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353 皇图一号
    桥上,交警一路小跑的赶上来,随即分别检查了一下林军和那个姑娘的驾驶证与行驶证,然后说道:“别在这儿堵着了,拍个照,找个地方谈呗?”

    “行!”林军毫不犹豫的点头。ranwen w?w w?. r?a?n?w?e n `o?rg

    “行驶证给人家,你这个得扣分!哪有你这么开车的?这么大车流量你还逆行,咋地,喝了啊?”交警无语的看了一眼姑娘,随即又指着她的鞋说道:“驾校没告诉你啊,正常行驶,不行穿高跟鞋?”

    “……没喝,没喝,就是堵的我有点迷糊,不好意思了,公仆大哥!”姑娘俏皮的敬礼鞠躬。

    “你先下去,上岗楼找我扣分,然后把行驶证给人家,回头你俩单谈,我看俩车也没多大事儿,走保险就完了呗,别在这儿堵着!”交警快速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,是是!”姑娘小鸡啄米一般点了点头,随即伸手就要把行驶证递给林军。

    “我还有事儿,今天够呛能跟你扯这事儿,留个电话吧,我看你这开宝马,后台也挺硬的,不至于跑了吧?”林军斜眼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嘴真损!”姑娘磨了磨牙。

    “你车开的真好,我车要不拦着你,估计你能干桥下去!”

    二人相互扯了一句,随后互留了联系方式。而林军拿着名片看了一眼,上面的名字写着的是“凌函”,有联系方式,随即林军嘀咕了一句,就开着被刮的车走了。

    而那个姑娘因为逆行被交警扣了三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足足墨迹了半个小时,林军才赶到约好的饭店,他到的时候刘润泽和另外一个中年已经点好菜,吃上了。

    “哎呀,不好意思,路上太堵了,车还被刮了。”林军进屋以后,立马抱有歉意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还刮了呢?”刘润泽穿着白衬衫,双袖挽着,看着干净利索。

    “别他妈提了,路上碰见一个开宇宙飞船的娘们……我他妈不到十迈的速度,愣让她给我怼上了。”林军一笑,粗略把话题带过。

    “军,这是范文玉,我一个好哥哥,在图m,他有困难找我;在延市,我缺钱找他!”刘润泽随口介绍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好,范哥。”林军礼貌的握了握手。

    “你这没来之前,小泽跟我说了你半天,人像样,故事也精彩!”范文玉简洁明了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没啥事儿,就是朋友聚聚,来吧,喝一口!”刘润泽摘下吃螃蟹的手套,随即端起了红酒杯。

    “叮咚!”

    三人一撞杯,彼此就算认识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延市,皇图一号。

    林军在铺关系交朋友的时候,方圆也没闲着,他回来以后,来延市的次数很频繁,基本两天就要过来一次,并且通过珲c认识的朋友,结交了不少延市本地的各阶层人士。

    今天,有个叫索刚的朋友在这儿过生日,因为他在珲c也有买卖,而且是做建筑材料的,在万合那儿也拿过货,所以,方圆跟他还挺熟,俩人也挺谈得来。

    ktv包房内,众人喝了得有一个多小时了,眼瞅着包房和姑娘们的时间就到了,索刚满嘴酒气的冲方圆问道:“有看上的不,翻台不?”

    “你过生日,问我干啥,你要没玩好,东西撤下去,我请客,咱再重新上一回!”方圆磕着瓜子,笑呵呵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操,这儿的娘们我都认识,不说全干了,也得有双数了,没啥意思,一会咱洗澡去吧。”索刚打了个酒嗝。

    “呵呵,行!“方圆一笑。

    “来,给我点一首刀光剑影,唱完咱就走!”索刚拿起麦克风,舌头梆硬的喊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走廊尽头,另外一个包房内。

    “凯哥!你猜我看见谁了?”一个青年笑呵呵的从门外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谁啊?”一个三十岁左右的青年,剃着光头,额头上方至后脑勺,有一处让人看着非常不舒服的疤痕,但这个小伙儿人长的却挺精神,脸色黝黑,但五官匀称。

    “珲c的方圆,方胖子。”进屋这人,大咧咧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老朱,他说的谁啊,我没听过啊?”叫凯哥的青年,顿时一愣,随即扭头冲旁边一个中年问道。

    “操,你jb刚回来,能听过吗?!就前段时间跟魏彬整起来的那帮人,后来大哥出面说了句话,这事儿才算完事儿!”老朱翘着二郎腿,随口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们不说整魏彬的那小子,叫钟振北吗?!”凯哥还是有点懵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钟振北和这个方圆,还有林军,都是死抱一把的朋友!关系好着呢。”老朱打了个哈欠。

    “啊,这么回事儿啊!”凯哥有点明白了,随即笑了一下,冲着门口的那个青年说道:“你过去,叫他过来喝杯酒!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老朱听到这话摇头笑了。

    “咋地凯哥,这刚回来就要亮刀啊?”旁边又有一人,搂着姑娘,一边唱歌,一边调侃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,我就看看。”凯哥随意的回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索刚一曲刀光剑影唱罢,随即招呼着众人就要离开。而方圆最近有点玩吐了这种场合,所以,巴不得去浴池好好洗个澡,按个摩。

    付了姑娘的台费,众人仨一帮,俩一伙的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凯哥使唤过来的那个青年,笑着出现在了包房门口。

    “你他妈瞎啊?”索刚喝的有点迷糊,一下就撞到了青年肩膀上,随即抬头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呵呵,啥事儿啊,刚哥?咋张嘴就骂人呢?”青年一笑。

    “操,小智啊!你咋在这儿呢?”索刚眯眼看了一眼青年,随即认出了他。

    “啊!没事儿,凯哥回来了,我们一块玩一会!”青年宛若聊着家常,继续说道:“凯哥听说方圆在这屋,就让我过来,叫他过去喝杯酒!”

    方圆一愣,根本没想到小智会说出自己的名字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头,林军和范文玉,还有刘润泽吃完饭就分开了,但三个人一点正事儿没谈,看似只是单纯的吃饭闲聊天。

    可林军心里跟明镜似的,刘润泽这种人,绝对不会没事儿找自己出来扯犊子,什么都没说,那是时候还没到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