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224 汇款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林军的打更房中。燃文小说   w?w?w?.?r?a?n?w?e?n?`o r?g

    “媳妇,把卡给我,一会我得下山一趟。”林军洗完脸,穿上衣服,随即张嘴冲沈曼喊道。

    “要钱干嘛啊?”沈曼站在镜子面前,小手摆弄着多达十几个的瓶瓶罐罐化妆品,正在磨磨唧唧的挨个擦着。

    “亮的案子到检察院了,我得给那边打点钱。”林军解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那边是哪边啊?你家大可可呀?”沈曼刚起床,双眼有点红肿,看着呆呼呼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别跟我找茬掐架昂,有病啊你!”林军笑着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在抽屉里呢,你拿吧!”沈曼在脸蛋儿上拍着保湿水,挺高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林军点头哈腰的从抽屉里拿出银行卡,随即沉默一下,色眯眯的盯着沈曼的胸口说道:“亲爱的,你知道第一次我见你,为啥能记住你的工作牌吗?!我跟你说实话……其实你当时是给我晃迷糊了……你很有资本,你造吗?你要自信起来,你造吗?”

    “你应该马上滚一边去,你造吗?”沈曼烦躁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好,我造了!”林军尴尬的点了点头,随即转身就走了。

    沈曼扫了一眼离去的林军,随即小手一边拍着脸蛋,一边萌萌的在镜子里看了一眼自己的前胸,撇嘴说道:“真没神马定力,姐儿当时根本没晃,好吗……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门外面。

    “姐夫,你干啥去啊?”杜子腾欠欠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离我远点。”

    “姐夫,我今儿精神状态可好了,你给我安排点活儿呗。”杜子腾没皮没脸的继续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能不能起来。”林军也没打招呼,直接骑上了李英姬的公路赛,因为这玩应上山下山方便,而且还不用加油。

    “姐夫,我给你跪下,你跟我好好说话行吗?”杜子腾都快哭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很负责任的跟你说!我这个公司庙太小,是真的让你折腾不起。我正在托人给你在家里找活呢,如果有合适的,你这两天就回去吧!咱俩认识一场,还有曼曼这方面,我肯定不能亏待你,咱好聚好散,即使做不成哥们,咱俩不还是姐夫和小舅子的关系吗?以后常联系呗……”林军十分认真的扔下了一句。

    杜子腾听到这话,彻底懵了。

    “你等信儿吧,我下山办点事儿。”林军扔下一句,骑着摩托就走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杜子腾依旧呆愣,脑子嗡嗡直响,他能看出来,林军不像是开玩笑,这次是玩真的。

    “杜大牛B,又跟Boss请假呢?又要下山抽-冰去啊?”庆杰在远处贱贱的喊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他妈肯定背后BB我了,哥非得弄死你不行……”杜子腾嗷的一声窜起,狼狗一样的奔着庆杰扑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下山路上。

    钟大爷的孙子钟振北,背着个小皮包,头打理的板板正正,上半身穿着白色体恤,双腿套着呢绒西裤,脚上黑色皮鞋一尘不染,右肩背着一个黑色单肩包,步伐沉稳,正迎着太阳奔山下走去。

    “翁!”

    林军骑着李英姬的摩托,轮胎卷着灰尘,急匆匆的从山上开来。

    “唰。”钟振北听见摩托气浪声,本能驻足回头。

    “吱嘎!”

    林军骑着摩托,稳稳的停在了钟振北身边。

    “下山啊?”林军问道。

    “恩,下山。”钟振北笑着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这你得走到啥时候去,山下根本没出租车,来吧,我带你。”林军虽然没跟钟振北说过啥话,但毕竟他和钟大爷的关系摆在那儿,所以,热情的招呼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顺路吗?”钟振北有点木讷,挺客气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去山下汇钱,去哪儿都顺路!”林军随口答道。

    “谢了昂!”

    “上来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,钟振北骑上了林军的摩托后座,随即一阵刺耳的气浪声响起,摩托极离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个小时以后,珲春市里商业街附近。

    “你一会还回去吗?”林军下了摩托冲钟振北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回去了,我一会就回延吉了。”钟振北再次背上了单肩包。

    “行,那我汇完钱就不等你了,你忙吧。”林军大咧咧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谢了。”钟振北极为正式的伸出了手掌。

    林军愣了半天,随即一边伸手,一边笑着说道:“你整的太正式了,坐个摩托,还握手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忙吧,谢谢了。”钟振北与人交往,总缺少一股机灵劲儿,有点不知所措的再次说了一声谢谢。

    “恩,你去吧。”林军无语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说完,钟振北转身,奔着一家咖啡馆走去。

    而林军扫了一眼他的背影,撇了撇嘴说道:“哎,这人算是让体制给训练废了!”

    将摩托随便找地方挺好以后,林军一边寻摸着银行,一边拨通了郑可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哈喽啊?”林军龇牙打着招呼。

    “说人话。”郑可在电话另一头,翻了翻白眼。

    “那个什么,亮亮案子不是进二科了吗?我给你汇点钱,你把卡号给我。回头,你把钱给彭队就行,我都跟他说完了,他抽空会帮亮亮跑案子,律师也会联系他!”林军直奔主题。

    “我把卡号给你,万一出问题,给姐儿弄个贪污,咋搞?”郑可眨着大眼睛喝问道。

    “搞你妹啊!大姐儿,你一个普通大案队刑警,哪个傻子贿赂你这样的?”林军瞬间崩溃。

    “……尼玛!”

    “哎呀,我不是没办法嘛?官方我就认识你和彭大队啊!帮个忙呗,求你了昂姐!”林军絮絮叨叨的说着软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一头。

    钟振北进了咖啡馆,随即从裤兜里掏出整齐的手绢,有些紧张的擦了擦额头的汗水,最后才向四周望了一圈。

    “小北,这边。”

    突然间,一个女人的声音响起,招呼着咖啡厅门口的钟振北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钟振北听到喊声回过了头,随即龇牙笑着挥手喊道:“苏馨,你在这儿呢?!我还以为,你得等会来呢!”

    不远处,卡台桌上。

    一个三十六七岁的中年妇女,领着自家五六岁左右,带着红色鸭舌帽的小男孩,冲着苏馨说道:“你和他聊吧,我带孩子出去买点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你先去吧,文姨,我一会就去找你!”苏馨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行!”

    说完,文姨领着自家的小男孩就走了,而钟振北攥着双拳,手心冒着汗水,坐在了自己的女神苏馨面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