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325 赤子
    抓回来的本地人,是**和阳“审”的,但弄了得有十多分钟对方也没有服软,最后两人试着答应给本地人五千美刀,人家顿时就松口了……

    本地人撂完以后,当天晚上,翟耀抽出私人时间,请林军,阳,还有**一块吃了个饭。?燃文小说???? ?? ? w?ww.ranwen`org这是小辰等人为其服务以后,翟耀第一次跟这帮人吃饭。

    餐桌上,基本摆放的都是国内菜系,虽然简单,但很丰盛。

    “……小军,你在国内都忙些啥啊?!怎么还会干这些活儿啊?”翟耀抿了口红酒,随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以前在国外呆过一段,缅甸。”林军含糊着说道:“累了,现在在家里弄点买卖!”

    “哪儿啊?”翟耀又问。

    “珲c!”

    “啊!”翟耀听到这个地名点了点头,随即笑着说道:“哎,那块盛产林木是吧?!”

    “对,整木材的比较多。”林军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……呵呵,在珲c我也认识几个朋友。”翟耀一笑,随即感叹一声:“在这儿啊,生存环境跟国内比差太远了,有好处,也有坏处。这儿没有人情走动,有钱,有物资,那啥事儿都能办!但在家不行,你一米高的时候,钱能解决很多事儿,但你两米高的时候,有些事儿,就跟钱没多大关系了。”

    林军听到翟耀的话一愣。

    “我过段时间可能也回国,说不定还真去延市溜达一圈,到那儿找你,你不能不认识我吧?呵呵。”翟耀像是开着玩笑,随口说道:“能安排安排我吧?”

    “呵呵,那得看咋安排!能力范围之内,你来了,我要在家,肯定带你溜达溜达。”林军停顿一下,点头接上了话。

    “你们给我干活,我拿钱,咱是合作关系!私下里,我请你们吃饭,你们也都来,那就是朋友关系!”翟耀眨了眨眼睛,随即看向三人说道:“是朋友,就难免会相互排除烦恼,国内国外,你们有事儿,可以找我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阳点头一笑。

    “我敬你一杯。”**挺尊重翟耀这种人,特意倒了杯酒,站起身说道。

    “叮咚!”

    四人举杯一撞,共同喝了一口,随即翟耀说道:“对方藏匿地点抠出来了!明天你们去,我给你们安排一个人,他领路。”

    “谁啊?”林军一愣。

    “你见过,海峰!”翟耀看着林军,嘴上挂着笑意说道:“他在大学的时候,就参与国际救援任务,经验丰富,深蓝以前就是他牵头创办的,算是元老之一!”

    林军,阳,还有**,听到这个名字,顿时一愣。

    “吃吧。”翟耀招呼了一声众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深蓝员工部。

    海峰享受高层待遇,有私人房间和相对现代化的生活用具,晚上他工作结束以后,回来就开始收整简单的旅途用品,包括食物储备。

    “吱嘎。”

    房门推开,一个美丽的女孩,穿着粉白色的护士装,疲惫的摘下头顶的帽子,笑着问了一句:“你干嘛呢?”

    “哦,明天我要出阿勒颇一趟,办点公事儿。”海峰的留海上沾染着汗珠,一缕一缕的垂在额头,笑起来时,阳光,乐观,牙齿很白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出差,你怎么会出差?”女孩一愣,一边脱鞋,一边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翟耀要了一批医用物资,在中途出了点问题,我过去看看。”海峰将简单的背囊拉上拉链,随即擦了擦额头的汗水。

    “他让你去的?”姑娘额头拧了个疙瘩, 随即立马劝说道:“你不许去!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翟耀和你不一样,他做事儿只从利益出发!上回因为慈善款的事儿,你俩已经快闹掰了,这时候让你出阿勒颇,我觉得不是好事儿。”姑娘极力劝说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看你那傻样!”海峰伸手刮了姑娘鼻子一下,随即摇头说道:“我俩确实有分歧,但不至于到你想的那一步!毕竟我俩从高中就在一个学校,认识也快十年了。翟耀是变了点,但……我不也在变吗?”

    “你想的太简单!!我不让你去……!”姑娘有点急了。

    “蕊蕊,不是我想的太简单,而是有些事儿,我不愿意去细琢磨!”海峰伸手摸着姑娘的秀发,随即回道:“我准备回国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什么意思?”蕊蕊呆愣。

    “理想撞击不到一块,我留着也没意思!我准备单干,在国内做……!”海峰咬了咬嘴唇,十分认真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终于开窍了。”蕊蕊瞬间宛若雷击,她是一分钟都不想在这儿呆,因为来这儿,她只是纯粹的想跟海峰在一块。而对于一个小女人来说,国际人道,国际援助,陌生人是死是活,似乎跟她关系都不大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海峰从后面搂住蕊蕊的腰肢,两人站在窗户面前,看着一望无际的混沌与颓废,轻轻摇晃。

    “蕊蕊,你知道为什么我非要做……这个工作吗?”海峰看着窗外,声音柔和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04年12月份,我和家人去印尼碰到了海啸……十米高的巨浪,在我们毫无准备的情况下登陆……机场,车站,全部瘫痪……我们语言不通,就被困在那里……饿了两天……身体的痛苦,和内心的绝望,几乎让我崩溃……我获救时,见到的第一个给我吃的,给我打针的,是一个日本人。我问他,你们开工资吗?他说不开!我说,那你为什么跑这么远参加救护工作,是政府安排的吗?他告诉我不是!我理解不了,但他跟我说,日本也经常发生海啸……!”海峰叹息一声,随即回道:“我们受过高等教育,而我学的就是经济学!刚开始我觉得经济学的作用,如果产生不了利益,那就等于白学!但死过一次我发现,其实……对一个经济学学者来讲,经营一家公司,不挣钱,也挺有满足感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蕊蕊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“理想只是片刻的激情。翟耀变了,不能怨他,我还能坚持下去,也不代表有多高尚!”海峰闭着眼睛,闻着蕊蕊身上的体香,有些愧疚的说道:“让你跟着来,遭了这么多罪,我欠你一个承诺……而这个承诺我会用一辈子偿还……当我们风烛残年时,我带着你,再次回到这里……看看眼前这片混沌,是否已经变成碧蓝的天空……!”

    p.s:下一张8点10分左右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