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327 爱的火辣辣
    粉色t恤男一听,高个子骂他骂的如此粗鄙,顿时有点下不来台,随即声音充满愤怒的喊道:“你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这么骂我?!”

    “你他妈出来。r?anwen w?w?w?.?r?a?n?w?e?n?`o?r?g?”高个子咬着牙,伸手就拽住了粉色t恤,随即就往外面薅。

    “你别碰我!”粉色t恤低头开始挣扎,小细腿费力的支撑着身体。

    “碰你咋地!”高个子一拳怼在了他的胸口。

    “你他妈不是人……!”

    两人说着就在原地撕扯了起来,刚开始高个子还保持克制,后来他被抓了几下,顿时勃然大怒,伸手就打!

    李英姬这时候也琢磨出味儿来了,他刚开始以为这俩人是朋友,但万万没想到,人家是“已婚多年”的两口子!

    所以,李英姬刚开始就站在一旁劝了几句,也不敢动手拉架,他怕越拉事儿越没完,因为毕竟那个粉色t恤男,好像还真想给他掰弯!

    “我他妈看你这段时间就不是好嘚瑟!出来办个事儿,你还穿个绿裤子!昨晚出台为啥没把钱给我?!你给谁花了?艹你妈妈的,我揍死你!”高个子一看没事儿就经常健身,体格极壮,他左手耗着小伙的头发,右手拿着皮带卡卡往下抽!

    “哎,别他妈打了!至于吗?”杜子腾皱眉站起来,好心劝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差不多得了!操,因为这点事儿,磕不磕碜啊!”庆杰也劝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打我媳妇,跟你有啥关系!”高个子回头顶了一句,随即伸手继续猛削。

    “拉开,拉开!”

    又有几个青年站起来,随即招呼着众人,伸手拉架!

    “哥们,他让我干,我都不能干!我他妈不扯这个,你别没完没了的!”李英姬也拽住了高个子的胳膊。

    “去你妈的,你给我松开。”高个子青年瞪着眼珠子冲李英姬吼道。

    “你别我骂我昂!”李英姬有点烦的说了一句,随即拉着粉色t恤男说道:“你好像挨揍有瘾,不会往后站站啊!操!”

    “撒开?!”高个子再次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没完了?”李英姬斜眼喝问道。

    “滚他妈犊子!”高个子一甩胳膊,用力过猛之下,肘关节直接打在了李英姬的鼻子上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一声脆响,李英姬低头瞬间捂住鼻子,随即感觉手里温热,抬头在一看,鼻眼已经出血了!

    “艹你妈,削他!”李英姬嗷的一声,随即上去就是一个大嘴巴子,高个子青年脑袋一阵摇晃,。退到了墙角。

    “呼啦啦!”

    庆杰,壮壮,杜子腾一块冲上来,他们先拉开众人,随即也没动手,杜子腾则是指着高个子青年说道:“你赶紧走吧!”

    “我他妈跟你没完!”高个子指着李英姬,咬牙切齿的骂道。

    “少说两句!不看你是特殊人群,我他妈早揍你了!”杜子腾心烦意乱的拉着李英姬,没让他在动手。

    “你给我等着!”高个子冲李英姬又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咣!”李英姬上去就是一脚,嘴里喊道:“我等着,你能咋地我?!屁-眼子和b你都分不清,你吵吵啥?”

    “你等着!”高个子再次骂了一句,随即咬牙就走了。

    “谁他妈给他领来的?”杜子腾挺无语的看着众人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们都是金柜上班的鸭子,卫哥说用人摆场,我就给他们打电话凑了个人头。”一个小伙坐在沙发上说道。

    “他叫啥啊?”杜子腾再问。

    “叫大寒!呵呵,艺名!”小伙贱笑着回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回去你给他拿点人头费!这也是江湖儿女,挺不容易的。”杜子腾嘱咐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说,我他妈招谁惹谁了?!就唱歌想太多,还给鼻子整来事儿了!”李英姬用湿巾擦着脸,随即低头骂道。

    “大哥,走,我跟你上卫生间洗洗。”那个粉色t恤男,裤子上全是脚印,脸上被打的一道子一道子的,眼睛都充血了。

    “得得得,我可不跟你去……估计咱俩洗的不是一个地方……你离我远点,我看你脑袋疼!”李英姬赶紧摆了摆手,随即拿着一包纸,单独走进了卫生巾。

    “挺好个小伙,你说你图啥啊?”杜子腾看着粉色t恤男,无语的说道:“你也是金柜的啊?你叫啥啊?”

    “我叫何征!”

    “白瞎你这名儿了。”杜子腾叹息一声,随即没再说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分钟以后,楼下。

    “咚咚!”

    ktv老板敲了敲一辆轿车的车窗。

    “唰。”刘卫降下风挡玻璃,抬头看向了外面。

    “哥们,哪儿出问题了?”经理笑呵呵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欠谁的,你不知道啊?”刘卫面无表情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么说,我就知道了!”经理点了点头,随即回道:“今儿我给你拿十万,你先回去。明天我欠的,我肯定还上,你看行不?”

    刘卫看着他,没吭声。

    “你看,你整这么多人,我也做不了生意!我不挣钱,那啥还别人啊?”经理笑着舔了舔嘴唇,随即继续说道:“你意思我明白了!明天肯定把这事儿抹平,你看咋样?”

    “你最好别让我再来,我油费挺贵的。”刘卫点了点头,启动了汽车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经理将一个牛皮袋子顺手扔进了车里。

    “啪!”刘卫没在说话,一边开车离去,一边拨通杜子腾的电话说道:“让人撤了,一会满汉楼吃饭!”

    二十分钟以后,杜子腾带着乌泱泱一大帮人离开了ktv,而那个被生活,被红尘掰弯的何征也在人群里面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叙国,距离阿勒颇城市中心的数百公里以外,牧马人停在荒漠之中,旁边支起了帐篷。

    “这白天也不太敢走,速度很慢。”林军将加热器插在点烟器上,一边吃着盆里半生不熟的方便面,一边皱眉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明天能到。”海峰在车下活动着身体,快速补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不知名地区,大佛中枪的部位,虽然已经取出了子弹,但还是感染流脓,他发烧近四十度,意识已经有点混乱。

    “……妈的……死……死在国外了……!”大佛躺在废墟之中的硬海绵垫子上,语气无限遗憾的呢喃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