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270 以前和未来,那个是他?
    林军回来以后,就被牵扯到孝东的案子之中,随后一直忙着东跑西颠的处理事情。燃文小说   w?w?w?.?r?a?n?w?e?n?`o r?g因为他是编外人员持枪打死一名罪犯,击伤一名罪犯,而这种事儿在道德层面,不用承担任何责任,但要在法律层面上讲,这事儿很麻烦。

    先,他不是刑警队的常备特勤,更不算路上见义勇为,顶天就是协助办案。所以,他没有任何持枪资格,更没有击毙罪犯的权利。但当时情况复杂,林军也确实受到生命威胁,并且有韩宗磊担保和临时给出的持枪许可,所以,上面开始进行非常繁琐的审查和案件复原,就连韩宗磊都被公安厅成立的警务督察小组,叫去连续问话三次,这还不包括检察院的介入,因为这涉及到孝东案的公诉。

    自从在内蒙抓到孝东以后,林军起码在这事儿上扯了一个月,弄他焦头烂额不胜其烦,而韩宗磊的口供很重要,如果他一旦嘴歪歪,瞎扯林军两句,那这事儿就说不清楚了。但老韩还算仗义,说话比较客观,把当时情况不厌其烦的写报告往上交。

    最后,让林军把这事儿处理干净的,还是人家大可可!因为韩宗磊不可能天天给林军普及法律知识,而林军虽然不是法盲,但对法律细节也谈不上倒背如流,所以,林军每到要办事儿的时候,总是给郑可打电话咨询一下。而郑可帮着林军分析了两回,还特意把他在h市当特勤的资料,和一定奖励资料传真给了珲春公安局。

    就是这两份资料,让林军如有神助,起码他有话跟上面说了:“操,哥们,不是没为社会治安出过力,你看,我在老家,就在大案队帮过忙,有持枪和警民协作经验,也有帮助破案的奖励!”

    有了这份在体制内工作过的履历,在加上多次调查取证,和当时参与办案的刑警口供,林军可算摆脱了这个麻烦。

    而孝东,金文国,还有朱佑的几个同伙,案子也全部到了检察院,其结果也显而易见!

    孝东是第一被告,他指使杀人,包庇罪,提供作案工具罪,提供枪支弹药罪,窝藏罪等一系列罪名足足写了两页起诉书。金文国是主要牵线搭桥的人,上下都得指认他,所以,洗白基本不可能,而朱佑同伙那更不用说了,海富明珠那一把事儿,就够他们蹲在看守所里哭三天的……

    这帮人,安乐死,基本没悬念了。

    刚开始孝东还咬死不说,想着外面的家人,能给他活动一下,起码能弄个死缓啥的。但刑警那边保护了案件进程,孝东并不知道朱佑跑了,所以,韩宗磊反反复复炸他数次,孝东彻底崩溃,坚持不住了,一回合就把事儿全吐了。

    但其实有没有这份口供,对孝东的结果影响都不大,公安厅高度关注的案子,是你一个三线城市的“小富商”能运作的吗?

    而这件事儿里,最牛B的还是朱佑!这个嘴上满是道义,心里全是无义的中年汉子,在果断抛弃完累赘亲戚以后,还真让他跑了!

    目前在逃,身上挂着a级通缉令,不知去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眨眼间案子过了一个多月,时间来到七月末。

    这天,林军到市局处理完最后一点事儿,就遇见了韩宗磊。

    “你那点事儿,还没捅咕完呢?”韩宗磊最近忙的不行,一个人要面对公安厅,公安局内部,检察院,纪委等多个部门,基本已经快**废了,眼睛都整蓝了。

    “就怨你,你没那两下子,让我拿什么枪?!这点破事儿弄的,我差点没蹲进去!”林军烦躁的说道。

    韩宗磊看着林军一笑,随即拍着他肩膀说道:“行了,你占多大便宜,你心里有数!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林军也笑了。

    “唰!”韩宗磊扫了一眼手表,随即说道:“今天晚上我没事儿,一块吃个饭吧!这段时间一直忙案子,上回你帮我儿子的事儿,我还没谢你呢!”

    “我可JB没钱贿赂你!”林军已经跟韩宗磊混熟了。

    “操,我的胃口,也不是你现在能满足的!”韩宗磊善意一笑,随后继续说道:“晚上打电话吧!”

    “行!”林军点头,随后迈步走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延吉。

    帝豪的老板刘总,正坐在自己会所的一楼大厅,一边喝茶,一边在平板电脑上看着新闻。

    “踏踏!”

    会所门口的旋转门晃动,钟振北迈着大步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哎,小钟,来了啊,坐!”刘总放下平板电脑,冲着钟振北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“刘哥,起的挺早啊!”钟振北一笑,迈步做到刘总旁边,翘着二郎腿,随手摸了摸脑袋。

    “你给我打电话,我就起来了!”刘总抽出中华,递给了钟振北一根。

    “我不抽烟,没学会呢,呵呵!”钟振北随意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“手头紧啊?”刘总自己点了根烟,随即晃动了一下手表,笑呵呵的冲钟振北问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不紧能管你借钱吗?”钟振北咧嘴一笑,没有一点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“小钟,我干这么大个买卖,不缺挣钱的人,但缺能压麻烦的人!这钱,给谁都是给!我为啥不挑个顺眼的呢?”刘总一笑,拇指和食指掐着烟,非常干脆的冲钟振北说道:“来,我这儿干吧?!一个月三万!”

    钟振北再次挠了挠脑袋,随即拿起茶壶给刘总倒满,并且低头回道:“哥,你看错我了!”

    刘总一愣。

    “哥,你能让我来,是看得起我!但我管你借钱,除了拿你当哥哥,也当朋友!”钟振北说完,茶壶也再次放在了桌面上。

    “啊!”刘总沉默一下,笑着点了点头,随即干脆的从茶几底下拿出一个牛皮信封,推到了桌面上。

    “谢了昂!”钟振北停顿一下,拿起信封就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走啊?”刘总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个小贺,之后还来过吗?”钟振北低头看着刘总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刘总干脆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刘总,咱俩是朋友,有事儿你话说!”钟振北拿着信封,果断离去,多一句话都没再说。

    谁要说这个国内还有收保护费的,那纯粹是古惑仔看多了,或者是碰上傻B了。但从今天开始,刘总跟几乎坐着火箭窜起的钟振北成了“朋友”。

    钟振北在未来一段时间内,经常以借钱为理由,在刘总这儿拿钱。每回要的都不少,但绝对不过分,而刘总每次也都给,从未拒绝过。

    俩人之间从来不打欠条,而这钱刘总似乎也没指望着小北还过!

    但也是从今天开始,社会上那帮傻了吧唧的二五子,就没有再来帝豪找过麻烦,而帝豪的生意虽然谈不上有多大增长,但起码省心了,没烦心事儿了。

    哎,这就是刘总想要的,省心,简单,足够了。

    至于钟振北为啥没答应刘总来帝豪工作,后来林军也问过他,而钟振北则是回道:“我要拿了,他一个月给的三万块钱!那我是员工,他是老板!他骂我,我敢吱声吗?”

    林军无语。

    “但我要不拿,我骂他,他敢吱声吗?!”钟振北皱眉再次反问。

    林军还是无语。

    人呐,一旦想通了,那似乎什么都通了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钟振北拿完钱出门以后,直接拨通了林军的手机。

    “你在哪儿呢?”钟振北问。

    “珲春呢!咋了?”林军答道。

    “我晚上回去,一块吃个饭吧!”

    “……行,你回来吧!”林军直接应了下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