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237 事儿响了
    “来人啊,有跑山儿的,这……!“干巴三看见何迷糊动了以后,身体往后退,立马就要扯脖子呼喊。??? ?燃文小说 ?  w?w?w?.?ranwen`org

    “扑棱!”

    两个踩线望风的伐木工,从后方搂住干巴三和同伴的脖子,随即捂着二人的嘴,直接将其扑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咕咚!”

    四个人从土坡上滚了下来,狼狈不堪的撕扯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呼啦啦!”

    大力等人蜂拥而上,直接按住了干巴三和同伴,与此同时何迷糊屁股都没擦,一手提着裤子,一手拿枪顶住干巴三的脑袋骂道:“艹你妈,喊啊,你喊啊?你看我敢不敢崩你就完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山下。

    一台马自达停滞,金文国喝了点酒,带着三个人阴着脸,走下了车。

    “咚咚!”

    货车司机正在正驾驶里玩手机,金文国双手背后,面无表情的踹了两下车门。

    “扑棱!”

    司机听到声音猛然坐起,看见来的人是金文国以后,立马摇下车窗,磕巴着问道:“大……大哥,你咋来了?”

    “何迷糊呢?”金文国咬了咬牙,眯着眼珠子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大哥,我……他!”司机被吓的脸色煞白,一时间支支吾吾的有点不太敢说。

    “在山上呢,是不?你给他打电话!”金文国不容置疑的摆手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,好!”司机连连点头,但拿起手机给何迷糊打了三遍电话,都显示对方无法接通。随即他看着金文国,咽了口唾沫回道:“山上好像没信号!”

    “你马上,给我去山上找何迷糊。告诉他,就我说的,二十分钟内,他如果不出现在公司里,那以后都不用出现了!”金文国虽然喝酒了,心里也确实怒气冲天,但他绝对不可能自己上山去找何迷糊,因为这事儿只有李英姬,或者是林伟这种彪呼呼的人才能干出来。

    “好好!”司机连连点头,直接推门就要下车。

    “走!”金文国几乎没有停留,扔下几句话以后,就想快离开此地。

    “哗啦啦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,何迷糊左手拎着枪,右手薅着干巴三的头,几乎是走一步,就用枪托子砸一下干巴三的脑袋,嘴里还骂道:“艹你妈,你还敢还手?!”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金文国听到声音以后,立即回头。

    “哥,哥!”司机看见何迷糊还在虎BB的打着干巴三,随即提醒着叫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哥你妈了个B!”何迷糊因为没偷完木头而极度烦躁,回头就要骂人,但一抬头就看见了金文国。

    何迷糊与金文国对视,愣了几秒后瞬间懵了。而他的朋友,还有大力等人,也拿着工具站在后面不知所措,并且他们还挟持了与干巴三一起出勤的同伴。

    “老朱他们出去办事儿,我提前跟你打没打过招呼?”金文国脸色铁青,咬牙看着何迷糊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打了!”何迷糊点头回道。

    “说好你去开车接,你上哪儿去了?”金文国咬牙再问。

    “文国……我……我给忘了……!”何迷糊就有一点好,那就是自己办错了的事儿,不犟嘴。

    “偷木头没忘是吧?你马上处理,咱俩回去谈!”金文国极度冷漠的扔下一句,随即拽开车门就要走。

    众人无言,都没吭声。

    何迷糊摸了摸脑袋,心里烦躁无比,暗骂自己太点背,让金文国给堵了个正着。他站在原地沉默一秒,随即把目光盯在了干巴三身上。

    “瞅你妈了个B!”何迷糊拿着枪托,癫狂的往干巴三脑袋上砸了数下,随即指着同伴喝道:“给我抡他!”

    “呼啦啦!”

    四个押车的,还有何迷糊的朋友,全都冲上去,在山脚下的壕沟里,对着干巴三和另外一个护林员,进行了疯狂的殴打。

    这回大力没有劝阻,反而也带着自己的人冲上去,并且打的比谁都狠。他不打不行啊,因为干巴三如果回去瞎说,那自己也漏了。

    干巴三护着身体,脑袋已经被踹在了泥土里,并且碾压出一个人头型的深坑,此刻他口鼻泚泚冒血,肋骨,胸口宛若快要被踩裂了一般。

    “咕咚咚!”

    何迷糊喝了口矿泉水,随后扔掉水瓶子喊道:“行了!”

    “艹你妈的!”

    众人又冲着干巴三踹了两脚,随后才围着一个小圈散开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何迷糊弯腰蹲在地上,随即伸手拽着干巴三沾满鲜血的头问道:“为啥打你知道不?”

    “咕嘟嘟!”

    干巴三的嘴里冒着血泡子,神智已经不太清醒。

    “我告诉你昂!今天的事儿,你要给我说出去,我他妈就不是拳和脚招待你了!你只要别瞎BB,那我也不为难你,以后甭管我上山拿不拿木头,你有事儿找何哥,都好使,明白吗?”何迷糊舔着嘴唇,面无表情的做着思想工作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干巴三吐出两颗门牙,嘴中流淌着血沫子,也不吭声。

    “你这B样的也回不去了,我给你找个地方看病吧!”何迷糊一看干巴三伤的不轻,这要一回去,自己偷木头的事儿肯定就漏了,所以,他站起身冲后面的司机喊道:“来,给他抬车上去,洗洗脸,别动他了!”

    “好叻。”

    后面司机听到喊声,一路小跑过来与押车的一起,就要拽着干巴三和同伴离去。

    “沙沙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,林间突然传来脚步声,并且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“好像有人!”大力回头看向林子,突然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手电筒的光芒从林子里照耀出来,一个身姿挺拔,后背背着长长背囊的老头,腰间挂着白酒壶,皱眉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头已经花白,双腿穿着军绿色吊腿裤站在林子边上,脸颊充满褶皱且面无表情的扫了一眼装着木头的货车,又看了一眼满脸是血的干巴三。

    “跑山儿就说跑山的,但人家护林员现了,你们就走呗,打人干啥啊?”老头扫着眼前的众人,沉吟一下后,随即声若洪钟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老JB灯,你谁啊?跟你有啥关系?”何迷糊抻着脖子问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