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205 过江龙
    浴池包房里。燃文小?说   w w?w?.?r?anwen`org

    沈曼拿着一次性牙刷,小白手捋着梢,贱贱的走到熟睡的林军身边,随即用牙刷,恶狠狠的刷着林军脖子上的红印儿。

    “……别他妈捅咕!”林军迷迷糊糊的以为是杜子腾呢,随即粗暴的用手扒拉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根谁他妈他妈的呢?!你给我立正!”沈曼磨着牙,声音尖锐的喊道。

    “啊?”林军听到这个声音,扑棱一声坐了起来,随即看着沈曼有点懵圈的问道:“来……来了啊?你拿刷子刷我干啥啊?”

    “你埋汰不?”沈曼瞪着大眼睛,拿着刷子指着林军脖子上的红印问道:“这肿么回事儿,让谁给啃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别扯犊子,我这是拔罐了。”林军摸了摸脖子,伸手就要抓沈曼。

    “去你大爷的,你家拔罐往耳朵后面拔啊?!”沈曼勃然大怒,拿着刷子捅着林军鼻孔说道:“来你下来,我要上政治课!”

    “你好像虎,你见哪个老娘们有这么大嘴唇子?!拔罐器的印儿看不出来啊?”林军嗷的一声窜起,穿着大裤衩子直扑沈曼喊道:“还他妈要给我上课,我还想给你上课呢!成人教育,现在就上!”

    “滚蛋!这地方的被子谁都盖,都不消毒,脏死了,你赶紧滚一边去!”沈曼嫌弃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吱嘎!”

    门口泛起一声脆响,张小乐一抬头,看见林军抱着沈曼正要往床上扛,随即尴尬的站在原地说道:“练着呢哈?……那啥,你俩练吧……缺器械就吱声,这是浴池啥都有……!”

    “滚!”沈曼拿着枕头就飞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练吧,练吧!”张小乐羞涩的连连点头,随即快离去。

    “练不练啊?”林军抱着沈曼,龇牙问道。

    “练个屁,太脏!”沈曼烦躁的摆了摆手,随即指着椅子上的一大堆包裹说道:“新衣服,连内裤,带袜子,全给我换了!”

    “哎,有媳妇,真好!”林军感叹了一声,随即踢飞地上的一摊臭衣服,立马扎进了浴室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楼下浴池早餐区。

    方圆,张小乐,葛壮壮,庆杰等残联四侠都在,残联女士组的还有蜜蜜,小熙,和大曼姐。

    “咦,嘴唇子咋肿了呢?”张小乐疑惑的看着杜子腾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妈B的,让李英姬给忽悠了,他非要让我放松一下嘴,还要比赛……操,这一下放松大劲儿了,我嘴唇子现在好像还安个电-动棒似的,可麻了……!”杜子腾没啥胃口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哎呀我操,他这儿还有鲍鱼呢?来,子腾,整一块!”方圆拿着鲍鱼沾了沾汁儿,就给杜子腾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呕!”杜子腾看着鲍鱼一阵反胃,随即直接窜起奔着卫生间跑去。

    “他咋了?”沈曼随口冲林军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昨晚吃多了呗。”林军狂汗。

    “军,亮亮和天叔的案子,我都找律师了……大可可那边……哦,不对,是老彭那边说判肯定是得判,但判多长时间,就要看检察院那边怎么起诉了。”张小乐说道大可可的时候立马收声,并且机智的换了个人名,随即冲林军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他俩这事儿不是一天两天能办出结果的,你让律师先跑着吧,等案子到了检察院的时候,再往上顶“币子”吧!”林军沉默一下,随即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张小乐一听林军说这话,就没再吱声。他知道这是沈曼在旁边,所以林军的意思是要回头找他单谈。

    “情况怎么样啊?”方圆的腿虽然能走路,但还是不敢吃劲儿,要拄着单拐,行动很不方便。

    “就昨天晚上见了一面,剩下的还没谈呢。”林军粗略的答道。

    “要真在这儿住,那必须得弄个房子啊,也不能总住宾馆啊!”葛壮壮提出了建议。

    “踏踏踏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李英姬涂的雪白色的头,穿着一身朋克式的机车服,疯疯癫癫的从外面走了进来,并且扫了一眼瘸了的方圆和打着石膏的葛壮壮,顿时大咧咧的说道:“霍,这都从哪儿整来的妖魔鬼怪?干啥啊,要看病啊?”

    “这货谁啊?”庆杰懵圈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大哥就是昨天晚上跟杜子腾放松嘴的那个……!”林军解释了一句,随即看着李英姬的嘴唇子说道:“哎,你挺扛干啊?昨晚比完赛,杜子腾肿了,你咋啥事儿都没有呢?”

    “他是什么选手?那在我面前就是小学生!”李英姬不屑的挥了挥手,随即从兜里掏出两串钥匙,一副是车钥匙,一副是房子钥匙。

    “几个意思啊?”林军一愣。

    “我叔知道你们没地方住,就让我给你们整了个房子,是独栋二楼,临街,地点挺好的,周围生活设施也齐全!车也不是啥好车,一台老款君越,你们开着买东西方便!”李英姬翘着二郎腿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呵呵,你挺值钱啊?”张小乐看着林军,笑着调侃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算啥啊,是你们残联众将值钱!”林军冲着张小乐一抱拳,随即思考了一下,冲着李英姬说道:“咱叔是不是有点太着急了?我不说,林子的事儿,我得想一想吗?这东西我要拿了,回头不干活,那不尴尬吗?”

    “哎呀,你想多了,这点B玩应算个什么事儿?你拿着吧,就是合作成不了,那我还不得给你们找个地儿住啊!”李英姬虽然不着调,但绝对好客,人好客,嘴也好客……

    “行吧,那替我谢谢咱叔。”林军想了一下,直接把两把钥匙扒拉到沈曼的包里。

    “那吃吧,吃完,我带你们去看看房子。”李英姬点了根烟,随后冲着服务员喊道:“来,再给我上两份自助鲍鱼,我就爱你家这一口,咋吃都没够……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头。

    孝东躺在林场的办公室里,还没起床,就接到了一个电话。

    “……还睡呢?”对方问道。

    “有事儿说!”孝东打了个哈欠,声音沙哑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昨晚李瘸子招待的那几个人,你可得注意点。我打听了一下,这帮小子在家里确实挺炸刺儿的!李瘸子虽然自己胆小,但捅咕别人的胆子可不小。今儿一早,我听说他那个大侄子,给这帮人安排房子和车去了。”对方提醒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哈!”孝东再次打了个哈欠,沉默了足足三四秒后,才缓缓回道:“行,我知道了。回头,我找找这帮过江龙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