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240 三天流水席
    林军是当天晚上就接到了钟大爷过世的消息,但由于时间问题,他没有及时赶回来。r?anwen w?w?w?.?r?a?n?w?e?n?`o?r?g?

    第二日一早。

    林军收拾完东西以后,就在医院餐厅找到了李瘸子,同时看见了李瘸子和一个三十岁左右美艳少妇,正站在门口唠嗑。

    “咋了,军?”李瘸子一看林军走过来,随即愣了一下,笑着打了声招呼。

    “昨晚就想跟你说,林场的钟大爷没了,我得回去。”林军几乎一夜没睡,脸色蜡黄,眉头紧皱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咋没了呢?”李瘸子也是有点懵。

    “一句两句说不清楚,我先回去看看吧!”林军很累,不想过多解释。

    “……这边还有事儿呢。”李瘸子有些为难的说了一句,但沉默数秒后补充道:“行吧,那你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孝东那边的人,还不知道走没走,你注意一点吧。”林军嘱咐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恩。”林军点了点头,随即转身离去,但至始至终没有跟李瘸子旁边的那个美艳少妇说过话。

    “这人谁啊,我怎么没见过?”少妇看见林军走了以后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公司的叫林军!”李瘸子随口应了一声,随即看着少妇说道:“小琴,你那个美容院弄的怎么样?手里资金还够周转吗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林军赶回上树奔丧的时候,钟振北已经率先到了,他凌晨接到的电话,连假都没请,从延吉市边缘走了四五公里,才抓到一辆出租车赶回来。

    而钟大爷的遗体就在院里,他躺在由木板搭起的担架上,蒙着罗汉被,只能漏出穿着布鞋的双脚。

    尸体之所以没让警察拉走,那是张小乐极力争取的结果。警察当时确实想把尸体弄到太平间做尸检,因为这是刑事案件得走流程。但张小乐却喊道:“人都他妈没了,还往太平间弄啥?老人一辈子没出过山,埋也得是入土为安,大家都认识,尸检在山上做吧!”

    警察也有人情世故,老人惨死,山上故友悲愤,他们也能理解,所以,尸体就没有拉走。

    钟振北回来以后,就跪在钟大爷头上,他没有准备孝服,只穿着便装。

    山上的老伐木工开始张罗出殡葬礼,大家以林子为生,家里都不缺板材,而且这帮人或多或少都懂点木匠活,所以,棺材在晚上就打了出来,上面涂着还未干涸的红色朱漆,静静的矗立在灵棚之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打更房里。

    林军从回来以后,基本就没怎么走出去过,钟大爷离世,让他一时间很难接受,昨日坐在旁边房里饮酒之时的谈话,如今仿佛就在眼前。

    “……几天出殡啊?”张小乐喝着水,皱眉坐在板凳上问道。

    “爷们一辈子都呆在山里,骨子里还是传统,不能火化,就按风俗走呗。放三天,入土为安!”林军躺在床上回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阴阳先生来了,他也是这么说的。三天出殡,得摆三天流水席,我让下面准备准备。”张小乐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小北刚工作不久,又是个临时工,一个月就不到三千块钱,他自己很难给钟大爷办丧事儿!钱,我出吧,明儿一早,我让曼曼出去取!”林军思考了一下,手掌搓着脸蛋子,声音低沉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哎呀,人过留名,雁过留声,钟大爷和咱碰上了那就是缘分。一人掏个万八千,还能咋地?大家一块凑凑,让老人走的风风光光。”张小乐抽着烟,也很伤感的低头说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上六七点钟,张小乐通过阴阳先生,找了一批当地民间职业办丧事儿的鼓乐队,并且为他们支了个棚子,在棚子边上准备了烟,茶等物品。

    “几个爷们!人一辈子就这一回,咱都给好好整着,喇叭声儿别停,整的响点!”张小乐付过了钱,站在棚子外面招呼道。

    “妥了!”带队的喇叭将点了点头,随即吼道:“来吧,锣鼓震天,咱哥几个送送老钟!”

    言毕,哀乐走起,响彻林间。

    钟振北跪在爷爷的棺木旁边,一天没吃没喝,就木然的烧着纸钱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一头。

    hc市中心,金文国已经躲了一天了,但还是没躲开,他在一家宾馆门口,遇到了何迷糊的母亲。

    “孩子,孩子!”何迷糊的母亲一边叫着,一边就要伸手拉着金文国。

    “付婶,这事儿我管不了!”金文国夹着手包,十分无奈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噗咚!”

    何迷糊的母亲抓着金文国的胳膊,直接跪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婶,你看你这是干啥,快起来!”金文国皱着眉头,无语的就伸手搀扶。

    “小金,你听婶子说两句行不?”何迷糊的母亲五十多岁,身体瘦弱,宛若十四五岁的小男孩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先起来,起来行吗?”金文国余光扫向周围围观的群众,十分尴尬的商量道。

    “小金,就你能帮我家小何了!你俩是小,这么多年小何跟你在一块玩,我去过多少次看守所,给小何存钱?他愿意跟你在一块玩,我也管不了他,那就只能认了!但这次事儿,我在存钱没用了,你帮帮他行吗?”何母潸然泪下,跪在地上就要磕头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金文国伸手拦住了何母的脑袋,随即咬牙说道:“婶儿,我拿点钱无所谓,但我就怕这事儿,拿钱也办不了!”

    “你认识孝东,孝东在珲春有关系,有面子,你求求他呗……!”何母无比祈求的看着金文国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金文国看着跪在地上的何母,沉默三秒以后回道:“我试试吧,你起来吧,婶!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“咱一个院的,我糊弄谁,还能糊弄你吗!?”金文国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晚上十点,金文国找了个借口,随即去了孝东哪儿。

    “哥,迷糊那事儿……!”金文国跟孝东扯了一会,随即挺为难的把话问了半句。

    “这个傻B!”孝东听到这个名字,顿时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“再不济也是咱家人,出事儿了,能管管,就管管呗!”金文国叹息一声,目光一直看着孝东。

    “回头我安排个饭局,事儿你跟他们谈吧。”孝东勉强的应了一声,随即指着金文国说道:“我是看你面子!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会跟何迷糊说,事儿全是你给他办的!”金文国咧嘴一笑,抬手冲孝东比划了一个抱拳的手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