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300 刚子棋牌室
    五个小时以后,林军,张小乐,开着杜子腾那台别克gL8,抵达了延吉周边的河塘县,随即停在一家市门口,静静等待着。ranw?en w?w?w?.?r?a?n?w?e?n?`org

    大概十五分钟以后,一台汉兰达停在gL8 旁边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杜子腾推门下车,迈步就走到了gL8副驾驶旁边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林军叼着烟降下车窗,随即直接问道:“事儿办好了吗?”

    “他在这边有不少破鞋,晚上睡觉的地方非常不固定!我跟了两回,但都不好跟,这破B地方车太少,一直跟着太扎眼!”杜子腾低着头,随即继续回道:“不过这小子有个棋牌室,就在前面不远,他晚上没事儿的时候,会在局子上凑个手!”

    “现在,他能在吗?”林军再次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好说!”杜子腾摇了摇头,随即机智的回道:“不过,这小子上哪儿,身边都跟着三四个朋友!万一他们身上有响儿,咱也不是太好办,你说呢?”

    “呵呵,虎B也学会用脑袋考虑问题了。”张小乐被杜子腾逗笑了。

    “来,你和壮壮上车,咱过去看看!”林军快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也是个虎B,操!”杜子腾扫了一眼林军,随即无奈的喊道:“壮壮,把车停边上,咱走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半个小时以后,某高档住宅小区外面,“刚子棋牌室”门口。

    林军背手拿着车钥匙,左腿不太敢吃劲儿的迈步上了楼梯。而他后面跟着张小乐,杜子腾,还有葛壮壮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掀开门帘,林军四人进入了烟雾缭绕的棋牌室里面,而此刻虽然已经深夜11点半左右,但屋里依旧挺火爆,大概还有六七桌上面,是坐着人的。

    “哥们,玩啊?”吧台里走出一个青年,上前搭话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操,上这儿来不玩,还学习啊!”林军晃动了一下脖子,随即笑眯眯的向四周打量了一眼,冲着青年问了一句:“哎,大刚不在啊?”

    “啊,你和刚哥认识啊?”青年一愣。

    “呵呵,认识。”林军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行,那你玩吧,我给你让一圈,前一圈牌,我就不抽水了。”青年招呼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先看看!”

    林军一把扒拉开他,随即往前走了两步,直接坐在了一张空的麻将桌上。

    “哎,哥们,别往桌子上坐啊!”里面有一个中年,皱眉喊道:“那么多椅子呢,你坐椅子上呗!那麻将桌都是电子的,压坏了咋整?”

    “我歇一会,呵呵!”林军脸上挂着笑意,根本没动地方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张小乐背手走到一张有人的麻将桌旁,然后看了一眼自己身前的这个赌徒,随即骂骂咧咧的说道:“操,你会打麻将吗?三万单闲,你咋不打呢?犹豫啥呢?”

    “刷!”赌徒皱眉回头,随即说道:“不玩上一边去!”

    “操,玩多大的啊,赢房子赢地的啊?你就打了,他能点多少钱的炮?”张小乐依旧背着右手,随即笑呵呵的替赌徒抓起三万,直接打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糊了!”

    下家立马接茬说道。

    “操,你他妈有病啊!”赌徒瞬间站起,伸手推着张小乐,冲吧台喊道:“你家还能不能JB干了?怎么看热闹的都干进来了?”

    “你们啥意思啊?”刚才呵斥林军的那个中年,光着膀子站起来骂道:“妈B的,要找事儿,是不?!”

    “呵呵,我就歇一会!”林军依旧坐在桌子上回道。

    “你歇个JB!”中年壮汉迈步冲过来,伸手就奔着林军脖领子抓去,嘴里还骂道:“艹你妈,来,有事儿咱们外面说!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林军反手直接扣住中年的腕子,脸上挂着笑意,右手拿着烟灰缸,直接砸在壮汉的脑袋上!

    “我艹你妈!”中年捂脸骂了一句,随即喊道:“小光!!带人出来!”

    “趴着,艹你妈的!”林军伸着伤腿,一脚砸在了中年的脑袋上。

    “还玩你妈了个B啊!”杜子腾突然伸手,直接掀翻一张麻将桌,赌徒们立马后退,桌上的杂物轰然散落在地。

    “呼啦啦!”

    屋里的休息室内,眨眼间冲出了六七个青年,手里全都攥着片刀和暖气管子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张小乐瞬间从怀里拽出一把黝黑铮亮的锯断单管猎,枪口对准休息室冲出来的众人,多一句话都没说。

    众人看见枪,瞬间收住脚步。

    林军根本没抬头,脚踩着壮汉,左手抓着他的头问道:“艹你妈,你是管事儿的呗?”

    “哥们,因为啥啊,还拿着枪来?咱哪儿错了,你给句话呗?”壮汉喘着粗气,身体弯曲,抬头看向了林军。

    “你叫啥啊?”林军面无表情的低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房子!”

    “啊,房子是吧?!”林军点了点头,随即右手指着他的鼻子说道:“艹你妈,你给我听好喽,我叫林军!付志刚不是要找我吗?你替我给他带句话,告诉他,我来河塘了!你让他把家里的社会小精英都划拉划拉,我等他信!”

    “呵呵,行,我记住了!”壮汉斜眼看着林军,脸色涨红的一笑,点头回道。

    “哎,好叻!”林军点头,随即一脚踹在壮汉的脑袋上,招呼着张小乐他们喊道:“走了!”

    两分钟以后,众人离开棋牌室。

    “嘀铃铃!”

    几乎同时,林军手机响起。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“你要约我啊?”付志刚声音低沉的喝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河塘第一把大拿吗?艹你妈,我要换地方干你,我都不叫林军!挑你擅长的,玩你熟悉的!人划拉完了,你给我打电话!”林军面无表情的扔了一句,随即直接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五秒以后,何志刚回了一条短信。

    明晚,八点,双龙山公墓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珲春,富海韵苑小区门口,一台轿车停滞。

    “喂,老李,你还得几天能回来啊?恩恩,这边招标的抵押金已经交了……!”艾龙耳朵上夹着电话,推开车门,手里掐着车钥匙,低头走进了一家水果市。

    “吱嘎!”

    一台奇瑞轿车停在艾龙的车后面,随即关了大灯,熄了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