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234 逢赌必输
    hc市,晚上九点多。?燃文小说???? ?? ? w?ww.ranwen`org

    今日不是钟大爷当值,如果按往常的时间,这个点他都已经睡了。但最近两天伐木区总有丢木头的事儿生,再加上干巴三那一组,不仅性格懒惰而且自私胆小,如果没个人看着,他们晚上只会在林子外面瞎转悠一圈,糊弄糊弄事儿就拉倒了。

    所以,晚上的时候,钟大爷喝完辛辣的白酒,脸色红润的在院子里喊了一声:“干巴三啊!晚上巡山叫我,我和你一块去!”

    “哎,行!”干巴三无奈的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在整个上树伐木区,干巴三那是出了名儿的难整,几乎可以在林区里横着走。但这并不是说他有多社会,有多生猛,而是此人没家没业,平时又是个滚刀肉,枕头底下常年放着一把强击弩,钢箭擦的锃亮!没事儿的时候他欺负伐木工,熊人家点烟抽,管人生借点钱,那都是常事儿。但伐木工都是本地人,全拖家带口的,所以,也不敢往死得罪干巴三,只能背地里骂两句解解恨。

    就连李瘸子,林军对这种人也没招。你要说解雇他吧,林军和李瘸子也不是不敢,并且干巴三肯定还不敢明面报复他俩。但你要真给人家干巴三饭碗整没了,别的不说,他晚上往板材厂扔两个烟头,没事儿拿螺丝刀子捅你个货车轮胎,那你是不是也够心烦的?

    所以,干巴三在林场混日子,也不是一天两天的,但他跟谁都敢嘚瑟,唯独不敢跟钟大爷嘚瑟。曾经也有人问过干巴三:“哎,三哥,老钟头骂你跟骂儿女似的,你咋不吱声呢?你就那么怕他?”

    “你懂个JB,他一老头,我怕他干啥?”干巴三撇嘴回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那你是有受虐倾向咋地?”

    “我那是尊重,爷们办事儿讲究,我服他!”滚刀肉干巴三,傲然的说出了一句“尊重”,充满无尽嘲讽,但却又说的非常认真。

    干巴三这种滚刀肉,为啥会服一个糟老头子?因为干巴三心里非常清楚,自己犯懒不爱去巡山,那最后弄出事儿,下岗的肯定是自己。但满林场数百人,就只有一个钟大爷敢骂他说:“干巴三,你他妈的再不去干活,饭碗可就要混没了!”

    这种听着刺儿,又带有管教意味的话,谁听了都难受!但在现实社会里,除了家人,谁又愿意跟你多说一句这样的话呢?你干巴三死不死又是谁儿子呢?作为同行,我他妈不天天祷告你出门车撞死,这就算仗义了……

    晚上不到十点,干巴三背着包,拿着强击弩,领着另外三个护林员,敲开了钟大爷的房门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一头。

    “八万!”何迷糊坐在麻将桌上,打着哈欠出了一张牌。

    “糊了!夹儿,6oo块,满贯,哈哈!”旁边的顿时拍手说道。

    “哎,我真就艹你妈了,我打啥你糊啥哈!”何迷糊咬牙切齿的骂道。

    “要玩就好好玩,别骂人昂!”有人张嘴劝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哎,你个小四眼,我他妈B的骂你了啊?”何迷糊输的直红眼。

    “咱有点赌品行吗?”旁边的老娘们斜眼看向何迷糊,随即说道:“输赢长有的事儿,你老骂骂咧咧的干啥!”

    “妈了个B的,我这输的时间也太长了吧?从坐这儿就开始点炮,哎,李大骚B,你是不是给裤衩子穿反了,在这儿压我点儿呢?”何迷糊极致粗鄙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他妈滚犊子,不会说人话啊!”老娘们也有点要急眼的节奏。

    “不他妈玩了!”何迷糊直接推牌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……不玩行,你倒是把钱给我啊!6oo快点的!”糊了的赌徒伸手说道。

    “拿着吧,就当我给你全家买烧纸了。”何迷糊咬牙点出六百块,随即把钱扔在了桌子上。

    “我还行呢!起码有钱买烧纸,不像你,输的今年上坟,可能都得自己在家拿毛笔画纸了……哎,你会画不?不行,我给你一张样板啊?”赌徒异常阴损的看着何迷糊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去你妈的!”已经彻底输红眼的何迷糊,抬拳就要打人。

    “差不多行了昂!都JB挺大的人了,扯这个有意思吗?”赌局老板站在吧台里皱眉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别让我在外面碰见你昂!”何迷糊沉默半晌,咬牙指着赌徒骂了一句,随即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“哎呀我艹,何哥,你要干死我的时候,最好带着坦克来昂!我知道你有这个实力……!”赌徒一撇嘴,随即小声骂道:“艹他妈的,输不起就别玩,一个打麻将,他也能整出社会那一套!这个B样的早晚得让人干死!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呗,你看他那个嘴骚的,一口一个李大骚B的叫我!就好像我跟他干过似的……!”老娘们也不屑的骂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何迷糊打了三个小时麻将,输了将近一万二。

    有句老话说的好!

    叫,钱不是好道儿来的,那也一定不是从好道儿没的!

    混子来钱快,但几乎全有恶习,这就好像天注定一样,谁也不能免俗。

    走在大街上,何迷糊略有点小失落,每次输完钱,他都想剁手,但也是每次输完钱,他心里都有一个声音在呼喊!

    “人不能老点背,再玩一场,再玩一场肯定能回本!”

    今天这次也不例外,何迷糊在街上找了一家面馆,一边吃着,一边拨通了大力的电话,随即催促着说道:“妈了个B的,给你那个队伍整出来,今天晚上上山!”

    “何哥,没有这么干的啊!这都连着去两天了,咱得歇一歇啊!要不……!”

    “哪那么多废话,让你来,你就来,快点的。”何迷糊根本不听劝阻,简单粗暴的扔下一句,随即挂断了手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吉林长春。

    东桥宾馆门口对面,吴忠永蹲在胡同里,看见李瘸子和林军跟着派出所的人上车走了。

    他眉头紧皱,额头冒汗,站在原地一边抽着烟,一边冲着电话问道:“东桥宾馆服务台吗?”

    “对!”

    “我是2o9包房的住户,我有两个朋友在2o8.2o7,你帮我转个内线呗!”吴忠永试探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哦,转不了,您那两个朋友出事儿了,好像是让人寻仇了,派出所刚给他们带走!”

    吴忠永听到这里,随即沉默数秒后,直接挂断了电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