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336 三个月试用(加更1)
    大寒进医院没多久,小崔就过去送钱了,送了八千。ranw?en w?w?w?.ranwen`org

    外科诊室里。

    “哥们,这事儿咱就不说谁对谁错了!你那个亲戚章总,和我家领导都认识,我给你拿八千块钱,你看看病吧……!”小崔还是挺客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艹你妈!”大寒躺在病床上,疯狗一样的骂道。

    人就是这样,如果小崔不来送钱,大寒也就自己花钱看病了。但小崔一来送钱,他就会以为,是小崔和李英姬怕事儿了。

    “你别骂我昂,咱俩也没事儿。”小崔皱眉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艹尼玛!你告诉李英姬和拿刀那小子,一万两万的我不差,你让他等着就完了……!”大寒继续骂道。

    “你特么嘴干净点!”小崔有点烦了,连续被骂了两句,小心脏稍微有点澎湃。

    “去你妈的!”大寒又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小崔磨牙看着大寒,气的手掌直哆嗦,但停顿两秒后说道:“傻b,你记住,有能耐别体现在嘴上!你要真行,别提章总,换张脸去珲c试试!你看你骂一句,艹你妈,嘴得缝几针!”

    “你整死我?来,你整死我!!”大寒抻脖子,继续喊道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小崔把钱扔在诊室门口的桌子上,随即阴着脸转身就走了。

    五分钟以后,医院门口。

    “他说啥了?”李英姬问道。

    “去他妈了个b的,那就是一纯纯傻篮子,我都不认识他,他张嘴就骂我。”小崔无语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操,早知道得赔八千块钱,我就让骡子多扎他两刀了!他这个嘴,实在是太恨人!”李英姬也咬牙切齿的说道。

    钱赔偿完毕,此事告一段落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林军回到了珲c,随即在家睡了一天,倒了个时差,等到晚上的时候,和方圆,张小乐,还有吴忠永一块吃了个饭。

    “去一趟,怎么样?”张小乐问道。

    “大佛没死,万幸;我能回来,万幸!”林军简洁的回了一句,随即问道:“家里咋样?”

    “都挺好的,呵呵,永哥开始散发热量,咱的木头下山就能运出去,基本没有存货。”方圆笑着解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哎呀呀,来吧,我给你磕一个!”林军开着玩笑,冲吴忠永一抱拳。

    “小试牛刀。”吴忠永矜持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加把劲儿吧,今年年底,把老贺和北伐那点饥荒还了,明年咱就轻松多了。”林军挺满意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哎,对了,有个事儿,我得跟你说一声!”方圆沉吟一下,随即张嘴说道:“延市有个章总,是搞货运的,他找过我很多回了,让咱把货包给他,在他的线上走!”

    “人靠谱吗?”林军愣了一下,随即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聊了两回,我看人挺稳的。”方圆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呵呵,咱一年得走多少货啊?!他说拿就拿,没点优惠啊?”林军一笑。

    “他说了,价格能让让!”方圆思考了一下,随即回道:“咱也不认识啥货站的人,我觉得,他要真诚心干,咱就把活儿甩给他,权当交个朋友呗!”

    “你拿人家啥了?”林军斜眼看着方圆,龇牙问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,他给我一套茶具,挺贵的。”方圆顿时笑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操,你看这个货,我就知道他不可能白帮别人说话!”林军指着方圆,无语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让他干吧,有个事儿我还没跟你说呢,昨天李英姬上延市嘚瑟,还给人家章总的亲戚打了……人家拿了八千块钱也没吭声,挺给面儿的……!”张小乐插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不是,咱姬哥是不是得狂犬病了?!他怎么见谁咬谁呢?”林军一愣,随即无语的说道:“咋回事儿啊?”

    “操,我也整不明白他们那个烂事儿。好像是章总那个亲戚的男朋友看上李英姬了,两伙人……在裤裆这点事儿上唠不明白了……后来就整起来了……昨天晚上……!”张小乐言语混乱,也不太了解情况的解释道。

    林军听了半天,也只把事儿听了个大概,随即他想了一下说道:“那就让章总干着吧!先用他两三个月,如果人行,咱再跟他签大合同。”

    “妥了,那就这么定了。”方圆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叮当!”

    众人撞杯,随即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上,哥几个喝完酒,随即一块回去休息。而方圆找了空档,就拨通了章总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哎,老弟!”章总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……呵呵,没睡呢,章哥?”

    “你是财神爷,你给我打电话,那睡了,也得说没睡啊!哈哈。”章总一笑。

    “章总,你这样的人要不发财,那没天理了。”方圆挠了挠鼻子,停顿一下回道:“那个什么,事儿我都跟军说了,他说先让你试试,大合同等等再签!”

    “那玩应现在就签了呗,这还带试用期的?你整滴我没有安全感啊,呵呵!”

    “章总,涉及利益的事儿,咱还是认真点好!你要真能做好,也不差这两三个月,先干着呗。”方圆点到为止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行,那我明天去珲c一趟!”

    “好叻,那我等你。”方圆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恩,那就这样昂,老弟。”说完,章总就要挂电话。

    “哎,等等。”方圆叫了一声,随即笑着说道:“昨天两个孩子的事儿,让你添堵了昂!”

    “哎呀!”章总拉个长音,随即说道:“这算什么事儿,你不说,我还要给你打电话呢!孩子打架,两方都有错的事儿,完了,你还让人赔了钱!你这不磕碜我呢吗,我差那八千块钱啊?”

    “……一码归一码,不好意思了昂,章总。”

    “不算事儿!回头我让他们小哥们喝顿酒,就啥事儿都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“行,行,那你忙吧。”方圆没再墨迹,把话点完以后,又跟章总寒暄两句,就挂断了手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吱嘎!”

    另一头,林军推开家门,一看屋里漆黑无比,随即也不敢弄出噪音,只能蹑手蹑脚的迈步往屋内走去。

    “你还知道回来啊?”就在这时,一个女人的声音,非常清冷的响起。

    “哎呀我操!”林军嗷一声,吓的差点没坐地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