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261 扒皮
    第二日一早,钟振北按时去了单位上班,他左手拎着早餐,人刚进单位,就被领导叫进了办公室。燃? 文小说 ??   w?w?w?. r?a?n?w?e?n`org

    屋内坐着三个珲春来的警察,脸色严肃,似乎刚与钟振北的领导进行完沟通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小钟,钟振北。”领导粗略扫了一眼钟振北,随即冲着三个警察张嘴介绍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黎处,我们和他单独聊聊?借个地方呗?”带队的警察张嘴说道。

    “正好我要去食堂吃饭,你们聊吧。”黎处点了点头,随后直接回避。

    屋内寂静,三个警察目光严肃的盯着钟振北,其中一个冷漠的说道:“你坐吧!”

    “哎,好!”钟振北点了点头,体态轻松,脚步安静的坐在了三人对面。

    “昨晚,21点—零点,你在哪儿?”带队的刑警,翘着二郎腿冲钟振北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在加班,就在单位!”钟振北拖着下巴,目光平视着刑警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几点走的?”

    “我干完手头工作才走的,好像得有三点多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走了以后你去哪儿了?”

    “回家睡觉。”钟振北应对自如,而且说到这里时,还皱眉反问了一句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何迷糊你认识吗?”

    “认识!”

    “他失踪了!”带队警察一句点题。

    “呵呵,他死了啊?”钟振北顿时笑了,脸上露出非常愉悦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你希望他死啊?”

    “当然,我希望他不是死一回。”钟振北直接承认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还有人证吗?能证明你昨天晚上在这儿工作的人证!?”带队警察皱眉看着钟振北,换了个角度问道。

    “门卫打更的老头看见我走了,我不知道他算不算人证!”钟振北想了一下,快回道。

    “还有看见你工作的人吗?”

    “我是临时工,别人下班,我才会加班,没有战友,呵呵!”钟振北再次笑了。

    “行,今天先到这儿吧,电话别关机,我们随时联系你!”

    “好!”钟振北点了点头,随即冲着两个警察伸出了右手说道:“为了这种人,还麻烦你们跑一趟,辛苦了!”

    带队的警察一愣,随即也笑着与钟振北握手回道:“啥人,他也是人!没了,我们就得管!上班吧!”

    警察在钟振北的单位调查了一上午,随后拿了几份口供,还有整栋楼的监控录像,然后才快离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下午的时候,调查组的警察回到了市局,对市局副局长进行了案件报告。

    “局长,如果按犯罪动机来讲,这个钟振北确实最有嫌疑!但经过调查,我觉得他不太像,先,我们调取了整栋楼的监控录像,其中有一个视频角度,是可以覆盖近钟振北办公室的,根据影像显示,钟振北确实在工作岗位,加班到凌晨三点才离开的,打更老头也可以证实这一点,所以,他没有作案时间,因为根据何迷糊的朋友的口供表示,何迷糊是不到晚上22点离开的菠萝酒吧!另外,我打听了一下钟振北的同事,包括领导,他们对钟振北的评价,也都是正面的。他是临时工,平时工作挺认真,基本有活就干,所以,在办公室的工作人缘上挺出色……!”调查组的警察快陈述着案情。

    副局长听完以后,沉吟两秒问道:“你们对何迷糊的案件怎么定性?”

    “这个案子有点怪,我调查了一下卷宗,何迷糊犯的是私藏枪支和持枪伤人,但他之前的同案王力,第一次录口供的时候,已经咬出了背后指使人就是何迷糊,但后来又翻供了,而且第一份口供根本没递交检察院……!”刑警在此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谁办的这个案子?”

    “唐辉!”

    “他给何迷糊办的保外就医?”副局再问。

    “对!”

    “他这是玩活儿了?!你觉得何迷糊是畏罪潜逃?”副局沉吟了一下,看向了刑警。

    “这种人遍地都是仇家,要说他畏罪在逃,我觉得到不像!因为从唐辉办这个案子的方向看,何迷糊最多也就六七年,对于这种人,六七年的刑期,还用在逃吗?”刑警睿智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你把唐辉叫进来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二十分钟以后,唐辉一夜之间整个人仿佛都瘦脱相了,十分憔悴,嘴唇干裂,双腿颤抖的站在办公桌前面。

    “局……局长……!”唐辉嘴唇颤抖,张嘴就要解释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副局扫了他一眼,随即拉开抽屉说道:“来,把你的警官证,配枪,肩章,警徽,全给我放进来!”

    唐辉彻底懵B。

    “你最好祈祷何迷糊没事儿,过几天就能抓到!他要没了,你就等着上看守所里吃一百八十八一份的排骨吧!” 副局指着唐辉,声音不大的说道。

    唐辉脑袋嗡嗡直响,深知自己摊上了大事儿,何迷糊如果跑了,他是办保外就医的直接关系人,这种责任直接就能让他扒皮:而何迷糊如果没跑,出事儿了,那这个案子里的猫腻肯定捂不住,这时候,就已经不是扒皮的事儿了,而是要摊上刑事官司。

    命运就是这样,报应似乎就像永远都不准时的闹钟一样,它总是来的早一分,或者是晚一分。如果钟大爷的案子提前被领导关注,如果小唐这种人早早的脱掉了警服,那么,一切都不会是现在这样……

    快到下班的时候,钟振北在厕所里处理了那个,自己录了一天一夜监控影像的u盘,随后转身奔着办公室走去。

    明天月底,办公室里的同事,案例要出去聚餐,负责统筹的一个小美女,翻了翻电脑上的备忘录喊道:“这月该是我和钟振北,还有猫猫,小李子请客了……!”

    “算了吧,你叫小北,他也不能去,咱仨把钱掏了吧!”

    “呵呵,谁说我不去啊!”钟振北单手插兜,笑着走进来说道:“一直也没一块聚过,明儿我有空,算我一个吧。”

    “哎呦,才子,咋转性了呢?”小美女笑着调侃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吃不吃吧。”钟振北嘴上依旧挂着微笑,但话语十分简洁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头,复式楼里,林军,李瘸子,朴大川,杜子腾,庆杰,壮壮,李英姬,张小乐,大家围坐在一块,准备出,晚上去内蒙那边谈新林圈地的事儿。

    “走吧,他不能来了!”朴大川看着李瘸子,咬牙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那就走吧!”等了足足半个小时的李瘸子,脸上没有任何表情,带人就往楼下走。

    室外,月亮被乌云笼罩,星光稀疏的挂在天际。

    众人各自奔车走去,都不吭声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远处大灯光芒通亮,轿车骑着缓坡扎进了院内。

    当灯光熄灭,当正驾驶里那个人影下车,脸颊缓缓出现在众人视线之时,李瘸子笑了。

    “操,你他妈不是不来吗?”朴大川一愣过后骂道。

    “我说我不来了啊?你上我家就一顿BB,我有回话的功夫吗?”艾龙站在车旁,无奈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,还得是老哥们!”李瘸子大笑,挥手喊道:“走了!”

    喊完后,三台车直奔内蒙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一头,孝东拨通了朱佑的电话,开门见山的说道:“人已经走了,内蒙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