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342 裂痕
    张小乐刚开始并不知道,车在湖南出事儿了,他是等到广州佛山那边的客户打电话,才知道货已经发出去四五天了,但到现在还没动静。燃? 文小说 ??   w?w?w?. r?a?n?w?e?n`org

    得知货还没信以后,张小乐也没急,因为跑长途这个活儿,早点晚点的都说不好,所以,他只给章总打了个电话,但对方关机,随即张小乐又给他发了个短信。

    当天晚上就这样过去,但第二天一早,张小乐刚上班,佛山那边就又打电话过来催,询问今天是否能到货。而张小乐此刻也挺纳闷,因为一夜时间过去,章总还是没给他回信。

    事情发展到这一步,就有点反常了,张小乐数次联系章总无果后,就叫上杜子腾,开车赶往了延吉货场。可到了以后,小乐在公司没找到章总,而是两个小姑娘接待的他和杜子腾。

    “老章呢?”张小乐站在前台问道。

    “章总出差!”姑娘用话搪塞着张小乐。

    “别扯犊子了!我是他财神爷,他就上月球出差去,还敢不接我电话吗?”张小乐知道姑娘在搪塞他,所以,直接打断她的话。

    “真出差了!”姑娘有点害怕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货是不是出事儿了?”张小乐一看姑娘的态度,顿时一句点题。

    “没……没有!”姑娘摇头回道。

    “我叫张小乐,万合的。你告诉老章,不管有啥事儿,马上联系我。”张小乐没空跟姑娘扯皮,所以扔下一句,转身就走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延市。

    章总一天前就已经回来了,但他没有特意去躲张小乐,而是在躲其他人,因为他此刻已经焦头烂额了。

    首先,砸死人的事儿,肯定要走司法程序,并且涉及到赔偿协商的问题。可如果大寒没跑,章总肯定得管这事儿,但此刻大寒已经跑了,所以,这个赔偿对章总来说,就显得没有必要了。因为人也不是他整死的,是当值司机操作失误,这事儿对于章总来说,责任很小,可以管,也可以不管。但事儿出了,毕竟司法机关也会找他,所以,章总要躲一躲。

    而另一头,万合鼎盛的木板丢了一车半,还有其他雇主的一车家电,和一车男鞋。在这里面,林军那一车半的板材不值啥钱,可家电和男鞋的价值就太高了。

    一双正常皮鞋均价400左右,十二双能装一箱,所以,一箱皮鞋的价值在五千块钱左右。而15.5米的挂车,能拉多少个一立方米左右的箱子?

    有过长途经验的朋友都知道,15米起的挂车最少能拉一百多立方米的货,而一百多立方米,就代表着有一百多箱这样的鞋!

    一车货,总价多少?

    将近七十万!

    一车鞋的价格就这么多,那家电呢?!

    最少一百五十万打底!

    也就是说,章总光赔货物的钱,就要掏出去将近两百多个,而这里面还不包含林军的货物!

    所以,章总回来以后,直接就躲了,他准备先把扣住的八台车整出来,然后再面对雇主讨债的事儿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延市,一个朋友家里。

    “小宏,你能不能联系上湖南那边的人!不管咋样,先把车给我抽出来啊!妈了个b的,八台车多少钱?那是小两百个啊!”章总满嘴火泡的冲朋友说到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整的也太狠了!八台车全是套牌,你也敢一块跑。”朋友也挺替章总上火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操,跑长途不套牌,那还能挣着钱吗?!你算算,现在长途车只要到手,一年一次活儿不干,就得交三万多块钱的费用,八台车,一年二十四万,一台车寿命就按三年算,这是多少钱?七十多万啊!大哥,这是小钱吗?” 章总也很无奈。

    “我跟你说老章,要在前几年你摊上这事儿,只要认罚就能解决。但新交通法一出台,这事儿就很难操作了!你去上交警队看看,一旦发现套牌,谁的关系也不好使,就是扣车。人家根本不罚你,车扣住直接就拍卖了!”朋友摇头回道。

    “哥们,你在交通局认识不少人,这事儿你一定得帮帮我。要不我就完了,买卖直接就干黄摊子了!”章总抱拳看着朋友,言语充斥着无限恳求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帮你问问吧。”朋友叹息一声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天!

    整整两天,张小乐才在货场见到章总!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儿啊?”张小乐脸色挺不好看的冲章总质问道。

    “老弟,实在不好意思!这事儿一出,我太忙了,一直在湖南,这刚回来!”章总满含歉意的拉着张小乐坐在了沙发上。

    “你就再忙,出事儿了也得给我打个招呼啊!人家工厂那边一天打三遍电话催我,我他妈连你在哪儿都不知道,咋回人家?”张小乐拧着眉毛,言语十分不满。

    “老弟,哥这一把事儿,算是彻底伤筋动骨了!你体谅体谅我吧。”章总皱着眉头回道。

    “咱私下是朋友,我可以体谅你!但在工作上,你我是利益关系,你有你犯愁的,我也有我的难处!”张小乐摸了摸脑袋,低头点了根烟继续问道:“我的货呢?”

    “还在湖南,丢了一车半!”章总说道这里沉默一下,随即搓着手掌回道:“但你放心,你那一车货也就二十多万,我差谁的钱,也不会差你的!这两天,我赔给你!”

    “操!”张小乐咬牙骂了一句,随后指着章总说道:“咱俩一直合作的挺顺手!你说赔钱,那我也不吱声了!剩下的货,你马上组织车,给我送广州去,行不?”

    “老弟,这事儿我有点办不了!”章总面露难色,随即答道:“我的套牌车全扣住了!现在家里的车,我敢让它往外走吗?人家交通局肯定全网备案了!”

    “不是,你啥意思啊?!”杜子腾终于忍受不住,张嘴直接问道:“货是你们拉的,完了拉到一半,就给扔道上了,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,你让我们咋整?把货扛到广州去啊?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真没车给你们拉!要不这样,你先在湖南找当地的货站,让他们把货送到广州去,费用我出!”章总心情极度烦躁,语气也有点冲。

    “我操!啥事儿都让我联系,那我还雇你干个jb!你好像有点不知道咋回事儿了,咱他妈是签了小合同的!你把我们货弄丢了一车半,我他妈没让你赔双份,就够意思了,你还在这儿跟我……!”杜子腾蹭的一下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行了!”张小乐阴着脸冲杜子腾喊了一声,随即搓着手掌冲章总说道:“行,我不难为你了!下午我让财务清算丢失货物的款项总额,你马上给我打过来!”

    “小乐,实在不好意思了。”章总站起身点头回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出事儿了,还得让我主动找你!老章,做生意没有这么做的。”张小乐扔下一句,转身带着杜子腾就走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