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传奇再现 > 384 新宝路公司
    延市,晚十点左右,新宝路风险投资公司楼下。火?然 ?文? ?  w?w?w?.?r a n?wen`org

    大寒,贺轩,和另外两个一直在逃的同案,站在阴冷潮湿的胡同里。

    “能行吗?”贺轩咽了口唾沫,看着大寒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懂个jb,你从谭华破鞋哪儿拿来的两张收据,就是这个公司开的!上面签的名字,是谭华破鞋的,一共有两笔款项的收据,一笔六十多万,一笔一百二十多万!操,谭华的破鞋就是让人给b操碎了,她也不会有这么多钱!所以,咱根本不用往细了想,这个公司百分百是跟谭华有猫腻,肯定不是啥正经机构!”大寒舔了舔嘴唇,继续解释道:“我来踩过两次点,这个公司人很少,常见的也就四五个人,但每次手里都拎着皮包和袋子,现金肯定不会少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他妈的整准了。”贺轩一跟大寒出来,就腿肚子直哆嗦。

    “轩,我就问你,打两块钱麻将,和一万一万的玩百家乐,你分别都是什么心情?”大寒斜眼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贺轩抿着嘴没吭声。

    “富人拿钱挣钱,穷人拿脑袋挣钱!没风险,那他妈有回报!我是要干了,你咋地吧?”大寒低头补充道。

    “事先说好,别弄人,咱就整钱。”贺轩沉默数秒,随即补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呵呵,操!”大寒一笑,指着三人说道:“还是我和贺轩上去,你们俩一前一后蹲坑,主要看看街上巡逻警察!”

    “整吧!”

    “行。”

    两个同案已经彻底陷入大寒制造的泥潭当中,他们不干,面临的就是被抓或者是无处可去,所以,只能破罐子破摔的跟着干。

    “我带玻璃刀子了,咱不从正门走,从后面割窗户进去!”大寒说完,直接穿过胡同,奔着门面店后方走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公司二楼,只有经理办公室的灯还亮着,屋里坐着俩人,全是四十多岁的中年。

    “冯处,你放心吧,市里不是要规范物流,私人货站吗?只要上面政策一下来,你帮谭华的那帮老哥们,把地理位置好的地皮一占,提前给规划一下。我这边给你拿地皮总价的百分之二十返点……!”新宝路的公司经理,毫不掩饰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次有点难搞,市里规范这个事儿,有很多领导再抓,他们非要弄公开投标,新物流集散地的所有位置,全都要投标以后才放出去!我没法提前帮谭华预留啊……!”叫冯处的中年翘着二郎腿,悠哉的喝着茶。

    “冯处,帮忙想想办法,你也知道谭华是谁的家丁!呵呵,不太过分,啥事儿都没有!咱说句难听的,国家资源,不给自己人用,咱给谁用?”新宝路公司经理,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尽力吧!”冯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只要位置一定,我把返点马上运作给你!”

    “不能出事儿吧?最近我们部门监管力度很严,咱这边还好,别的市,不少人都出事儿了。”冯处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,我亲自给你操作这个事儿,一点问题不会有。”

    “恩!”冯处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踏踏……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走廊内荡起轻微的声响,大寒穿着军大衣,头戴呢绒帽子,满脸充斥着虎bb的杀气而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云南,银海风景区附近。

    “咚咚咚!”

    庆杰使劲儿敲着红色彩钢二楼的房门,但屋里的彭殿海和媳妇是睡在二楼,所以,暂时没听到。

    “操!”

    壮壮看庆杰敲了半天也没效果,随即从地上捡起一块砖头,直接从一楼窗户砸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哗啦,叮当当!”

    砖头子干碎窗户,带着玻璃落在了室内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二楼的放灯亮了。

    大概十几秒以后,一楼的客厅灯也亮了,但屋内却没有传来询问声。

    “彭老?彭老在吗?”庆杰趴在门外喊道:“在的话吭一声!”

    “你们谁啊?”六十多岁的彭殿海,从厨房抄起菜刀,和媳妇一块站在一楼拐角处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不是贼,是延市林军的朋友!有急事儿找你,你儿子出事儿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他妈扯淡!”彭殿海根本不信。

    “哎呀!不信你给你儿子打个电话,看他是不是关机……!”葛壮壮烦躁的喊道。

    足足过去两三分钟,彭殿海走到房门门口问道:“你们真是林军的朋友?”

    “开门吧,快点!”庆杰催促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吱嘎……!”

    彭殿海将门推开一个缝,随即拿着菜刀站在了三米开外,身上披着睡衣,眉头紧皱的看着二人。

    “你儿子让邢凯弄走了!估计马上就会找到这儿!你呆在这儿挺危险,赶紧跟我们走!”庆杰一边说着,一边迈步走进了屋,但他为了取得彭殿海的信任,并没有冒失的靠近。

    “……他们还敢抓我?扯淡呢?”彭殿海瞪着眼珠子,随即冲媳妇喊道:“你过去报案!”

    “彭老,你别瞎整!!邢凯他妈的六亲不认,你惹急他,他啥都能干出来!咱报案可以,但得商量完再说,是个这道理不?”庆杰劝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彭殿海咬牙沉默。

    “先走,行吗?”葛壮壮扯脖子喊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上去穿件衣服,给我也哪一件,快一点!”彭殿海沉默半晌,随即放下菜刀,冲着媳妇快速说道。

    “大娘,快一点!”庆杰扫了一眼手表,就快速催促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二楼不远处,一辆汽车快速行驶过来,随即停在了路边。

    “到了,哥,咱下去吧!”宝子解开安全带,就压下车。

    “别动!”邢凯伸手拦了一下,随即指着院子说道:“那是谁的车?”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宝子扭头望去,瞬间脱口而出:“汉兰达,延市牌照?那不是林军的车吗?”

    “咱晚来一步!”邢凯摸了摸鼻子,随即赶紧说道:“二楼灯还亮着,人应该没走,小辛你俩从后面走,我和宝子从前面!他们不知道有多少人,咱摸着过去!”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四人就熄火下车。