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213 守山者
    “扑棱!”

    钟大爷这嗷唠一嗓子,直接给屋里床上躺着看小说的一个三十多岁男子,吓得瞬间坐起。?  ?燃文小说   w?w?w?.ranwen`org

    “咋了,钟叔?”男子身材瘦弱,坐在床上,双眼迷茫的看着钟大爷。

    “咣当。”

    钟大爷随手关上了门,声音虽然小了几分,但还是有劲儿的呵斥道:“是不是拿人家钱了?”

    “啥……啥钱啊?”

    “还扯犊子!”钟大爷虎目圆瞪,两步走过去,用左手拿起桌上保安服的武装带,指着干巴三说道:“别让我抽你,麻溜滴!”

    “钟叔,外面全是……人……!”林场臭名昭著的干巴三,挺难为情的咽了口唾沫。

    “一会晚上,从哪儿拿的,给人家放哪儿去。”钟大爷沉默一秒,干脆的说完以后,随即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钟大爷背手走出房子以后,扫了一眼林军说道:“晚上喝点啊?”

    林军一看钟大爷没提钱的事儿,随即也就没问,愣了一下点头说道:“行,喝点。”

    “我有酒,你整点菜!”钟大爷略微一点头,随即背手就走回了自己的打更房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林军看着钟大爷的背影,随即冲沈曼说道:“一会你跟送货的说,留点熟食啥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有心思吃啊!丢了五千块钱……!”沈曼瘪嘴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傻样!”林军摸了摸沈曼的头,咧嘴一笑,随即背手就走进了伐木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上,七点多,山间天色大黑,林军,沈曼,张小乐,方圆,还有留在山上的杜子腾,一块去了钟大爷的打更房吃饭。

    众人围坐在木板房里,钟大爷在浑浊的玻璃酒桶中,用水瓢接出来能有一斤多,用草蛇,人参,鹿茸等物泡好的白酒。

    酒色黄,味道浓郁。

    林军最近已经彻底喝懵B了,一看见酒,本能的说道:“有点多吧。”

    “五个爷们,一斤酒都整不了,你还活着干啥?”钟大爷不容置疑的说了一句,随即左手抖,声音浑厚的说道:“你倒!”

    “好叻。”杜子腾立马起身接过水瓢。

    酒倒进杯里,众人开始动筷。而钟大爷扫了一眼桌上的食品,顿时直撇嘴,随即抬头冲着沈曼说道:“姑娘,你去厨房,给我整点酱和大葱,再拿点干豆腐。”

    “哦,好。”沈曼有点怕这个老头,随即乖乖点头就走出去了。

    既然是喝酒聊天,那难免就得找点话题,林军拿着筷子,随口冲老头问道:“钟大爷,您在这林子里,得有不少年了吧?”

    “生在这儿,长在这儿,以后也得死在这儿。”钟大爷接过沈曼递来的瓷碗,随即倒上有些臭烘烘的大酱,话语简单明了。

    “一直没出去过?”张小乐有点惊讶。

    “啥也不会,出去干啥,还不得饿死啊?”钟大爷双手颤抖非常严重,他撅着一根手指粗的大葱,随即抹点酱卷在了干豆腐里,然后一口直接吞下去,不停的在嘴里咀嚼。

    林军觉得钟大爷说话,有点凶,但却每一句都很有道理。

    “哎呀我操……这是酒吗?这是酒精吧!”杜子腾小抿了一口白酒,顿时呛的直咳嗽,眼泪横流。

    “哈哈!”钟大爷顿时爽朗大笑。

    “这得有五十多度吧?”杜子腾擦着眼泪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多少度,全是伐木工送的。你这男子汉,不喝点带味儿的酒,还叫男子汉吗?都给我干了,一点也不能剩!”钟大爷看着杜子腾呵斥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尽量吧。”同样是虎了吧唧的杜子腾,竟然也没敢跟老头犟嘴,眨了眨眼睛,苦B的点头回道。

    “喝酒,就得让胸腔有火辣辣的感觉,能御寒,也能品出滋味。”钟大爷基本不吃菜,只吃干豆腐卷大葱,而且下酒极快,基本俩回合就喝了小半杯。

    “大爷,这地方有偷木头的吧?”方圆啃着猪爪,喝的额头冒汗,挺随意的冲老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有!”

    “那你们这些护林员,也挺危险啊!”方圆顺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以前林场国有,那时候危险,木头是公家的,偷的人就多!后来承包给个人,偷的人就少了,因为木头是个人财产,人家注重保护,护林员雇的也就多!”钟大爷解释了一句,随即闷了口小酒,继续说道:“但偷的再快,它也赶不上伐的快,以前危险,起码还有事儿干,等林子没了,还上哪儿找危险去?”

    林军听到钟大爷的话,心里有点不舒服,但又说不上来哪儿不舒服。

    “啥玩应,不怕偷,也不怕拿,但就怕祸害!”钟大爷喝完酒以后,两手明显稳了很多,一点也不抖了。

    “对。”林军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你们抓住这些偷木头的都咋整啊?交派出所啊?”方圆再次问道。

    “偷木头的,全是伐木头的,你让他们全进去,那以后谁给你干活啊?!这么大一片林子,你财了,也得多少让人家沾巴沾巴点。我们护林员的作用,不是杜绝偷,而是让他们少偷!”钟大爷将酒杯里的喝完,随即冲林军笑着问道:“我这么说,你不能开除我吧?哈哈!”

    “说的实在。”林军心里舒服,挺钦佩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一斤白酒,五个人平分,每个人也就二两多,但除了钟大爷以外,林军等人全部喝懵B了。众人都不知道啥时候饭局散的,而且除了林军以外,其他人全部留在了钟大爷的打更房里过夜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夜晚,明月高悬,繁星璀璨。

    钟大爷坐在打更房旁边的青石上,双腿库管微微挽起,漏出一截脚脖。他用烟纸卷了一根辛辣的关东旱烟,苍老的脸颊,凹深的皱纹密布,宛若刀斧镌刻。

    眯眼望向林子,钟大爷坐在青石上,咳嗽着抽完一根旱烟,随即扶腿站起, 步伐如风的背着行囊,走进了林间巡视区。

    第二日一早,林军头疼欲裂的醒来,突然听见沈曼说道:“咦,老公,真出鬼了,五千块钱咋回来了?就插在门缝里!”

    “……一会你整点好干豆腐,谢谢钟大爷。”林军揉了揉眼睛,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hc市一家休闲水吧里,孝东独自一人坐在院里窗口的位置上,等了二十多分钟,随即迎来了一个中年人。

    p.s.:嗨,大家情人节快乐哈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