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298 中年易鹏远
    一天以后,李瘸子和吴忠永飞了上海,抵达以后,二人去了市区一家星级宾馆落脚。? ? 火然? 文  w?w?w?.?r a?n?wen`org

    晚上,七点左右,吴忠永叫上李瘸子,俩人打了一台出租车,随即到了徐家汇商业圈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浦东机场,一个三十多岁的美艳少妇拎着简洁的行李箱,迈步走出了机场,随后上了一台出租车,直接奔往李瘸子落脚的酒店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李瘸子和吴忠永在大厦等了不到两分钟,一个中年领着一个跟班,迈步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哎呦,老易,我们这刚想上楼!”吴忠永看见中年以后,笑呵呵的伸出了手掌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开了一下午会!你打电话的时候,我静音呢。”中年客气的寒暄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老李,这是易鹏远!老易。”吴忠永介绍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你好,李志!”李瘸子伸出了手掌。

    “你好,你好。”易鹏远粗略的扫了一眼李瘸子,随即说道:“换个地方,坐下聊会!”

    三人简单的寒暄过后,易鹏远的跟班从停车场开出来一台奥迪a6,随即三人上车,离开了此地。

    坐在车上,李瘸子插手打量着易鹏远,感觉此人挺低调。普通的穿着打扮,普通的配车,身上没有浮夸的手表与钻戒,鼻梁上架着的眼镜镜片很小,眼镜腿磨的亮,看着像是佩戴了挺长时间。他整个给人的感觉,就与徐家汇到了下班时间,满大街上走的都市白领如出一辙,没有任何特别。

    过了二十分钟,四个人来到商业圈附近的一家茶馆里,这里中等层次,消费大众,但包房典雅,周围环境安静恬淡,很适合谈工作,谈事儿。

    众人进了包房,易鹏远的跟班轻车熟路的点了一些茶水,干果,随即在茶海一旁伺候着。

    落座以后,吴忠永冲李瘸子小声说道:“这帮人挺现实,习惯先谈钱,再交朋友,你不用客气,直说主题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你引个头!”李瘸子放下衣服,随口回道。

    “老易,你这也挺忙的,咱就长话短说!”吴忠永一笑,随即搓着手掌继续道:“老李手里有点闲钱,想往你那儿放一放。”

    “多少啊?”易鹏远端起茶杯,话语无比简洁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现在还不好说,但一千往上肯定有。”李瘸子没把话说的那么死。

    “随要随到吗?”易鹏远停顿不到一秒,看着老李问道。

    “恩,提前半天打声招呼就行。”李瘸子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这儿只走借贷,不走公司,老吴跟你说这事儿了吗?”易鹏远扶了扶眼镜,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恩,这事儿我都跟他交代完了。”吴忠永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没有老吴介绍,我是不收散钱的。搞金融不怕赔点钱,但就怕麻烦,你也知道涉及到钱的事儿,总是容易出现分歧跟口角。”易鹏远扫了一眼吴忠永,提前打了一剂预防针。

    “呵呵,我来上海是办公司的业务,老吴说他有个这样的朋友,我就想着见见!赚钱是其次,大家交个朋友呗!”李瘸子点头一笑。

    易鹏远一愣,随即看着吴忠永回道:“有老吴在,咱才有合作的机会,彼此都不了解,试两次,看看啥情况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!”李瘸子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还有点事儿,咱今天就到这儿吧。”易鹏远看似是一个极度务实主义者,事儿谈完了,直接就准备走人。

    “行,那你忙吧。”

    “小明儿,用你最大的热情,招待好两位老板!”易鹏远冲着跟班嘱咐了一句,随即站起身冲李瘸子和吴忠永摆手说道:“不好意思了!两三个月,挣一年的花销,时间总是很赶!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,没事儿!”李瘸子也起身和他握了一下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上12点,李瘸子和吴忠永被易鹏远跟班招待完以后,随即回了酒店。二人都没少喝,所以,简单交谈几句,就各自回了客房。

    “吱嘎!”李瘸子推门进入房间,随即看见一个倩影正在帮自己整理东西,顿时笑着问道:“你怎么进来的?”

    “刷!”三十多岁的美艳少妇,笑着回过了头,清爽的答道:“门卡,你不还放在门口垃圾桶下面吗?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李瘸子一笑,随即疲惫的躺在床上,四仰八叉的问道:“小琴,一晃又好几个月没看见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忙,我也忙。”小琴一边帮李瘸子叠着裤子,一边随口问道:“谈的怎么样啊?”

    “人是个稳当人,看不见底!”李瘸子搓了搓脸蛋子回道。

    “搞金融的,就跟搞政治的一样,话不说满,人不张扬,能装着呢。”小琴捋着梢,继续问道:“你要投钱啊?”

    “我正考虑呢。”李瘸子皱眉回道。

    “那么多钱,一次**给一个陌生人,这怎么说都有点不托底!人心隔肚皮,他穿上西装是老板,但脱了衣服,谁知道他啥样啊!我觉得,你要谨慎一点。”小琴极力劝说道。

    “别的我倒不怕!就是我最近和林军闹的不愉快,这时候有人让我动钱,我心里有点犯嘀咕!”李瘸子摸了摸脑袋,随即补充道:“但这确实是个机会!老易只要真是这个状态,那我搭上他,资本问题就解决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想投?”小琴皱着眉头,再次劝说道:“我感觉有点冒险!说句难听的,这个老易把钱全给你卷跑了,你上哪儿找他人去?私人借贷,他弄个假身份,你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!我犹豫,就犹豫在这儿呢。”李瘸子点了点头,陷入了纠结状态。

    小琴摇着手指,坐在床上帮李瘸子思考半天,随即突然说了一句:“哎,人不是老吴介绍的吗?!你让他担保啊!老吴在左右牵的线,只要他担保,那说明这事儿里面就没有问题啊!如果那个老易要卷钱跑,那老吴就等于是涉嫌诈骗,他得还这个钱啊!不还就蹲监狱了!”

    “这样好吗?老吴会不会觉得不舒服?他给我介绍的来钱路子,我回头还让他担保,这事儿……!”李瘸子听到小琴的话,先是眼睛一亮,但随后皱眉回道。

    “老李,这可不是小钱,你没个担保,回头真出事儿了,你不得跳楼啊?”小琴看着李瘸子,咬着红唇继续说道:“我跟你说,小钱可以讲朋友情谊,但大钱,一定丁是丁卯是卯!这样对大家都好……!”

    李瘸子听到这话,再次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一头,杜子腾,葛壮壮,抵达了河塘县,并且用一天时间,就摸到了付志刚经常去的几个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