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233 命悬一线
    林军被勒的眼珠子凸起,喉咙疼痛难忍,脖子好像断裂了一般。r?anw  en w?w?w?.?r?a?n?w?e?n?`o?r g?他双脚蹬着床单,连续踩踏数下以后,脚后跟才找到借力点,大腿一用力,林军脑袋猛然往后一顶!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林军后脑撞在手持鱼线这人的胸口上,这人双脚本能往后一退,双手再次用力拽紧鱼线!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林军右臂从床边垂落,他手指抠住地上的地摊,随即猛然攥住,用劲全身力气突兀间向上拉扯!

    “沙!”

    地毯在地上移动,人影双脚不稳,身体瞬间失去重心!林军脖子上缠着鱼线,所以,他只能顺着人影用力的方向顺劲,人影向后倒去的时候,他也被粗暴的拉下了床!

    “咕咚!”

    二人倒在地上,林军张着大嘴,猛然往肺里抽了一口气,随即回头就是一肘!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胳膊肘干在人影脑袋上,他上半身剧烈晃动了一下,随即单手支撑地面,身体宛若碰到弹簧一般,竟然扑棱一下站起,动作极为利索!

    “艹你妈!”林军猛然暴起,右腿闪电般横轮。

    “咚!”

    人影双臂挡在胸前,架住林军一腿后,身体往后趔趄着退了几步,月光泼洒进来,映射出他的脸颊,此人正是朱佑!

    “滴答答!”

    林军脖子上还在淌血,他穿着裤衩子,动作迅猛的抓起装饰花瓶,往前横跨一大步,右臂带着花瓶直接灌了下去!

    “嘭,哗啦!”

    朱佑横摆左臂挡在侧脑之上,胳膊肘碰撞花瓶,当场玻璃碴子四溅。与此同时,他右手从腰间瞬间带过,瑞士军刀在手指上漂亮的转了一圈,刀身啪的一声弹出,手指长的锋刃,带着寒光直奔林军脖子!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林军左腿后退,一脚蹬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锋刃在林军身前一身而过,他锁骨位置裂开一个半掌长的口子,当场渗血!

    “嘎嘣!”

    朱佑晃动了一下脖子,双眼扫了一眼林军,随即猛然转身,一步登上窗台,直接从二楼跳了下去,并且喊道:“哥俩,走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咕咚!”

    林军盯着窗口半天,根本没追过去,而是扶着桌面大口喘气,额头哗哗冒着虚汗!

    站在原地缓了不到半秒,林军衣服都没穿,顺手拿起裤子,抽出裤腰带时,人已经跑到了李瘸子住所门口,随即抬腿对着门锁猛踹两下,咣当一声门开,林军直接冲了进去!

    “扑棱!”

    屋内两个人正在地上撕扯,而下面一人是李瘸子,上面的谁一个陌生男子!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林军手持折叠的裤腰带,瞪着眼珠子就轮了下去,人影一缩脖,根本没回头看人,他一步迈上床,两步时单脚已经踩在窗台上,随即直接跳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咳咳!”李瘸子躺在地上剧烈的咳嗽着。

    林军回手打开房灯,低头看着李瘸子,竟然现他没啥事儿,随即不解的问道:“我差点都没死床上,你没事儿?”

    李瘸子听到这话,胃里翻腾,扭头吐了两口,随即脸色涨红的回道:“我在外面,从来就不在床上睡觉!他进来的时候扑空了,我听见了!”

    林军一愣,低头看了一眼地毯上面,确实铺着被褥,随即又看了看李瘸子的瘸腿,顿时释然。

    “孝东……想整死我。”李瘸子脸都白了,也不知道是吓的,还是被勒的。

    “我操,老吴!”林军突然想起吴忠永,随即一拍额头喊道。

    “快去看看!”李瘸子一愣后,立马说道。

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林军掉头就跑,李瘸子立马跟着站起,跟着林军就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俩人到了吴忠永房间时,听见动静的服务员已经跑了过来。二人来不及废话,直接抢过服务员的通用门卡,瞬间推开了吴忠永的包房门。

    屋内漆黑一片,没有一点动静,林军开灯找了一圈,屋内却没有人。

    “你们怎么回事儿啊?”服务员皱眉问道:“门锁都给弄坏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报案吧!”林军烦躁的摆了摆手,随即直接看着李瘸子问道:“老吴呢?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李瘸子脸色阴沉着没说话,脑中突然回忆起自己睡觉之前找过吴忠永,而那时吴忠永也确实要离开酒店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林军脑袋里也不自觉的想起了之前的事儿,那天救小孩,林军偶遇孝东,并且看见孝东坐在吴忠永那边的私用车里,这本身就有点奇怪!但如果说这件事儿只是一个巧合,那他妈又怎么解释今天的事儿呢?

    刚才进来的这两个人,从进屋到离开,人家路线非常明确,活儿干的很利索,明显是事先踩过点的。而酒店是吴忠永订的,他提前就知道三人的下榻地点,而现在出现这种事儿,也是巧合吗?扯淡呢!?

    “那天我之所以问你o987那台思铂睿在没在家,是因为我看见孝东坐在那台车里了!当时,我没说,是不想挑事儿……!”林军皱眉看着李瘸子,简明扼要的点了一句。

    李瘸子听到这话,目光阴霾的看了一眼林军,随即掏出了手机,直接拨打了吴忠永的号码。

    林军坐在床上眉头紧皱,心里也有点后怕。他回国以后自持体格子强壮,所以,干啥事儿都大大咧咧的,这回阴沟起妖浪,也确实整的挺玄的。

    酒店报案了,二人没有离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朱佑走到无名胡同,从垃圾桶里翻出衣物,一边更换,一边拨通了金文国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成了?”金文国快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!”朱佑干脆的答道。

    “没成?扯淡呢?你不说很稳吗?”金文国皱眉问道:“妈了个B的,没成,人就惊了!”

    “对伙在我勒住脖子的情况下,还能想到拽地毯!这他妈的好像是个同行……挂了吧,我给茂名打个电话,重新聊聊待遇的事儿,要么,这活儿我不接了。”朱佑平淡的扔了一句,随即挂断了手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怎么样?”林军拿毛巾擦着脖子和锁骨,抬头冲李瘸子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没接!”李瘸子抽着烟,皱眉摇了摇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