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255 雷区,踩者死!
    老话说,一个人的性格养成,那是时间积累下的成果,所以,想改变很难。??? ? 火然?文 ?? w?w?w?.?r?a?n?w?e?n`org

    但社会经验告诉我们,当你的生活产生雷区,并且在极短时间内生密集爆炸,从而彻底击垮你对以往世界的认识时。这时候,人也很难做回从前的自己,因为这种密集的爆炸,颠覆了你对以往生活的认识,回头望去,你可能现自己以前全是错的!

    所以,要否定!

    所以,悄然改变!

    当一件麻烦事儿找来,你可以喊着,我要挺住,忍一忍就过去了。但两件,三件,n件事儿全都一股脑的出现在你的生活中,你怎么办?

    没法儿办!因为总一颗稻草会压死骆驼!

    而生活难题,有的时候真的很奇怪,它没事儿基本不烦你,但要烦你就是一堆事儿!让你自顾不暇,让你手忙脚乱的一堆事儿!

    这时候有的人会崩溃,会绝望的说道:“妈了个B的,最近这是怎么了?怎么事儿全赶在一块了?”

    可大部分人遇到这种情况,还有家庭,还有亲人帮你支撑着度过难关,但那些没有亲人,没有家庭,甚至连朋友都没有的人,该怎么办?!

    肩头扛起一座大山,不让喊疼,不让诉说委屈,还他妈的不让蹲下!这种情况,又有几人能够抗住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菠萝酒吧。

    何迷糊与七八个小伙,正坐在一块喝酒。他由于之前腿上有伤,所以,人在保外就医期间,需要住院治伤。而这间酒吧上面就是公安医院,所以,可操作性很大,何迷糊已经猖狂到不吃食堂饭,基本顿顿来楼下吃。

    “哥,你太牛B了!在里面,没事儿还能下搂溜达溜达?”旁边被叫来的小伙,龇牙捧着臭脚。

    “这算个JB事儿!我他妈保外就医,不想干啥就干啥啊?要不是,我给上面面子,我就说公安医院治不了伤,我他妈都能回家养着!”何迷糊喝着西瓜水,撇着大嘴回道。

    “哥,这案子花了不少钱吧?”捧臭脚的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“花钱,肯定是得花点!这年头,啥关系都白扯,就毛爷爷好使!”何迷糊点了点头,随即眨着眼睛说道:“花了快一百了!”

    “你自己拿的钱啊?”众人聊天似的顺茬问道。

    “操,我跟着文国和孝东多少年了?我们什么感情?公司刚起步抢林场的时候,文国一句话,我直接上山,对伙二百多伐木工,我手掐两把枪刺,一回合,全冲跑了!就现在,我们公司北面那几片林子,全是我拿下来的!”何迷糊嘬着习惯,继续摇头尾巴晃的说道:“就这关系,出这点B事儿,还用我自己拿钱吗?全是文国拿的!”

    众人惊愕,钦佩的竖起了大拇指。

    何迷糊吹完这个牛B,脸上虽然没啥表情,但自己心里都不知道是啥滋味。他办案子花的钱,全是他妈找亲戚凑的,这些年何迷糊嗜赌成性,基本没啥存款,就一台破车,和市中心一处六十多平米的房子,而这房子还有一部分贷款跟着。

    所以,办案子的一切花销,全是家里卖房卖地凑的,何迷糊他妈和他爸,现在人已经在外面租房子住了。老两口租的房,六百块钱一个月,是筒子楼,屋内就能放下一张床,潮湿,阴冷这些都不说了,而老两口念着何迷糊自己腿上有伤,怕他在里面呆的不舒服,所以,身上背着数十万的外债情况下,一个月还要定期往何迷糊监币卡里存五千块钱,而他俩虽然没到吃饭都成问题的地步,但买菜都得算计着来。

    可何迷糊在明知道自己惹了麻烦后,家里会跟着他承担严重负担时,为啥还能朗朗的吹着牛B呢?

    因为他是社会人儿!

    他要面子!

    他说是家里拿钱给他办案子,这很没面子,但说大哥掏钱给他办的,哎,这就体面多了,这就很上台阶了!

    但事实上,金文国扯他了吗?如果没有他妈跪下求金文国,金文国连关系都不会给他找!

    为什么?

    很简单,因为马仔的定位,是产生利益的,而不是输送利益的!

    但这帮不明道理的小年轻,一听到这何迷糊有如此仗义的大哥,全都钦佩的奉承道:“文国哥讲究,东哥讲究,啥也别说了,喝吧!”

    “那必须滴!”何迷糊龇牙点了点头,随即矜持的抿了一口酒。

    “哎,哥!你快开庭了吧?”又有一个小年轻问道。

    “也就一个多月吧。”何迷糊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估摸着你能判多长时间啊?”这人再问。

    “不一定,也就六七年吧!”何迷糊说着这话时,脸上泛着笑容,莫名的得意。

    “我操,那个老JB灯都死了,你就判六七年!???”众人不可置信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懂得几个问题?我他妈是另案处理!”何迷糊傲然回了一句,随即大咧咧的补充道:“他一个穷的叮当响的老家伙,死了能JB咋地?谁认识他是谁啊?!他不叫号吗?他不打我退吗?艹你吗,我崩死他了,完了,我咋地了?最后,不就六七年儿的事儿吗?这是啥?这是战绩!艹他妈的,等我出来,身上挂着命案!在去抢林子,谁敢嘚瑟?就山上这帮B,我打死他也白打,明白不?”

    众人听后,更加钦佩,看着何迷糊的大脸,目光无限痴迷与羡慕。

    “2ooo年以前,刀枪棍棒说话,2ooo年以后,人民币关系铺路!学吧,学到手里全是活儿!”何迷糊再次笑了。

    “吱嘎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酒吧门被推开,唐警官背手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哎呦,老唐!这边呢!”何迷糊顿时摆手喊道。

    “哥,他谁啊?”一个青年顺茬问道。

    “市局的,我哥们!”何迷糊竖着大拇指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酒吧吧台之中,已经被生活雷区炸的体无完肤的青年。一边喝着伏特加,一边用手绢擦着眼睛片,他脸色白的吓人,目光极度阴霾的看着,与犯罪嫌疑人私下接触的办案人,唐警官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