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319 志愿者
    叙国。??? ?燃文小说 ?  w?w?w?.?ranwen`org

    夜晚温度极低的沙漠地带,周围荒无人烟。

    “哗啦啦!”

    小辰裹着抗寒的军常服外套,将一桶汽油倒在悍马车油箱里,随即站在原地越地越想来气,一脚蹬在车头上骂道:“艹他妈的,太JB没有人味了!咱们就剩三个人,他还让咱现在就把东西送回去!往前都他妈B的干乱套了,是个男的手里就有枪,这能过去吗?”

    “我就说你别扯他!咱安安稳稳挣点不费劲儿的钱多好?这他妈的大佛让人抓住了,能花钱整回来还行,但要他妈的给脑袋割下来,给祭祀了……你咋跟军说!?”阳坐在车里,舔着干裂的嘴唇,语气也挺冲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现在开始怨我了?拿钱的时候,你咋乐的跟个孙子似的呢?”小辰烦躁的骂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操!都少说两句吧行吗?就是给B撕开了,咱不也得回去吗?!”悍马后座还有一个青年,二十五六岁左右,叫**,是小辰新叫进来的人,双方就干这么一把事儿,还折的稀碎。

    “算了,我不跟你吵吵,等回去,我再跟你撕!”小辰叉腰站了半秒,随即看着阳问道:“gps还能用吗?”

    “我他妈让你给我买个野战的,你为了省俩B钱非得整个车载的!这他妈都花成啥样了?u口全是沙子,插都插不进去。”阳捅咕了两下,随即烦躁的回道:“波,拿着手电筒照地图,用指北针!”

    “……真他妈不知道你们咋活到现在的!说好的现代化野战作业呢?!用JB指北针……还得看着地图……太他妈锻炼人了。”**长叹一声,随即只能掏出一只长的强光手电,并且在腿上摊开了区域地图。

    “你先来!俩小时以后,我换你!”小辰带上手套,随即拽开车门坐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悍马起步,带起无尽沙尘,离开了此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次日,国内杭州,深海国际救援会办事处。

    “你好,我找一下苏蕊,她给我打过电话。”一个青年,提着简单的旅行包,言语客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稍等。”前台接待点了点头,随即用内线电话拨了过去,聊了几句以后,抬头冲着青年说道:“稍等两分钟,她马上过来!”

    “好!”青年点了点头,随即安静的站在一旁,不知道在想着什么。

    两三分钟以后,一个穿着黑色西服套装,个子高挑,双腿笔直,画着淡妆的丹凤眼美女,步伐很快的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接电话的是你?”苏蕊扫了一眼青年,随即问道。

    “恩!”

    “知道去哪儿吗?”苏蕊再问。

    “恩!”青年再次肯定道。

    “好,你跟我来!”苏蕊点了点头,随即带着青年快步离去。

    青年打量着苏蕊,感觉这娘们好像有点不会笑,说话梆硬,表情梆硬,但长滴还行。

    五分钟以后,体测室。

    “来,先别忙了,帮他检查一下!”苏蕊一边招呼着工作人员,一边指着体能测试器,随即冲青年说道:“袜子脱了,双脚和双手的皮肤接触到金属杆,站直别动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好。”青年也没墨迹,弯腰坐在椅子上就开始脱鞋,脱袜子。

    “你检测,我说,你听!”苏蕊办事儿利索,青年在准备检测的时候,她组织一下语言,快说道:“你出国的地点是叙利亚,是隶属于深蓝国际救援会的志愿者,时间一周。一会你填完资料,与其他志愿者在两小时以后登机,抵达目的地之前,你和大部队一起走就行,到了地方,有人会接待你!”

    “我的护照呢,怎么解决?”青年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就不用你管了。”苏蕊干脆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我的护照,不用我管了?你们挺厉害啊?”青年一愣。

    “我们是国际性非盈利组织!受社会监督,但目前没有相关机构直管!”苏蕊霸气无比的扔下一句,随即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一个小时以后。

    青年填完资料,对方要给他拍照进行留底,而且还得是赤-裸上半身的。青年勃然大怒,直接骂了句:“滚犊子!!你家志愿者,还得脱衣服露点肉啊?”

    两个小时以后,民航客机上。

    青年与其他志愿者一起坐在舱室内,他扭头看了一眼,现这帮人全都是二十郎当岁的小男孩,小女孩,没有一个年龄比较大的。而且这帮人很吵很闹,不是拿平板看东西,就是叽叽喳喳的扯犊子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青年眉头一皱,脱掉外套盖在脸上就准备睡觉。

    “哎,哥们,你哪个单位的?”青年旁边的一个小伙,笑呵呵的上前搭话。

    “……有事儿啊?”青年抬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,我国土资源局的,呵呵,来这儿不都是交朋友吗?”小伙龇牙一笑,随即问道:“你也请年假出来旅游啊?”

    “不是志愿者吗?!怎么还旅游呢?”青年十分不解。

    “呵呵,操!”小伙一愣,随即撇嘴回道:“得,我还碰见个雷锋。”

    青年厌烦的扫了他一眼,直接将衣服再次蒙在脸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天以后,阿勒颇。

    “哗啦啦!”

    小辰嘴上蒙着迷彩围巾,眼睛下面裸露出的皮肤,已经干裂水肿,一层层的往下掉皮。

    “最后一桶油了吧?还有俩小时黑天,咱坚持住昂,曙光就在眼前!”阳挺JB乐观的坐在车里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现这两天,车最省的就是大灯,艹他妈一次都没开过!”**饿的眼睛蓝,刚吃了一盒压缩饼干,并且配着无数口唾沫咽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别叨B了,你不就挣这个钱吗?!这辛亏走的时候是按八个人分配的补给,要不你现在就得吃屎……!”阳笑呵呵的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操,吃-屎没问题,但我得能拉出来啊!”**叹息了一声,随即看着逐渐昏黄的天空喊道:“干这一趟活儿,我爸就还能活两年!行了,吃-屎也认了!”

    阳双腿搭在车门上,闭眼听着这话,沉默数秒后张嘴问道:“小辰答应给你多少?”

    “八千美刀。”**一愣。

    “……能回去,我借你点。”阳干脆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行,我也不客气了。”**低头沉默一下,用力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恶劣的自然环境,时刻命悬一线的生活,让几天之前还不认识的陌生人,迅积累情感,由路人甲瞬间转换成了生死相托的兄弟!

    曾几何时,林军也是他们的一员!而如今,他在哪儿?

    两公里以外,马达声逐渐扩散,小辰坐在车头上,顶替了大佛的观察位置,正一口口的咬着梆硬且掺着砂石的牛肉干,突然看见平地上,军用天平测量仪里的水银生抖动。

    “操!”小车一愣,迅跳下车头,随即喊道:“西北方向,一公里左右!架枪,马上走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