着确实有点渗人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前方小崔的船突然调整方向,开始向右岸靠近,白涛虽然不了解地理,但起码的方向感还是有的,所以,他感觉路好像越走越偏。

    “小崔,是不是走错了?”白涛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没有啊!这是南坪村下游方向。”小崔的声音伴随着轰鸣的动机声,快传来。

    “妈的,我还是觉得不对劲儿。”谭铮舔着嘴唇扔掉了烟头,随即站起身向两岸望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三艘小船前方两公里处树林子里,军绿色行军背包卡在了一个岩石下面,一个剃着小平头,身材不算高大,但身体结实的青年,从一米多长的长方形盒子里,拿出了军绿色的枪械零件。

    “咕咚。”

    这人旁边一个身材魁梧,穿着皮夹克的青年咽着唾沫问道:“大哥,这谁啥JB玩应啊?枪管子比我大腿都长!我操!”

    小平头青年撇了他一眼,随即戴上战术手套,几乎是单手组装上了枪械,随即冲着皮夹克问道:“你知道,你姐夫以前是干啥的吗?”

    “不造啊!”皮夹克看着用三脚架固定好的战备,再次咽了口唾沫问道:“他干啥的啊?”

    “我比他入门晚,我第一次办事儿就是他带着的,我是备用观察手。”小平头回了一句,随即继续问道:“你叫啥啊?”

    “我叫杜子腾,你也可以叫我迷醉的羔羊!”

    “妥了小杜,今天我没带双脚固定架。来,你滚我后面去,用手推着我双脚腕。“小平头干脆的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“哥,我就想问问……这枪干篮子上,能不能打出群星璀璨的效果……!”杜子腾欠欠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滚犊子。”

    “妥了!”杜子腾点头,随即爬到小平头身后,用双手托住了他的双脚腕子,充当人体固定架。

    “喂。”小平头趴下以后,左手缠着炮狙带子,右手端住枪柄,随即冲着耳麦说道:“半米高狙击优势,视野平台良好,但狙击区域笔直,水流稍急,从行入点流过,船会很快,你要给我半米预判……!”

    “他呢?他干啥?”对讲系统里传来回应。

    “他怒了,说要亲手染血图们江!”小平头笑着回道。

    “我大班长威武!”对方调侃着回道。

    “嗡嗡!”

    马达声越来越近,三艘船乘风破浪而来。

    中间船只位置,谭铮站在狭窄的甲板上,突然冲白涛说道:“哥,真不对劲儿!你他妈看看,中国界碑在那边!咱他妈的过境了!”

    “唰!”白涛扑棱一下站起,随即向对岸望去,确实看见了中国界碑。

    “艹你妈,停船!”茂名瞬间拔出手枪,直接顶住了开船的师傅。

    “岸边的哥们,人我给你领到了,沈哥呢?”小崔瞪着眼珠子冲岸边喊道。

    树林里,小平头端着炮狙,突然高喊:“白涛是吧?我军爷,让我用子弹向你致敬!咱们朝鲜境内试试火力!!”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一声巨响,整个林子震颤,炮狙有明显抽动,子弹瞬间飞起!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中央船只出一声巨响,动机瞬间洞穿,干出一个直径半米的大口子,根本没有爆炸的机会!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岸边,林军枪口低垂,上身穿着军绿色跨栏背心,双腿套着战术迷彩裤,一身结实的肌肉隆起,从林子里一闪而过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