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232 锋利的鱼线(补更2)
    三人抵达长春以后,时候已经不早了,李瘸子在林军房间里,先是给长春的朋友打了个电话。燃文小说   w?ww.ranwen`org但人家临时有事儿,说是晚一点再见面,可李瘸子也不是不懂事儿的人,直接就说,那明天见吧,正好自己休息一下。

    电话打完以后,李瘸子张罗着说道:“今天是够呛了,他那边忙事儿呢,咱自己找点饭吃吧!”

    “听你安排。”林军点头称是。

    “他这儿有一家挺有名的锅烙不错,咱过去溜达溜达?”李瘸子想了一下,冲二人商量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行,能吃饱就行。”老吴也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咱仨既是出来办事儿,也是顺便放松,吃完饭咱可以玩点别的项目,这都没事儿,毕竟军儿是年轻人,哈哈!”李瘸子笑着调侃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这个就算了,你们这边的放松,跟我们那边的放松不一样。你们主要是放松嘴,我们那边是放松裤裆,咱玩不到一块去。”林军摆手回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,你肯定跟小李子去过浴池!”李瘸子愣了一下,顿时大笑。

    “你们爷俩果然是有故事的人……!”林军瞬间无语。

    就这样,三人唠着嗑,就走出了客房,随即开着吉普去吃锅烙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席间闲聊暂且不叙,三人吃完饭的时候,已经晚上九点多了。而林军开了一天车身体疲惫,就没响应李瘸子要去嫖.娼的号召,提议回宾馆休息。

    这边林军不去,那边吴忠永又是个装紧选手,并且声称,他这辈子的JB,只会插自己爱的B……

    李瘸子一看,二人都JB假正经,而他自己去也没啥意思,随即喝了两杯,就和林军,还有吴忠永回去睡觉了。

    抵达宾馆以后,林军脱掉衣服,冲进浴室洗了个澡。随即他躺在床上跟沈曼了会短信,又给方圆打了个电话后,才沉沉睡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一头,李瘸子回屋以后,原本已经要睡觉,但公司的人打电话来说,广州那边的订单出了点问题,而广州那边是吴忠永联系的,所以,李瘸子应付了两句,就披上睡衣,奔着吴忠永的房间跑去。

    “吱嘎!”

    李瘸子刚到包房门口,没想到吴忠永的房门却突然开了。

    “你干啥去啊?”李瘸子一愣,看见吴忠永穿着整齐的衣服,手里拿着电话,正准备出门。

    “啊!没事儿,呵呵,我出去一趟!”吴忠永也是一愣,随即咧嘴回了一句,顺手就把电话揣兜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那个啥,公司的人打电话来说,广州那边文化家具厂的订单有点问题,好像是要取消一部分,你赶紧跟他们沟通沟通,看看是哪儿出问题了!”李瘸子快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吗?走,去你屋,我给他们打个电话!”吴忠永一愣,随即关上门说道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李瘸子引着吴忠永就进入了自己房间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林军躺在屋里,鼾声四起,睡的老香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分钟以后,吴忠永在李瘸子客房里挂断电话,随即张嘴说道:“没啥事儿,他们那边也压了不少货,想先销销然后再补单。我和文化厂的老板认识挺多年了,咱这点订单在他那儿来说不算事儿,放心吧,很快就会补单!”

    “那就行,现在咱可押了不少钱了,一旦订单再出问题,钱就全套进去了。”李瘸子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,咱仨如果在长春筹钱顺利,过几天我再去上海,深圳一趟!单子咱不缺。”吴忠永一笑。

    “妥了!”李瘸子点了点头,随即说道:“你还出去啊?”

    “呵呵,不出去了,困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早点休息吧,明天还有事儿。”李瘸子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行,我先走了。”吴忠永打了声招呼,随后拿着电话离去。

    李瘸子扫了一眼吴忠永的背影,打了个哈欠,随即躺在床上,也拿起了手机。

    吴永忠从李瘸子这儿离开以后,回到房间呆了能有七八分钟,随即关上灯,离开了东桥宾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深夜。

    轮到钟大爷值岗,他背着行囊,走在林子里,晃悠了一圈过后,突然收住脚步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手电筒的灯光垂下,钟大爷顺着目光向地上望去,只见几个泛着新茬的木头桩子,孤零零的立在地上,周围木头碎屑,和大批清理下来的树杈,散落的到处都是。

    “……这是哪帮王八羔子干的!”钟大爷看了半天,随即皱眉骂道。

    骂完以后,钟大爷捋着自己规划好的巡逻线,再次转悠了一圈,但没现有啥动静,直到后半夜,他才返回打更房,并且去了干巴三的房间。

    “咋了,钟叔?”干巴三还没睡觉,正拿着厚厚的小说书籍,对着台灯,奋力苦读着。

    “昨天你是不是没走南面那趟线?”钟大爷背着手掌,虎目怒瞪,声若洪钟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走了啊!”干巴三愣了一下,梗脖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走个屁了你,那木头都让人伐了!”钟大爷呵斥一声,随即追着干巴三说道:“给你开的钱也不少,你得干活啊!人家不用你了,你吃啥喝啥啊?”

    “……恩。”干巴三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行了,走了。”钟大爷雷厉风行,说完事儿人就走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长春。

    “呼呼!”

    林军打着呼噜,睡的津津有味。

    “吱嘎!”

    一声轻响泛起,窗帘略微出现抖动之后,一个人影,步伐轻巧,动作缓慢的到了林军身边。

    “呼呼!”

    微风从窗口吹进,人影站在玻璃窗透进来的月光下,从兜里掏出卷好的半米钓鱼线,随即从后方缓慢的套在了林军脖子上。

    “沙沙!”

    人影胳膊上的衣服碰触在林军脸上,泛起**的感觉,林军无意识的伸手挠了挠,突然瞪起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扑棱!”

    人影双手拽着鱼线,直接死死勒住了林军的脖子!

    “噗咚!”

    林军双腿蹬床,瞬间被勒的眼珠子凸起,喉咙出沙哑之声,鱼线卡在脖子上,顿时被渗出来的鲜血染红……

    人影拽着鱼线,两臂用力往上提着,双腿宛若雕塑一般矗立在地毯上,很稳,一动不动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