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266 人性厚度(加更2)
    十五分钟以前。燃 文小说   w?w?w?.?r?a?n?w?e?n?`o?r?g?

    朱佑到酒店的时候,金文国其实也已经到了,但他看见门口有挂着警铃的三菱吉普后,掉头就跑。

    “有他妈的警察,完了,这把老朱肯定折了!”副驾驶的青年,惊慌的冲金文国喊道。

    “老金,给东哥打个电话吧,赶紧告诉他一声!他还在那儿等着呢?”后座也有一人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打你了妈了个B!你现在告诉他,东哥还能管你吗?自己就他妈跑了!”提醒着人旁边的朋友,替金文国把心里的话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话已至此,车内再无动静,金文国猛踩油门,快往出地点奔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大批武警连同特警,还有四个分局同时出动的警力,将案件生区域,进行全面封锁,主要抓捕单位,驾驶着多功能警用车,开进了这片战场。

    “分开跑!”朱佑脸色苍白,双鬓流着汗水,皱眉冲着同伴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让我跟着你吧,俩人跑,有机会……!”同伴毫不犹豫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你他妈跟着我干什么?我自己都顾不上自己!”朱佑简单粗暴的扔下一句,掉头就跑。

    “老朱!”同伴迈步就要追。

    “唰!”朱佑回头举枪,咬牙说道:“在跟着我,亲戚也不好使!”

    同伴瞬间呆愣。

    朱佑果断转身,迅消失在了黑夜里。

    遭受朱佑抛弃的同伴,心里素质根本无法承受,在这儿四周没有任何遮挡的空旷地带逃跑,他只跑了不到十分钟,就彻底崩溃,在黑夜中完全失去了方向。

    两分钟以后,自治州的警备战士在开进战场的路上,现了此人,警察勒令其抱头蹲在地上,他开枪还击,但被狙击手一枪干碎膝盖,当场被按住!

    而讽刺的是,他跑了半天,人却没走出酒店范围外的两公里,那么大的楼房亮着灯,他好像就没看见一般……

    在得到当地司法机关支持以后,案件基本已经稳定,韩宗磊与一个武警支队长,一个当地公安局副局长,进行短暂交谈。

    “小韩,你们情况怎么样?”副局长问道。

    “伤了两个同事,匪徒也顽固反抗,抓到的基本都中枪了!需要救援!”韩宗磊快回道。

    “主犯落网了吗?”副局再问。

    “悍匪这边的主犯,还没抓到,但这事儿我们人手有限,要靠你们帮忙,他从这跑,要么就往回走,要么就往前走,两边都是旅游风景区,游客很多,他一旦进去,那就不好排查了!”韩宗磊快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群众这边有伤的吗?”

    “一个都没有,枪战生在一楼,我们提前疏散了!”韩宗磊底气很足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!”副局也松了口气,随即喊道:“谭中队,老李,你们过来做一下搜捕部署!”

    “踏踏……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个同事跑到韩宗磊旁边,随即快说道:“林军拿着枪,人没影了!”

    韩宗磊脑袋嗡的一声,随即立马回应道:“完了,要他妈出事儿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头。

    金文国匆忙赶回之前的出地点,随后找到了孝东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呼哧带喘的?”孝东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朴大川要么就是漏了,要么就是让他妈的李瘸子策反了!酒店有警察,朱佑他们进去就没出来,辛亏我在外面,才能跑回来!”金文国咽了一口唾沫,快回道。

    孝东听到这话,瞬间呆愣,足足四五秒后,他突然咆哮的问道:“有警察你他妈的不给我打个电话,还让我在这儿傻等?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电话没电了。”金文国目光闪躲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他妈了个B的,车里四个人,手机全没电了?”孝东咬牙骂了一句,随后喊道:“还看个JB,快走!”

    “嗡嗡!”

    碰完面以后,孝东和金文国分别开车一台车,随即上了马路,疯狂逃窜了起来,他们只要进了市区,那就好办多了。

    但车辆刚刚开出去不到半公里,最前面金文国的车,右侧轮胎突然暴起一声巨响,随后直接瘪了,车身霎时间失去控制,方向盘弹开金文国的双手,迅回转,车头直接扎进了道路旁边憋灭了火。

    “吱嘎!”

    孝东反应很快,紧跟着急停,轿车堪堪停在了漆黑的警用制动带前面!

    “有警察?”副驾驶的同伴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翁!”

    孝东推上倒档,根本没管金文国,而是掉头就准备离去!

    “吱嘎嘎!”

    轮胎卷着崭新的油柏路,孝东回身望向后风挡,右手握着方向盘,车身度极快的向后倒去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金文国一看车用不了了,随即直接推开车门,并且非常有默契,跟孝东连招呼都没打,直奔旁边的草原跑去,后面紧紧跟着三个狗腿子。

    不远处,黑暗中。

    “你等我酝酿酝酿,砸他一炮!”李英姬咬牙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咱这回能不能按计划来?”杜子腾拉着李英姬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滚犊子!”李英姬甩开杜子腾的胳膊,随即猫在这边土包旁边,静等金文国。

    孝东开车就往后面倒。

    远处,一台北京吉普,关着大灯,停在道路中央。

    跟着金文国过来的张小乐,一边舔着嘴唇,一边猛轰了两脚油门。

    “嗡嗡!”

    动机震颤,气浪声瞬间震颤草原。

    “什么动静?”孝东刚挑过头,顿时一愣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北京吉普大灯亮起,强烈光芒射进孝东车内,异常刺眼。

    “嘎嘣!”

    张小乐推上档位,一脚地板油,车身宛若嗖的一声窜了出去!

    “我操!”孝东左手挡着眼睛,一阵惊呼。

    “嗡嗡嗡!”

    北京吉普的排气管子,浓烟密布,斑驳带着灰尘的车身,一闪而过!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剧烈声响,传遍草原,孝东轿车一震过后,被推出去六七米远,后两个轮胎卡死在制动带上,当场憋了,车头面目全非,留下满地碎屑!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张小乐降下北京吉普车窗, 探出脑袋先是吐了口痰。随即嘴角泛着微笑,一句话都没说,只左手伸出二指,在太阳穴上冲孝东敬了礼,随即干脆的倒车离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