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254 该找谁?
    韩宗磊给的建议,不光需要林军点头,也需要李瘸子点头。燃文小说   w?w?w?.?r?a?n?w?e?n?`o r?g所以,林军回到住所以后,就跟李瘸子嘀嘀咕咕的商量了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一头,区检察院。

    钟大爷的案子已经到了二科,也就是正式进入了检察院流程。而钟振北做为钟大爷最后的亲人,他需要跑很多东西,这里包括提交民事诉讼材料,要求民事赔偿,并且还要签署一系列有关法律流程的书面文件和通知。

    出事儿到现在,两个多月的时间,钟振北整整瘦了一圈,他一边要处理工作问题,一边要料理钟大爷的后事儿,所以,整个人看着更加木讷,更加深沉。

    检察院诉讼科。

    钟振北排队等了二十分钟以后,才见到了负责办理自己爷爷案件的办案人。

    “民事诉讼写了吗?如果不会写,我们可以无偿提供法律援助,你只需要把民事赔偿的金额,列清楚就行。”办案人穿着制服,一边收拾着桌上的文件,一边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,草稿我写完了。”钟振北本身就在体制内干活,没事儿专门帮领导写东西,所以,他笔杆子很硬,而且学历够,也不是法盲。

    办案人接过钟振北的材料,随即粗略的扫了两眼,然后直接说道:“电话别关机,随时等通知!如果不出意外,我们这边一个来月走完流程,这案子就开庭了!”

    “好!”钟振北点了点头,随即沉默一下,本能问道:“打死我爷爷的罪犯,他们会判多久?”

    “……这是法院的事儿,我们只负责起诉!”办案人愣了一下,脸上没啥表情的说着官话。

    “我也没别的意思,就是想问问一个大概。”钟振北咽了口唾沫,再次把话题往私人聊天上拽。

    办案人听到这话,一边起身,一边回道:“我们起诉王力盗窃和持枪伤人,他是主犯,如果不出意外,得判十五年往上吧!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钟振北顿时一愣,随即皱眉问道:“他怎么会是主犯呢?何迷糊呢?他是第几被告?”

    “呵呵,他?他另案处理!”办案人一笑,随口搪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他怎么会另案处理?”钟振北不可思议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偷木材是王力组织并且施行的,而何迷糊是跟你爷爷有私人矛盾,这是两个案子,当然要另案处理啊?!何迷糊私藏枪支,并且持枪伤人,他肯定犯罪了,也得判,但判多长时间,还得看法院的那边!”办案人话语简简洁的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扯淡!”钟振北蹭的一下窜起来,随即问道:“王力偷木头,全珲春都知道,那是何迷糊背后唆使的!!他怎么会另案处理?你开玩笑呢?”

    “办案是公安局的事儿,他们那边递上来的卷宗,就是这个证据链,明白吗?”办案人皱了皱眉头,随即继续说道:“当然,我们作为检察机关,会对证据链进行核实!如果情况不符,我们会抗诉,打回公安局补充侦查!”

    钟振北木然呆愣。

    “说句题外话,你爷爷这是死了,但他要没死,他是不是也得判?藏枪,伤人,罪过小吗?”办案人扫了一眼钟振北,随即背手补充道:“人都死了,你较真也没用,拿点赔偿,不挺好吗?!”

    “这光是赔偿的事儿吗?”钟振北嘴角抽动,摊手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就听不明白呢?卷宗是公安递交上来的!”办案人摇了摇头,随即推门走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市局。

    钟振北埋头走进大案队,脸色苍白,手掌哆嗦的推开了办公室门,随后直接找到了正在玩手机的一个中年。

    这人姓唐,是钟大爷案件的办案人。

    “你给检察院交的卷宗,是吗?”钟振北咬着嘴唇,气势汹汹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咋了?”唐警官皱眉抬起了头,表情有点懵。

    “何迷糊另案处理了?!大力是主犯?”钟振北扯脖子怒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喊啥啊?”唐警官用余光扫了一眼同事,随即表情挺烦躁的回道:“案子就是那么会回事儿!它怎么生的,我就怎么办理!是不是另案处理,那是检察院的事儿,你来这儿问我是啥意思啊?”

    “你他妈明知道怎么回事儿!何迷糊有多大罪,你不清楚吗?你他妈真查案了吗?”钟振北无比激动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要不,我下课,你来公安局上班?”唐警官咧嘴一笑,随即问道:“你不理智,我不跟你讨论这事儿!案子进二科,检察院自然会调查取证,我如果给的卷宗不对,他们可以抗诉,我如果在案子中有猫腻,那有法律管着我!轮不到你给我上课!回去吧,听消息!”

    “我艹你吗!!你也配头上顶着国徽!”钟振北一拳就搂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哎,干嘛呢?疯了啊?”

    “操!赶紧松手。”

    周围同事一看这边都要干起来了,顿时过来拉架,而唐警官躲开一拳以后,也没还手,他被同事隔着,随即指着钟振北说道:“你打我一拳,我能判你三年!你爷爷死了,我他妈不跟你一样的,赶紧滚犊子!”

    “我艹你妈,你就是个蛀虫!!你记住,你早晚是要遭报应的!”钟振北歇斯底里的怒吼着,随即被其他刑警拽出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“妈了个B的,神经病!”唐警官皱眉骂了一句,随即继续坐在椅子上玩手机。

    十分钟以后,韩宗磊跟技术科那边沟通完以后,就回到了办公场所。随即他无意中听说刚才这里生矛盾,然后就叫了唐警官询问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咋回事儿啊?”韩宗磊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爷爷没了,情绪不稳定,好像得精神病了。”唐警官皱眉回道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人家爷爷没了,就别说一些乱码七糟的话!”韩宗磊喝了一口水,随即继续问道:“他爷爷那个案子到哪儿了?”

    “二科!”唐警官回道。

    “老唐,你不是我的人,所以有些话,咱私下说!队里人手少,负担重,所以,有些案子能得过且过,但有些案子就得认真着点!咱穿一回警服,别让老百姓骂你!我说话难听,所以,平时基本不说工作以外的事儿!这是第一回,你琢磨琢磨!”韩宗磊皱眉点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恩!”唐警官木然点了点头,随后脸色铁青的推门走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检察院办案人告诉钟振北,卷宗是公安局送上来的,他只负责审核调查,而唐警官告诉钟振北,我交完卷宗,那事儿对不对,自然有检察院那一关把着。

    两个执法人员,两种对白,但却打着一种太极。

    走在街上,钟振北懵了,他不知道该找谁要个公道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