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214 姐夫,我要看病
    孝东在休闲水吧里,跟对方中年聊了能有二十多分钟,随即率先离去,出门以后就上了雷克萨斯。??? ?燃文小说 ?  w?w?w?.?ranwen`org

    “谈完了?”金文国坐在正驾驶里,看见孝东上来后,一边扔掉烟头,一边起火问道。

    “恩!最近有点不太顺。”孝东烦躁的搓了搓脸,随即说道:“走吧,去场子看看!”

    “李瘸子没有林军,和有了林军以后,差距这么大吗?”金文国是孝东身边的兄弟,办事儿稳当,而且处事儿狠辣。

    “林军和白涛整过,但白涛到现在都没回家,你说差距大不大?”孝东皱眉回道。

    “不听说,他俩是在图们江线外面,整起来的吗?咱JB也不去线外,他林军能有啥招?他要是在线内也有能量,还至于让白涛给撵出家来吗?”金文国撇了撇嘴。

    “跟这些都没关系!我是为了挣钱,又他妈不是要当乔-四,不到万不得已,我得罪林军这个饿鬼干啥?”孝东非常现实的说了一句,随即停顿一下补充道:“最近你们没事儿别去撩骚李瘸子,他手里就JB那么点地,让他自己折腾去吧!等新林场开始招标,如果林军拿点边边角角的地,我也就不吱声了。但他要往大资源上靠,我和他,还有李瘸子,肯定得枪是枪,炮是炮的整一把!”

    “行,我知道了!”金文国点了点头,随即笑着说道:“我看林军也挺老实啊!入股伟业以后,基本天天在山上呆着。”

    “他也没有精神病,谁整林子都是为了俩钱,他不老实咋地?还天天拿斧子上街上砍去啊?呵呵。”孝东摇头回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也是。”金文国笑着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傍晚,山上,林区。

    钟大爷嘴上叼着关东旱烟,穿着军绿色吊腿裤,正盘腿坐在青石上,一边捋着不知道干嘛用的红绳,一边不停的眯眼向山下望去。

    “瞅啥呢啊?爷们!”林军灰头土脸的从伐木区回来,看见钟大爷后,笑着打了个招呼。

    “没瞅啥,今儿周六,我孙子休息,一会该回来了。”钟大爷话语简洁,说话时总是像喉咙里有痰一样,嗓门极大,但却沙哑。

    “你孙子在哪儿上班啊?”林军非常喜欢跟钟大爷聊天,随即驻足,点了根烟。

    “挺远呢,在延吉林业系统里做统计。”钟大爷不喝酒时手掌哆嗦,摆弄红绳看着挺吃力,但又不许别人帮忙,喜欢亲力亲为。

    “公务员啊?”林军问。

    “够公务员的格,但不够买证的钱,是外编,临时工!”钟大爷眯眼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林军听到这话,木然无语。

    “挺好的,有个饭碗,不在林子里扛活,这就不错了。”钟大爷笑呵呵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他一会回来啊?”

    “估摸快了。”

    “行,晚上我拿菜,喝你酒!”林军笑着回道。

    “妥了,一块吃。”钟大爷干脆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行,我一会让送货的多整两斤干豆腐!”林军应了一声,随即叼着烟,背手走进了打更房。

    进屋以后,林军坐在床上,刚想翻翻出车统计表,杜子腾就紧跟着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干啥呢?”杜子腾抻脖子问道。

    “有事儿说。”林军扫了一眼杜子腾,随即皱眉应道。

    “请个假呗?”杜子腾底气不是那么足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要请假干啥啊?”

    “我p眼子顶上长了火疖子,哗哗淌血,昨晚疼的一宿没睡觉,我想下山去看看!”杜子腾仿佛说着一件真事儿。

    “是嘛,这么巧吗?哎,我这两天也长了一个,来,你脱裤子让我看看,看看咱俩长的一不一样!”林军放下统计单,伸手就要拽杜子腾腰带。

    “姐夫,别闹,别闹……!”

    “来,你让我看看!”

    “别JB扯犊子,你是不是有病,我他妈就长个火疖子你看啥!”杜子腾脸色通红,瞬间有点要急眼的节奏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,这病我就能治,来,你趴这儿,我三秒就能给你扣下来!”林军掰着杜子腾的胳膊,说着就要扣人家p眼子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姐夫和小舅子了?!能不能不脱裤子,然后再给个假?”杜子腾靠在墙角,鸡头白脸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到底长没长?”林军瞪着眼珠子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确实长了,但还没到泚血的地步。”杜子腾羞涩的低下了脑袋。

    “你就他妈欠揍!人家壮壮,庆杰都干活呢,你老JB请假,合适吗?”林军烦躁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今天看完病,我明天说啥都不请了,行不?”杜子腾赌咒誓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最后一次昂!”林军松开杜子腾,随即烦躁的摆手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妥了!”杜子腾无耻的提了提裤子,随即抻脖子问道:“你是不是还差点事儿啊?”

    “啥啊?”林军磨牙问道。

    “看火疖子那不得花钱吗?”杜子腾提醒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真是爷爷!”林军足足沉默三四秒,随即从兜里掏出一千多块,直接扔在了桌子上骂道:“别他妈让你姐知道,我因为给你钱,她天天晚上骂我,我他妈还打不过她……!”

    “……告辞!”杜子腾一抱拳,随即一溜烟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门外面,李英姬,壮壮,还有庆杰都在等待着。

    “请完了吗?”壮壮抻脖子问道。

    “恩,请完了!”杜子腾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啥啊?”庆杰也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说的是p眼子上长火疖子了!”杜子腾点了点钱,随即大咧咧的揣进了兜里。

    “那要按照这个尺度的话,我就得说JB上粉瘤了……!”壮壮沉思许久,顿时心生一计。

    “你JB上就是长癌了,我估计也够呛能请下来假!他刚才还说呢,你俩是劳动模范,天天都不请假!你这时候进去整事儿,那不是打脸吗?”杜子腾拍了拍壮壮的肩膀,随即迈步就走。

    庆杰,壮壮蹲在原地,顿时懵B了。

    “朋友,以我的知识结构,我必须得嘱咐你们一句!谁他妈一旦要成模范了,那基本就离累死不远了,这话你仔细品品!”李英姬也拍了拍庆杰肩膀,随后跟着杜子腾跑了。

    二人听到这话,继续懵B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上六点,疯子李英姬配上傻子杜子腾,随即风风火火的下了山。此二人的组合,从这天开始为hc市流下无尽奇闻异事,并且宛若导火索一般,挑起了诸多事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