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341 一件小事儿,迅速恶化
    晚上,延市,章总正在与家里人吃饭。?  ?火然文 ?? w w?w?. r?a?n?w?e?n`org

    “嘀铃铃!”

    手机铃声响起,章总放下筷子按了一下接听键。

    “你好,你是腾丰货站的章永立吗?”一个陌生的声音问道。

    “哎,对,你哪位?”

    “我是湖南湘t营海村派出所,你那里是不是有十一台挂车,在往广州佛山送货?”

    “对,怎么了?”章总此刻汗都下来了,但凡干跑长途的货站,最怕晚上有人给他打电话。一个派出所,一个交警队,这两个单位,对货站来说,就是要命的部门。

    “过来一趟吧,出事儿了……!”

    “多大事儿?我让别人去,行吗?”章总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还是自己过来一趟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好。”章总沉默一下,随即挂断电话就站起了身。

    “去哪儿啊?”女朋友抬头冲章总问道。

    “出事儿了,我得去看看,今天晚上就走!”章总含糊着回了一句,随即立马穿衣服穿鞋,一边往外走着,一边让公司那边给自己订机票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日中午,湖南湘t派出所里。

    “我跟你说一下昂,你家车号0679的那台斯太尔挂,不听村民劝阻,从桥上硬过,给人家村子桥压塌了,人当场砸死一个!”派出所的办案人停顿一下,继续冲章总说道:“你那个司机砸完人就跑了,而村民情绪控制不住,把其他车的司机全扣住了,而且还打人了,目前被打的司机,已经送往了公安医院!”

    “……该打,该打。”章总抿着嘴唇,手掌颤抖的抽着烟,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“现在的问题,不是一个简单的打架斗殴可以解决的!”办案人神色严肃,随即继续说道:“人家村民不干了,要求你们公司交出那个砸人的司机!我们去的时候,村民已经把车全扣住了,交警队协商,但没效果!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昂,警官。”章总想了一下,随即言语十分客气的商量道:“我这车全是着急送货的,你看这样行不行,该赔钱我赔钱,谁用车砸的人,我肯定让他自首伏法!但你能不能和村民协商一下,让他们把没肇事的车辆先放走!我那边客户再催呢!”

    “面对个人执法我们好协商,但面对群体执法,真是不太好弄!村里好几百人堵着车不让走,我们也没办法,总不能全抓了吧?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,我明白!我不说了,您帮忙沟通协商一下。”章总继续商量道。

    “行吧,咱们去一趟现场。”民警点头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民警一通去往案发现场的章总,此刻心脏都快提了起来,他现在急需让其它没关系的车先走,要不就会出大事儿!

    坐在警车里,章总一遍接一遍的打着大寒电话,但对方已关机,出事儿就跑了,人没影了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以后,车停在案发现场,但章总彻底傻眼了!

    “你是章永立?!”交警队的人下车冲章总问道。

    “对啊!”

    “你这车有八台全是套牌车,双胞胎车,对吧?”交警队的人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“哥们,来,你往这边走走……!”章总脸色苍白,拽着交警队的人,就要上一边单谈。

    “不用走了,套牌车得先全扣了。”交警队的人摆了摆手,随即说道:“你这搞的也太狠了,一副手续,你用了三台车?!不用搞其它的,砸死人了,事儿本身就不小,现在,你这车还全是套牌……谁能捂住?”

    章总脑袋嗡嗡直响,站在原地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就在此刻,民警夹着包也走过来了,他看着章总说了一句:“……你这个货出了点问题?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章总木然问道。

    “车昨晚在这儿停了一夜,你的司机全进医院了,也没人看管!有些货……没了……你不知道,这周边除了农村,还有外地务工人员……东西可能让人拉走了。”民警张嘴说道。

    “噗咚!”

    章总听完这话,感觉脑袋天旋地转,伸手扶住车门,直接瘫坐了下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四十分钟以后,章总在派出所门口,喝了两瓶冰凉的矿泉水,随即强行调整好状态。

    “喂,大国啊!车出了点问题,恩是这样……!”章总组织了一下语言,随即把事情跟家里的律师说了清楚。

    “砸人的那个跑了?”律师听完以后快速问道。

    “对,跑了。”章总答道。

    “他怎么能跑了?!这不扯蛋呢吗?!”律师瞬间无语,张嘴回道:“他那个事儿说是过失杀人也行,说是驾驶不当也行!人砸死了,咱就赔钱呗!说破大天也就是个汽车肇事,他跑啥啊?”

    “那是我亲戚!我心思他没啥干的,就让他跟车溜达溜达,学学驾驶,学学押车!艹他妈的,这个傻b孩子,出事儿了连电话都没给我打!”章总恨的咬牙切齿,随即回道:“算了不说他了,现在主要问题是,我车全是套牌,你说这事儿咋弄?人家交警队要扣车!”

    “这事儿……就两个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啥办法?”

    “要么,车你别要了,要么……交罚款!”律师简洁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操!我他妈要走这两条路,我还找你干啥?!”章总瞬间无语。

    “这事儿,你在当地办还好说,但你在湖南办!我认识谁啊?谁认识我啊?”律师无奈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那货呢?!我的货昨晚让人偷走了!这事儿咋办?”章总快速追问。

    “大哥啊!你还指望着把货追回来啊?!”律师挠了挠头,随即问道:“别说外地了,你就把车停在本地农村边上,你看看得有多少人,晚上推着三轮子上你车上搬货?!**,谁jb也整不了,只能协商!货拿走了,你上哪儿找去啊?!听我的,丢了的,就别想着往回弄了。你车要开不出去,就赶紧找人看着货,要不今天晚上,能给你搬空了!”

    章总咬着牙,没在吭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又过一天,大寒回到本市,没敢回家,也没敢联系章总,他躲在一个鸭子朋友家里,精神似乎已经分裂,不停的问着朋友:“你知道李英姬在哪儿吗?!”

    “干啥啊?”朋友不知道大寒身上背着啥事儿,只知道他惹出了点麻烦。

    “不干啥。”大寒咕咚喝了口啤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