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288 冷战
    林军和张小乐,还有钟振北走出病房以后,三人一块上了汉兰达。r?anw  en w?w?w?.?r?a?n?w?e?n?`o?r g?

    “你和李瘸子,这就算掰了?”钟振北摸着脑瓜子问道。

    “掰没掰,由李瘸子自己衡量!我只做了,我该做的事儿!”林军十分严谨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别JB扯淡,跟我你还玩这个?我就问你,李瘸子如果把上树划给你,再给你一点小甜头,然后让你滚蛋,你怎么办?”钟振北直言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吹牛B!孝东就值一个上树和那点小甜头啊?”林军还没等说话,张小乐就毫不犹豫的插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看,这不就完了吗?你要就这么滚蛋了,那你也不是我朋友!我他妈没这样的朋友!”钟振北摊手说完,随即用衣服裹住借给张小乐的枪,一边推门下车,一边说道:“有事儿给我打电话!”

    “谢了昂,小北!”林军沉默一下,认真的招呼道。

    “钱基本够花的时候,人就开始缺朋友了!”钟振北停顿一下,随即拍了拍林军的肩膀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连两天过去。

    林军和李瘸子之间的关系,降到了最低点。而他要闹掰的消息,也开始在珲春这个小圈子内散布开来。

    廖三和他亲弟弟是没影了,而他们肯定也听说林军把装B贩魏彬,还有艾龙全给干了。可他俩躲起来,应该不光是怕林军找他们,也是在躲着警察。这哥俩手里不缺钱,再加上家里有买卖支着,所以,短时间内应该很难出现了。

    其实在这件事儿里,林军对廖三的恨意不大,就连杜子腾和李英姬他们,对廖三也就是有个打架斗殴,江湖事江湖了的报复心态,真说有多大恨意,那完全谈不上。

    因为整个事件,廖三就是充当了一个导火索,真让林家极度反感的是李瘸子,艾龙,魏彬他们的做法!

    庆杰和小崔伤的最重,他们一个肚子里插着食管,一个中度脑裂正准备二次手术。林军基本每天都会来医院一趟,一看到庆杰连吃饭都往外吐血沫子,就气的直骂人。

    这帮孩子,从扫雪时期就跟着他!这期间,他们遭了多少罪,林军虽然没在嘴上说过,但心里非常有数!所以,平时他们惹点事儿,林军也会稍微纵容一些!就像杜子腾,他捅出这么些篓子,林军都不舍得按住削一顿,这他妈的因为艾龙和魏彬那点破事儿,一下就让人干折了五个,林军心里能不窜儿吗?

    这天中午。

    林军坐在医院,斜眼看着杜子腾骂道:“你特么咋跟个牛犊子似的?让人干成这个B样,还能吃三碗饭?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都是外伤。”杜子腾满嘴是油,很有道理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,我就纳闷了,人家庆杰和小崔伤的那么重,你咋没事儿呢?你当时是不是跑了?”小岩一边削着苹果,一边嘴损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滚犊子!我什么战斗力,他俩什么战斗力?不是吹牛B,我手里要掐一根镐把子,只要身体不脱力,三米之内谁也上不来!”杜子腾拍着胸脯子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也快跟魏彬一样了,吹牛B眼睛都不眨!”葛壮壮那天揍艾龙,后背缝合的伤口二次崩裂,创伤面积加大,弄得他睡觉都得趴着。

    “……哎呦,吃着呢?”

    就在众人聊天的时候,吴忠永和张小乐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林军扫向二人顿时一愣,略微点头,冲吴忠永问道:“你咋来了?”

    “操,出这么大事儿,我能不来看看嘛?你回来那天,我就回来了!”吴忠永答了一句,随即把手里拎着的水果放在了床头。

    “坐吧!”张小乐招呼着吴忠永说道。

    吴忠永听到这话,拿起凳子就要坐在林军旁边。

    “哎,先别坐了!”林军突然面无表情的拦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咋地了,给我坐的地方都没有了啊?”吴忠永无语的看着林军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要来看子腾他们,咱俩能喝点,但你要是说别的事儿,那你还是别坐了!”林军直白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军,总这么僵着也不是事儿啊?上树你不运营了啊?”吴忠永沉默一下,看着林军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我的事儿。”林军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“……老李让我过来的!他说,在魏彬的事儿上,咱就不谈谁对谁错了。杜子腾他们伤了,但艾龙和老魏也没好过,他让我拿来一张存折,上面有二十万……!”

    “得得得!”林军皱眉直接摆了摆手,打断吴忠永的话以后,开口说道:“我没别的意思,当天,我也跟老李说了!他不是找魏彬想压压我吗?你告诉他,这事儿我当真了,不和魏彬分出个公母,我俩肯定没的谈!”

    “军,你这不是赌气吗?”吴忠永劝道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林军站了起来,伸手搂住吴忠永的脖子,随即在他耳边,轻声的问道:“老吴,我对你不错吧?”

    吴忠永听到这话,瞬间沉默。

    “别掺和这事儿!行吗?”林军再问。

    “恩!”吴忠永停顿一下,随即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头。

    方圆知道杜子腾他们出事儿以后,就从老家赶回了珲春,这几天他一直神神秘秘的,行踪异常飘忽。此刻,他坐在楼下的汉兰达里,拨通了小岩的手机。

    “喂,咋了?”小岩在病房内接通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下楼,跟我出去办点事儿。”方圆直接回道。

    “啊!行,你等我吧。”小岩应了一声,随即简单收拾了一下,就下楼找到了方圆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小岩拽开车门,随即冲着方圆问道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,你能整明白,咱俩谁是哥,谁是弟儿吗?我这腿脚,你让我开车?踩油门,给腿踩折了算谁的?”方圆坐在后座,无语的骂道。

    “好吧!”小岩瞬间顿悟,推开车门上了正驾驶。

    “这几天,你跟我在一块!军和乐乐要问,你就说,我找你是办林区的业务。”方圆嘱咐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小岩一愣,随即点头说道:“恩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岩岩,二代里,你和别人走的方向不一样,注定是个挨骂的位置,和我一样!”方圆沉默半晌,突兀的点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恩。”小岩再次一愣,随即沉默着开车离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