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358 楼房上欲望飘荡
    深夜,高档公寓内漆黑无比,一双人眼睛似乎长在了床头上!

    “你他妈谁啊?”即使是心里素质相当过硬的范文玉,此刻也被吓的魂飞魄散。??? ?燃文小说 ?  w?w?w?.?ranwen`org他连续喊了两声,身体不停的往后退着,最后支撑身体的右手按空,随即咕咚一声摔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范文玉瞬间窜起,伸手直接按了电灯开关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屋内瞬间通亮,范文玉扭头望去,只见床边上坐着一个青年,双腿搭在床上,两手带着白手套,此刻正笑眯眯的看着自己!

    “……你干什么的?”范文玉额头冒着汗水,站在墙壁处问道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关着灯的卫生间内也走出来一个青年。他身着皮夹克,西裤,嘴上叼着烟,出来以后只粗略的扫了一眼范文玉,随即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“呵呵,这是工作太忙,累了?进屋就倒床上了,我在旁边半天,你都不知道,呵呵!”床上的青年一笑,随即迈步下地,伸展四肢抻了个懒腰,然后非常客气的说道:“范总,你好,我叫小智!”

    范文玉看着小智伸到自己面前的右手,身体一动没动,只用眼睛打量着他。

    “今天我大哥请你吃饭,你可能太忙,没工夫来,这不嘛,我赶紧来这儿再请你一次,呵呵。”小智收回右手,言语温柔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范文玉还是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“明天,还是那个时间,那个饭店,那张桌,我们等你,但你得按时。”小智拍了拍范文玉的肩膀,随即满面笑意的说道:“不好意思了,范总,没跟你打招呼,就来你家!呵呵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范文玉看着小智冷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范总,明天还等你。”小智点了点头,随即冲同伴招呼道:“走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二人双手插兜,大摇大摆的就奔着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“呼!”范文玉惊魂未定,手掌有些颤抖的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小智拽开了防盗门猛然回头,随即像是开玩笑似的说道:“范总,这门锁质量一般啊,我觉得,它防得了君子,但防不了小人!”

    范文玉额头青筋冒起,面无表情的看向了小智。

    “范总,你说我是君子吗?!”小智面带调皮的笑意,随即大笑:“哈哈,再见,您早点休息!”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门被关上,回音飘荡在走廊里,似乎久久不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屋内,范文玉坐在床上,很少见的点燃了一根烟,随即大口吸食着。但他每吸一口,鼻子上,脸颊上,额头上,还有耳根上的汗水就多增加一分,短短几分钟内,范文玉宛若洗了个澡一般,头发被汗水浸湿,软趴趴的贴在头皮上。

    刚开始,范文玉以为自己见到鬼了,吓的瘫坐在了地上。但当他发现对方不是鬼以后,反而更加紧张与后怕!

    为什么?

    因为人永远比鬼可怕!

    而这个人什么都没做,那反而比做了什么,更加渗人!

    坐在床上抽了两根烟后,范文玉毫不犹豫的穿上衣服,随即迅速离开了此地。

    楼下。

    范文玉一边往车上坐,一边拿着电话说道:“明天你来一趟延市,咱俩详细谈谈,你的作用和我的价格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次日中午。

    范文玉在一家普通的快捷宾馆内走了出来,到楼下时,司机开车已经到位,而且车里还坐着两个一高一矮的青年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范文玉拽开车门,上了副驾驶。

    “范总,咱去哪儿唠啊?”后座上身材壮硕,个子很高的青年张嘴问道。

    “去了你就知道了。”范文玉简洁的回了一句,随即指挥着司机说道:“开车吧!”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轿车起步,快速的离开了快捷宾馆门口。大概行驶了半小时左右,车辆开到了离市商业中心不算远,也不算近的地方。而车辆停滞的左侧方向,有这一处很旧,很破的老楼,外侧墙体已经出现了裂缝,且窗户也是木质的,连塑钢的都没换。

    “干啥啊,范总?”矮个子青年下车以后,挺不理解的冲范文玉问道。

    “走,我带你们进去看看!”范文玉一笑,随即背手带着二人就往独栋搂的楼梯阶上走。

    这时,范文玉的司机从包里拿出一串钥匙,然后走到独栋搂门口,打开了锁在玻璃门上的锁链。

    “来吧,进来吧。”范文玉招呼了一声,随即带着二人就走进了独栋楼房。

    “呵呵,范总,你这到底啥意思啊?让我有点懵啊!”高个子青年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97年的楼,年龄确实有点老!它上下有六层,一层平均面积七百平,天台上带有两个储物间,重新拾掇拾掇还能用!”范文玉一边带着二人往楼上走,一边介绍到:“当初我买这个楼,是捡了便宜,有一个朋友通过我担保,借了笔钱,后来还不上了,又找我,让我帮他把钱还了,完了他把这个楼让给我。说实话,当时我对这个楼兴趣一般,因为我不怎么做地产,他给我,我也用不上,但后来很多事儿凑在一块,我就帮他把钱还了,而且还补给他一部分差价!然后这楼就到我手里了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范文玉带着二人来到了天台。

    冷风轻抚,几人站在护栏旁边,范文玉打眼扫视着周围的一座座大学,随即感叹道:“当初我都不愿意要的楼,现在阴差阳错的成了抢手货!很多大学在这儿开分校区,而这儿的地皮价格,就瞬间升了好几番!”

    两个青年没吭声。

    “小朋友,人生的机遇,往往就那么几次,它真不一定什么时候就出现在你的生活里!不打招呼,不说再见,可能今天有,明天又没有了!”范文玉看着远处景色,随即低声说道:“我给你们个不需要本钱的机遇!彭殿海的配方帮我拿下来,这栋楼就是你们的!”

    两个青年,陷入沉思,皱眉不语。

    “呵呵,怎么样,干不干?”范文玉面带微笑,扭头看向了二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