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245 职业办低保的(加更1)
    办公室里,钟振北喊完以后,所有人几乎都望了过来,目光呆愣。?  ?火然文 ?? w w?w?. r?a?n?w?e?n`org

    “……王科,你也是有父母的人,我爷爷没了,烧头七那天上午,我都在这儿给你做东西!我也有情绪,你让我调节调节行吗?!”钟振北攥着拳头,目光看着王科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看着办吧!”王科背手扫了一眼钟振北,随即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什么时候,在这个系统里,出现一个奇葩的现象,那就是闲的人能闲死,忙的人能忙死。但这并不畸形,因为社会就是这样,有副就有正,你不满意也没招!

    但这并不是说,钟振北非得或者一定要给科长送礼,但咱打一个比方,如果他没事儿请科长吃顿饭,唱唱歌,没事儿交交朋友。那这些额外的工作,科长送到钟振北面前时,会不会也挺不好意思,会不会觉得这些工作摞一块,钟振北可能干不完,会熬夜。

    这并不是针对,而是科长再给钟振北下达任务的时候,并没有想到钟振北会干不完的问题。

    可钟振北不明白这个道理吗?他肯定懂,上班这么长时间,傻子都他妈看会了,但钟振北确实没有这个钱,去安排科长!

    那怎么办呢?

    他就只能,多干活,多忍让!但是人就怕习惯,刚开始他用你,可能还会感觉到不好意思!但当你多干,多忍让,让他们觉得这是一种习惯的时候,那有一天,你不在给他干了,他马上就得骂你。

    不光是领导,平级的同事也会这样!这是人性,劣根性,而且很难抹杀掉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天晚上,钟振北熬了一夜,将手里的所有活全部处理干净,第二天一早坐车回到了珲春,随即找到了居委会。

    居委会的人给钟振北开了相关资料,随即他拿着资料又去了派出所!

    “你这个办不了!我没法给你开证明。”办公所的文员摆手回道。

    “为啥办不了?”钟振北愣了半天,不可思议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爷爷都没了,我咋给你开证明啊?!他能签字吗?”派出所的人摊手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,我没要现在的低保!我是要之前的低保啊!为什么开不了呢?”钟振北对于一个简简单单的证明,却连续遭受到这种波折,表示十分不解!

    “……你要明白,这个低保政府不是给你的,而是你爷爷的!你就是补,那也得他本人签字!或者说,你找到之前我们给你开的那个证明,你就能直接去领取,因为那上面有他的签字,你可以去民政带领,听明白了没有?”派出所的人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一共就两万多块钱,你们推着我跑了一个来月,最后告诉我,不能!那我之前来问你,你为啥不说呢?”钟振北站在玻璃窗外面,瞪着眼珠子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也没问我啊!我还以为你是代办的呢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分钟以后,钟振北离开了派出所。

    “哎,哎,哥们,你等一会!”突兀间,一个打扮的流光水滑的青年,剃个锅盖头,追着钟振北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咋了?”钟振北疑惑的回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要办低保,开证明,是不?”青年嬉皮笑脸的拽着钟振北走到旁边。

    “啊,怎么了?”钟振北再问。

    “挺费劲儿吧?”青年再次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事儿吧。”

    “刚才给你办事儿的那个民警,我俩是哥们!你给我拿五千块钱,我去帮你办,现在还不到下午两点,我估计你晚上就能把低保领出来!”青年喝了口矿泉水,小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是他亲孙子都办不了,你能办得了?”钟振北拧着眉毛问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我不认识人吗?专门挣这份钱啊,你说我能不能办?”青年笑了。

    “他说我爷死了,没法签字!你有办法让我爷签字啊?”钟振北咬着钢牙问道。

    “操,就是你爷活着,签字了!那没有三五个月,你也别想领这钱!你们要都是这么好办,那还要我们这些人干啥啊?呵呵,你说是这个理儿不?”青年点着钟振北的胸口,随即小声说道:“民政局我也认识人,只要你爷爷存在过,确实够格领低保,那就跟签字没多大关系,我一个电话的事儿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钟振北咬着牙,没吭声。

    “咋样啊?你办不办?”

    “我办你妈了个B!我他妈要有钱,我还用办低保吗???”钟振北怒吼一声,直接将一手资料撕的粉碎,随即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没人知道,从小就与人为善的钟振北,为何站在大街上,像疯子一样的骂街,而他的怒吼之声,宛若永恒,久久飘荡在这儿派出所门口。

    “操,这不神经病吗?”青年鄙夷啐了一口,随后背手拎着水瓶子,继续钻进派出所旁边的市里,找人打扑克去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头。

    李英姬的朋友小崔,晚上招待了不少人在kTV唱歌。

    当酒局进行到二半夜的时候,小崔和一个青年去上厕所,俩人在里面一边撒尿,一边聊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哎,你哥何迷糊的案子咋样了?我听说他可开枪了!”小崔红着脸蛋子,试探着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在看守所押着呢,对伙死了一个老头,反正不太好弄,东哥和文国哥帮他跑着呢!”青年摇摇晃晃的站在尿池子旁边,满嘴酒气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操,这事儿弄的也挺寸的!那何哥进去了,你还在孝东的公司干嘛?”小崔再次问道。

    “咋不干呢?我都跟我哥多少年了?他进去,不影响我!上层的人我也都认识!”青年傲然回道。

    “啊!”小崔点了点头,随即一看青年开始吹牛B了,顿时也就没在惯着,直接简单粗暴的生问道:“哎,前段时间,我帮你哥给别人送过饭,那帮人好像是外地来的……看着可挺JB凶的!咋地?那是东哥家养的职业杀啊?”

    “你还送过饭呢吗?”青年喝的迷迷糊糊,眼神直的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操,咋没送过呢!你哥打麻将,非得给我打电话,让我去送饭……!”小崔像是讲着一件真事儿。

    ps:还有一章,九点之前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