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372 人老精,鬼老灵
    晚上,九点十分。火然??? ?文  w?ww.ranwen`org

    “喂,华哥。”邢凯再次拨通了谭华的手机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老彭有一个表兄弟,也在延市。我从别人哪儿打听到,老彭可能确实要走,就今天晚上十点的飞机,还有半小时。”邢凯快速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知道该怎么做!”谭华快速回道。

    “嘟嘟!”

    邢凯直接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亲戚家楼下。

    “你溜达溜达也好,家里这帮人跟牛皮糖似的,想要你东西,就死死贴住你!去外地找个安静的地方,喝点茶,呼吸点新鲜空气,咋地也比在这破地方呆着强!”亲戚冲车里的老彭说道。

    “行,你回去吧。”老彭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别上火了!”亲戚拍了拍老彭的肩膀,随即冲司机说道:“送你大爷的时候,慢点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众人寒暄结束,汽车急匆匆的离开了此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通往机场高速的路上,邢凯带着一车人,卡在入口处,随即冲着其他人交代道:“应该是一辆牧马人,车号后面是0675。”

    “恩!”后方俩人顿时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另一头,车上。

    彭殿海拿着电话说道:“恩恩,我就马上到了,呵呵,谢谢了……恩,我先去南方转悠转悠,呆够了,可能还出国溜达溜达呢!我老婆一直想去韩国……行,见面说吧。”

    轮胎卷着地面,速度极快的向前行驶,眼瞅着就要抵达目的地。

    十分钟以后,机场高速入口处。

    “凯哥,你看是不是前面这辆?”司机扭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对!是,你开车往前拦一下!”邢凯顶着对方行驶的过来的牧马人,随即快速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汽车眨眼间起步,车头打着双闪,斜着拉直在马路上!

    “吱嘎!”

    对方车辆赶紧减速制动,堪堪停在了邢凯车辆一旁。

    “谁啊?!”彭母一看这个画面,吓的顿时变声。

    彭殿海坐在后座,面无表情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妈b的,我跟他们拼了!”彭欧欧手里拿着个指甲刀,咬牙切齿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邢凯迈步下车,大步流星的奔着牧马人走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就在这时,转盘道另外一个出口处,也听着一台车,车里坐着三个人。

    “喂,北哥?”副驾驶的人拨通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你说!”钟振北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看见你说的那个牧马人了,但还有一伙,提前把他们拦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钟振北没吭声。

    “那个老彭,如果我们接不走!那对伙……干不干?”副驾驶的人再问。

    “你说呢?”钟振北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嘟嘟!”

    双方电话挂断。

    “准备开整!”副驾驶的人招呼了一声同伴,随即从车座子底下拽出一个黑色袋子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牧马人降下车窗,邢凯走过来微微一笑,随即冲车内喊道:“彭老,合同签完,我从新给你买三张头等舱的票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签不了。”彭殿海极其无奈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的呢?”邢凯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想卖了。”彭殿海直言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来就是接你,你不回去,那是难为我!”邢凯目光盯着彭殿海,脸上瞬间没了表情。

    “你让让行吗?”彭欧欧直接从窗户里推了一把邢凯。

    “……彭老,我不是老板,如果办不成事儿,那就没饭吃!”邢凯舔着嘴唇,随即说道:“给个面儿,行吗?”

    “你他妈威胁我?”彭殿海温怒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有枪,威胁不了你吗?”邢凯直接顶了一句。

    此刻,转盘道另外一个出口,那台停滞的私家车,缓缓向这边开来,而车里钟振北找的那三个人,屏住呼吸,面无表情的盯着牧马人这边。

    “呵呵,我老彭在延市活了六十多年,还没听说过谁要绑架我呢。”彭殿海一笑,随即掏出电话拨了过去,等了大概三秒问道:“到了吗?”

    “滴滴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后方一阵急促的喇叭声响起,数秒以后,一辆黑色a6出现在了众人视线当中。

    邢凯看见这车,顿时一愣。

    “唰!”a6车窗降下,后座一个中年拿着电话冲彭殿海比划了一下,随即隔着车问道:“车咋停在这儿没走呢?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,遇到一个朋友!”彭殿海笑着答道。

    “等你啊?”中年又问。

    “不用,聊完了,一块走吧。”彭殿海一笑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a6车窗直接升起,戴着白手套的司机,轻点两下喇叭,示意邢凯滚犊子。

    邢凯站在原地,咬牙沉默数秒后,随即冲着彭殿海竖起大拇指,转身让开了道路。

    “唾!”

    彭殿海扭头往外面吐了口痰,随后坐在车里,指着邢凯说道:“社会深着呢,年轻人,低调一点!”

    说完,牧马人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“凯哥!你咋让他走了呢?我去直接给他拽下车就完了呗!”车内的一个青年,抻脖子冲着邢凯问道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邢凯气的回头就是一杵子,咬牙骂道:“你他妈瞎啊!没看a6风挡玻璃上贴着市委,省委的通行证吗?”

    另外一头。

    钟振北找的三个悍匪,无奈离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车内。

    “哥,彭殿海走了,他约了上面的人一块登机,我看了一眼a6的车牌,好像是卫生部的人……!”邢凯烦躁的回道。

    谭华沉默两秒,拿着电话一脚踹翻了椅子,随即吼着骂道:“艹他妈的!就这个林军跟着掺和的!一件很顺手的事儿,给我愣捅咕黄了!!他不住院呢吗?那就别出来了,彻底长眠吧!”

    两小时以后。

    一个中年,戴着鸭舌帽,独自一人进入了医院,随后来到了林军病房,他伸手推开房门,右手放在怀里,额头冒汗的往屋内扫了一眼,却发现病床上躺着的是一个受了外伤的老头。

    “你找谁啊?”老头还没睡,看着杂志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病床的人呢?”中年瞪着眼珠子问道。

    “下午就出院了啊!”老头一愣,随即坐起答道。

    “操!”

    中年骂了一句,转身离开医院,随即一边往前走,一边打着电话说道:“我来了,人没在……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