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239 那山脚下枯坐的老人
    金文国在双方枪响以后,就开车走了,很果断,很迅。r?a?  ? nw?en? w?w?w?.?r?a?n?w?e?n `o?r?g?并且他只叫了跟自己来的那三个人,根本没有招呼何迷糊众人。

    数声闷响以后,单管猎的枪管子依旧滚烫,冒着长长的白烟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没挨子弹的大力等人,掉头就要跑。

    “你给我站那儿!”钟大爷端枪呵斥了一声。

    大力等人听到声响,再就没敢迈腿。

    “干巴三,还能站起来吗?”钟大爷扫视了一眼众人,扭头看着干巴三问道。

    “能!”

    “上山,叫人!”钟大爷话语依旧简洁无比。

    “……好!”干巴听到这话,咬牙应了一声,随即扶着地面,硬着头皮站起,最后深一脚浅一脚的就奔着山上跑去。

    山脚下,一块青石斑驳陈旧,石面磕痕交错,宛若年轮在镌刻岁月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钟大爷喘了一口粗气,左手插枪在地,随即坐在了石头之上。

    “噗咚,噗咚!”

    何迷糊大腿淌血,连续几次想站起,又连续几次身体脱力的趴在了地上,他额头冒汗,咽着唾沫冲钟大爷喊道:“爷们,我服了!人和木头我给你留下……咱得过且过行吗?”

    “开枪了,你能走吗?我能走吗?”钟大爷沉声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爷们,我不报案!”何迷糊紧跟着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做人得有人胆儿,做贼得有贼胆儿!偷木头不磕碜,但偷完不敢承认,那就是下三滥。枪开了,就说枪开了的事儿,你跑了,林场替你擦屁股啊?”钟大爷坐在青石上,条理非常清晰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要让我死?”何迷糊咬牙切齿的问道。

    钟大爷眯眼看着他没吭声。

    “艹你妈,我整死你!”何迷糊勃然大怒,拿着沙喷子就要再次动手。

    “亢!”

    钟大爷踢飞枪管,右手接住枪托,甩手就是一枪!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灰尘溅起,何迷糊的脸前顿时冒出一个土坑。

    “……还整吗?”钟大爷端枪问道。

    众人或趴,或蹲在原地,无一人再敢上前言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山上。

    张小乐披着外套从打更房里钻了出来,一出门就看见李英姬,杜子腾,方圆等人全从屋里钻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你也听到山下有枪声了,是不?”

    “操,咋没听见呢?响了好几次!”

    “对,我也听见了!”

    众人站在院里交头接耳。

    “小乐,小乐……!”干巴三几乎虚脱的跑上山来,随即实在走不动,摆手站在院外侧喊道。

    “咋了?”

    “我操,你咋整成这个B样?”

    众人瞬间围上去,一看见干巴三全身是血,浑身没一块好地方,也全都愣住。

    “山下,山下干起来了……我们碰见跑山儿的了……钟大爷开枪了,人全在下面呢。”干巴三呼哧带喘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操!”张小乐一愣过后,随即招呼道:“走,快下去看看!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以后,山上的众人顺手抄起铁锹,撬石头的钢棍等伐木工具,随即就往山下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青石之上,泛起滴答滴答的声响。

    钟大爷的手掌不再颤抖,他眯着眼睛掏出八百年不用一回的乐视智能手机,随即用苍老粗糙的手指,费力的扒拉着手机屏幕。

    手指在电话屏幕上,找了不知道多久,似乎很长,似乎也很短。

    “这一熬夜,眼睛也不好使了……!”钟大爷用手指揉了揉眼珠子,翻找了半天,嘴唇干裂的说道:“这电话本在哪儿呢?……小北手机号多少来着?”

    也不知道是真的找不到,还是脑子里压根就不想找,钟大爷费力的划拉着手机屏幕,低头坐在青石之上,逐渐的一动不动,宛若雕塑。

    而此刻,何迷糊等人依旧没敢再动,他们碰见这样一个老人,也只能认命了。

    “嗡嗡!”

    警车声越来越近,众人听见以后,更加绝望,失去了逃跑的念头。受伤的开始感觉到疼痛,没受伤的正在心里合计着自己的未来。

    十分钟以后,三个警察从车上下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儿啊,还开枪了?”带队的民警扫了一眼现场的情况,随即又看了一眼地上躺着的四个人,最后张嘴自答了一句:“跑山儿的?”

    众人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“那不是钟叔吗?”有人认出了青石之上的老人。

    “钟叔!”带队的民警喊了一句,随即迈步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钟大爷手里拿着的手机屏幕还在亮着,他脑袋低垂,没有搭话,没有动弹。

    “钟叔!”民警走到钟大爷身旁,再次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钟大爷身体宛若长在了石头上一般,很硬,很僵!

    民警弯腰扫了一眼,从腰间拿下手电筒往青石上一照,随即看见一大滩血迹,早已染红了那斑驳的石头。

    “咕咚!”

    民警咽了口唾沫,伸手在钟大爷的鼻前试了试,随即又摸了摸他脖子上的大动脉。

    “咋了?”同伴上前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气了……!”民警脸色苍白的回道。

    钢枪插在土地之上,立于青石旁边,一个老人枯坐,背靠青山,而身体正对着祖国的江河!

    多少年来,他无人陪伴,只行走于这茫茫林海,如今他亡魂归去,人虽已死,但一把钢枪在侧,足以让宵小之徒,连试探着逃跑的勇气都没有。

    当日月轮换,岁月变迁,人从那远处望去,似乎能看见青山之上,一茬一茬的林海在更迭。而那些出生在这里,长在这里的青年,随着一车接一车的木材输送,他们变得衰老,变成了一座座无人问津的荒坟。

    如果钟大爷还活着,他应该到处走走,到处看看,因为回之时,他说不定还能依稀看见,自己年轻时候的身影……

    可是生活没有如果,他至死都没有走出这片子林子,这里有,一世为人的遗憾,也有作为林海守护者的完美……

    愿他安详,愿他来世不再困苦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延吉市。

    “扑棱!”

    钟振北从噩梦中醒来,他额头渗着细密的汗珠,目光呆愣,看着狭小的出租房内漆黑一片,仿佛望不见黎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